1. 格时财经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他代理魔兽赚21亿,玩足球失败找区块链救命,如今6亿拯救贾跃亭

他代理魔兽赚21亿,玩足球失败找区块链救命,如今6亿拯救贾跃亭

远离风口多年之后,朱骏又回来了。

3月25日,法拉第未来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第九城市签署协议成立合资公司专注于在华研发、生产、营销及销售豪华智能互联网电动汽车的合资公司,将会联手打造全新豪华品牌车型V9。

据公告显示,两家公司各占合资公司50%的股份,九城向合资公司注资6亿美元,而FF则向合资公司提供其他相关产权及资源,包括相关生产基地项目的注入。合资公司成立后,九城拥有相应战略管理经营权。

3月25日下午,第九城市董事长兼CEO朱骏发微博称,“香港、中国深圳、新加坡,每次我都以为进入‘太空舱’,是时候让车只有一块屏了……”这似乎是对此次合资事件的一次回应。

在接受时代周报采访时,朱骏称,公司高层和贾跃亭相处得很好,而且据称此次合作几乎也是第九城市高层一力主导,他本人在其中参与的其实不多。

在先后涉足网游、足球、区块链之后,造车似乎是朱骏追赶的下一个风口。而与贾跃亭的这次合作也让人们想起这位第一代互联网大亨在过去20年间的成就与落寞。

投资申花,黯然谢幕

2014年2月,连日的小雨洇湿了上海滩。上海浦东康桥沪南公路2600号康桥训练基地大门外,时常有球迷徘徊在此,三三两两的对着院子里竖着的上海申花的雕塑标志拍照留念。有激进的球迷还打出了“还我申花”的旗子。足球场上的标语仍然醒目:“不狂不放不申花”。

与绿地集团的交易已经尘埃落地,朱骏已不是这里的主人。随之而来的将会有队名、队徽、口号等球队元素的改变。上海申花俱乐部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在绿地集团接手前,上海申花曾经拿过1次国内顶级联赛冠军,8次亚军,以及10次亚冠联赛资格,是国内第二支获得职业联赛200场胜利的球队。

这种天翻地覆的变化,令追随球队多年的死忠球迷不能接受。即使上海滩的另一支球队上海上港已经悄然崛起,他们仍然习惯去虹口体育场为这只土生土长的上海球队呐喊。

作为这只球队的主人,朱骏为上海申花的队歌《蓝色荣耀》作了词,“穿过荆棘满路,穿过对手们的嫉妒,穿过沸腾温度,我们把欢乐悲伤留给你。”

如歌中所言,朱骏把欢乐和悲伤留给了申花球迷。

2007年,因涉原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案,上海申花俱乐部处于绝境之中,持有申花股份的五家国企认为申花每年的开销过大,希望引入私企老板加盟为国企减负。

朱骏是个狂热的球迷。2003年,朱骏组织第九城市的员工以“上海九城”的名义参加了丙级联赛。同年,上海另一支球队上海天娜参加乙级联赛但是未能冲入甲级,赛季结束后被朱骏收购。

2004年,以原天娜为班底的新上海九城参加乙级联赛,以不败成绩夺冠,升入中甲联赛。2005年,为了表示与已登陆纳斯达克的第九城市公司有所区别,上海九城在联赛中途更名上海联城,这对外表明投资足球的行为只是朱骏用个人财产进行,与九城无关。

2006-2007赛季开始前,朱骏将冲超失败的上海联城打包出售,转而收购了上赛季的中超球队上海中邦,并将其改名为联城,参加中超联赛。球队在赛季初表现出色,一度成为最大黑马,不过之后遭遇十二场不胜,最终名列第七。

在如此背景下,朱骏成为接手申花的最佳人选。2007年初,朱骏收购了上海著名的足球俱乐部的上海申花28.5%的股份,获得了俱乐部的经营权。同时注销上海联城手中价值数千万的中超联赛参赛资格,将两队人员合并。原上海联城主帅、乌拉圭人奥斯瓦尔多·吉梅内斯取代中国足坛名宿吴金贵,出任球队主教练一职。

他代理魔兽赚21亿,玩足球失败找区块链救命,如今6亿拯救贾跃亭

△朱骏在申花看台上

2007年8月4日,申花应邀赴荷兰鹿特丹参加港口杯赛,0-2负于利物浦,朱骏代表申花首发出场。时年41岁的朱骏身披16号球衣亮相,完成了在中圈的开球后却并未退场,并以前锋踢了6分钟被换下,原因是受伤了,但这也开了球队老板代表球队出场比赛的先河。

赛后朱骏对媒体表示,自己其实可以踢更长时间。赛后不少英国媒体对朱骏做了专题报道,他们表示这个略显臃肿的中年人竟然妄在对阵利物浦的比赛中登场,是一件很搞笑的事情。也有媒体借此攻击中国足球,认为老板在这样的比赛中过瘾,是一种不尊重对手的行为,中国的俱乐部并不规范。

