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时财经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揭露交易刷量“灰度世界”:庄家隐匿的善恶抉择

时间暂回2019年5月14日,随着比特币价格在近一年之后重回8000美元,比特币24小时交易量达到了惊人的349亿美元,而当天上证指数成交额仅有290亿美元。综合整个加密货币市场来看,排名前十的交易所交易量占到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30%左右。

但是,除了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和用户之外,支撑起如此庞大交易量的却是隐藏在幕后的刷量生意。

99.5%虚假交易量的背后

2018年,以色列数据科学、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整合平台 Mayan Capital的一份报告中表示,60%的交易所都至少虚报了20%的交易量。今年3月,加密货币指数基金提供商Bitwise Asset Management 在一份提交给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报告中指出,目前加密货币市场上95%的交易量都是假的。上周由BTI(Blockchain Transparency Institute,区块链透明度研究所)发布的报告数据则更为惊人:在CoinMarketCap排名前25位的交易所中,有17家交易的虚假交易量比例超过99%甚至达到了99.5%,其中币安超过10%的交易是虚假的,火币超过50%,OKEx竟高达90%。具体到比特币交易,在实际交易量最大的40家交易所中,约有65%交易都是虚假的。

所谓刷量,指的是一个投资者在同一交易市场同时卖出和买入,从而向市场制造交易假象的活动。在传统金融市场上,这种行为被称为“wash trade(洗售交易)”,在各国金融法规中都是明确被禁止的。传统的 “洗售交易”目的往往不仅仅是为了制造需求大于供给的假象,同时和内幕交易、贿赂等非法活动相关。在新兴的加密货币市场上,刷量的意义也绝不单纯。

链得得App对数位业内知情人士进行了采访。其中,一位交易所的负责人告诉链得得App,交易所刷量主要出于以下的三个目的:“刷排名、薅羊毛、市值管理”。

交易所:从刷量排名到挥镰刀的“做市商”

首先就交易所来说,最直接的收益是提高交易所排名。在加密货币市场当中,作为最主要的交易场所,交易所的排名往往直接左右着用户和项目方的选择:对于用户来说,排名越高的交易所意味着更好的安全性、更多的保障、更好的用户体验;对于项目方来说,排名越高的交易所则意味着更高的关注度和更大的市场。这两者直接决定了交易所的主要收入:手续费和上币费。

排名越高的交易所越受到用户的青睐,交易量就会越高,币种就越丰富,从而吸引到更多用户。如此循环,马太效应显著。综合整个加密货币市场来看,在CMC排名前十的交易所交易量占到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30%左右,而排名前60的交易所占到了50%,集中化趋势十分明显。

对于CMC、非小号这样的市场整合网站来说,交易量是衡量一个交易所排名的重要因素。以非小号为例,其针对交易所进行的“EX Rank”排行榜中,就以交易活跃度为第一个衡量标准,交易活跃度则由交易平台主流币种的24小时交易额、24小时交易额涨幅、7天交易额涨幅等因素共同进行评估。在以交易量为重要影响因素的排名机制下,交易所对于交易量的渴望就显得理所当然。

从交易所层面而言,虚拟货币投资市场交易基本上延续了传统二级市场交易的模式,交易者报价到交易所,由且只由交易所撮合成交,券商和交易所不会自己作为交易对手直接成交。例外情况就是“庄家”,纽交所称为专家(Specialist),国内称为“做市商”。

法无禁忌的“币圈做市商”

以纽交所为例,大多主板的股票都有一个Specialist负责监看、稳定市场和提供流动性。我们在关于纽交所新闻中常见的蓝衣人就是他们了。简单来说,他们为交易者进行交易撮合:当市场中交易者不足的时候,交易者试图卖出股票时,他们会以合理的价格买入,并在有人收购时卖出。这点在现在大多数被ECN(自动撮合成交模式)所代替。这样做不仅是提供了短暂流动性,并且为了防止大面积价差或者流动性干涸导致的恐慌性抛盘等现象。交易所中的专家们也因此获得了交易所提供的额外优势:交易手续费用是0,并且可以看到整个流动性全貌。

在这种背景下,做市商们相互勾结、合谋操纵以攫取利润变得非常轻松。1994年,纳斯达克的做市商们将实际的最小报价价差从0.125美元抬高到0.25美元以赚取更高的利润。在被发现后,做市的33家最大的证券公司共计赔偿10.3亿美元,获得赔偿投资者达125万人。

传统二级市场交易所为了促进市