朱骏本人对此却不以为意,他对媒体说,“那些富豪看到我能上场和球星过招,一定羡慕得要死。”

在投资上海申花的7年里,朱骏仅在俱乐部账面上的资金投入就达6.3亿元,这还不包括他通过境外的公司支付给球员的工资及奖金。而在他将申花转手时,拿到的则只有1.5亿元。在7年时间里,朱骏赔了5亿元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年收购期间,坊间一度传闻,朱骏买下申花近30%的股权仅花了1元的象征价格。但据上海媒体报道,2007年,朱骏掌握的联城分3年注入1.5亿元资金,扩大俱乐部的本金。由于老申花原有5家股东的资本总额不足1.5亿元,所以联城成为控股股东。申花品牌的无形资产,仍然属于原来的5家股东单位。

3年1.5亿的投入,在金元足球的背景下堪称性价比奇高。江苏球员孙可转会天津权健俱乐部时,转会费达6600万元,这就已经高过朱骏接手申花前期1年的投入。

7年间,朱骏在合理规则下,常有大动作出现,将刚刚拿到欧洲冠军联赛奖杯的德罗巴从斯坦福桥带到虹口体育场更是其中巅峰之作。令足球迷更为津津乐道的是,朱骏主宰申花期间,连续放走14名拥有国脚实力的球员,这足够摆出一只男足国家队首发阵容。

遗憾的是,7年间朱骏的财富在不断缩水。2009年九城失去了《魔兽世界》代理权,使其股价不断缩水,从最高的60美元跌到不足3美元。

巨额的亏损让朱骏雪上加霜,以至于无力支付德罗巴、阿内尔卡等大牌球星的薪水。上海申花在风雨飘摇中再次易主。

他代理魔兽赚21亿,玩足球失败找区块链救命,如今6亿拯救贾跃亭

△阿内尔卡和朱骏女儿

代理魔兽,5年赚21亿

时间回到1998年,32岁的朱骏花了50万美元在香港注册了一家“Gamenow”的外资公司,随后回到上海以这家公司为主体创建了虚拟社区GameNow.net,这是第九城市的前身。

千禧年之后,互联网泡沫破灭,九城一度亏损到欠薪。朱骏急于寻找一棵属于自己的救命稻草。

2001年同样是做虚拟社区出身的盛大网络通过代理韩国网游《传奇》开创网络游戏的盛大时代,成功转型游戏设计公司。这给了朱骏启发。

他代理魔兽赚21亿,玩足球失败找区块链救命,如今6亿拯救贾跃亭

△魔兽世界女玩家

2002年,九城凭借独家代理韩国WEBZEN公司的《奇迹MU》一跃成为当时业内与代理《传奇》的盛大分庭抗礼的公司,而当时37岁的朱骏也成为继陈天桥之后第二位跻身于福布斯亿万富翁榜的中国游戏业界人士。

据统计《奇迹MU》在2003年预计为九城创造了近6亿人民币的收入,直逼2003年盛大《传奇》的8亿收入。

2004年,命运开始第二次眷顾朱骏。奥美于当年推出精心打磨多年的网游大作《魔兽世界》,被朱骏以1300万美金签下中国地区代理权。

在此之前,奥美电子连续代理暴雪旗下多款游戏长达7年,《星际争霸》、《暗黑破坏神》、《暗黑破坏神2》、《半条命-反恐精英》 、《魔兽争霸3-冰封王座》等现象级大作都是由奥美电子引入中国市场。

数据显示,《魔兽争霸》系列中国正版共卖出了160万套,其中《魔兽争霸3-冰封王座》这款和全球同步发行的游戏首日销量就达到了4万套。

当全国玩家都认为《魔兽世界》的代理权也将花落奥美电子时,朱骏出手截胡。

失去《魔兽世界》的奥美电子情况急转直下。2005年10月,奥美电子在上海、北京、武汉三地的公司依次关门,宣告了奥美电子的倒闭。一个月后,《魔兽争霸3》职业选手Sky在新加坡拿下WCG冠军。

跟随朱骏多年的九城老员工都对他的营销头脑折服不已。可以说《魔兽世界》的走红,朱骏功不可没

朱骏将这款游戏与可口可乐绑在一起,并通过网吧大力推广。玩家通过打游戏来兑换可乐,也可以通过喝可乐来兑换游戏。朱骏甚至一度将《魔兽世界》的广告打上央视,但没过多久就被撤了下来。

最早的《魔兽世界》音乐会也是由朱骏做出来的。他把这款游戏里的所有配乐都交给上海交响乐团,并让他们把乐谱抠出来,排练成一个90分钟左右的交响音乐会,搭配从游戏视频在音乐会现场播放。

九城运营《魔兽世界》的几年间,创造的最好成绩是108万人同时在线,在互联网初期,这个成功几乎不可复制。据统计,在代理《魔兽世界》的五年间,这款游戏带给朱骏21亿的财富。

《魔兽世界》越来越火,九城与暴雪的博弈也越来越激烈。2007年,九城宣布接受美国游戏巨头EA1.67亿美元入股,EA持有第九城市约15%的股份,九城还公布了在中国大陆独家代理运营EA Sports FIFA Online的合作协议。

他代理魔兽赚21亿,玩足球失败找区块链救命,如今6亿拯救贾跃亭

△《魔兽世界》展柜

这笔签约之前,EA和暴雪已经在北美市场激战多年。这1.67亿美元催化了九城和暴雪的矛盾。

代理合同到期后,暴雪公司向九城提出了很高的代理条件。朱骏找CFO算了一笔账,如果按照那个条件接下来的话,九城未来三年都很难盈利,甚至亏本,这让朱骏难以接受。更重要的是,暴雪希望与九城成立合资公司,而不是延续过去的代理模式。

在运营《魔兽世界》期间,九城经常收到玩家的投诉,暴雪对此很不满意,而网易则承诺在这方面会做出改变。“网易运营的平台,能够让现有的《魔兽世界》玩家有更加完美的体验,不再被盗号,不再被私服所困扰。”这是丁磊本人对暴雪做出的承诺。

尽管暴雪提出的价格很高,但当时网易有推广其他游戏的诉求,依然要坚持拿下《魔兽世界》。

失去《魔兽世界》之后,属于九城的时代,彻底远去了。

试水区块链,换股交易所

败走《魔兽世界》后,朱骏一直没有找到九城的下一站。在于暴雪合作的后期,朱骏就已退居幕后。2008年,朱骏请来职业经理人吴晓薇担任第九城市总裁全权负责九城的运营和战略规划。坊间一度传闻,朱骏已经退休移民新加坡。

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朱骏逐渐把精力从足球转移到公司上。九城与中兴成立了合资公司中兴九城,推出智能家用多媒体电视盒子“Funbox饭盒”,但增长依然乏力。

游戏方面后续推出的《火瀑》持续难产,与360合作试图抢占《穿越火线2.0》的代理权,却引出与360持续多年的官司。最终,趁着2018年区块链概念的大火,朱骏选择选择试水区块链。

2018年初,天使投资人徐小平曾在微博喊话称,“区块链技术带来的影响怎么强调都不为过”。朱骏则转发并评论称,“每一次有颠覆性和想象力的新技术出现,都是弯道超车的机会,对个人、对企业、对国家都是一样的机会!”

2018年1月16日,九城宣布布局区块链相关业务。1月下旬,九城宣布新任总裁刘德基将于2月到任,首席技术官(CTO)董跃已于近日就职。加入九城后,刘德基将带领九城在包括区块链等合作项目及新业务发展上取得进一步提升,董跃在九城也将主要负责区块链相关项目的实施及合作。

就在所有人都在怀疑九城是在炒作区块链概念试图激发股价上涨时,2月1日,九城与注册于新加坡的能源公司C&I签定协议,合作区块链太阳能分布式发电项目,为区块链在能源生产和分配上开发创新的平台及建立更高效的生态。

九城的一系列动作令人眼花缭乱。4月30日,九城宣布成立全资子公司,全力推进区块链技术服务业务,九城方面称,此项业务将进一步强化九城进军区块链咨询业务的力度,对合作伙伴提供区块链项目策划、技术开发、数字资产发行和投融资等服务。

5月8日,朱骏再发微博称“准备要种比特币了”。果不其然,5月10日,由第九城市作为基石投资者的游戏区块链公司CellLink在香港进行路演。许久没有公开露面的朱骏出现在游戏区块链公司CellLink相关路演活动中。

相关资料显示,CellLink是为游戏开发者所开发的公有链,可以帮助游戏开发者将区块链技术整合到游戏开发中,完成游戏上链的工作,游戏上链后,将在虚拟资产价值及交易便利性上有新的体验。

朱骏在CellLink路演活动现场公开表示,九城区块链团队目前有二十多人规模,预计将扩大到三十多人。朱骏介绍,现在国内有许多部门单位希望能够引入区块链技术,“所以(九城)组织一个团队一站式服务,一直服务。”

在更早之前,九城已经与两家与区块链业务相关的公司完成了换股协议,分别是Plutux Limited加密数字货币交易所和数字货币矿业服务提供商Leading Choice。

但随着区块链概念的冷却,朱骏再次销声匿迹,就像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他自己只是公司门口的一只“石狮子”。

本文来自AI财经社,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微信:8467915

邮件:8467915@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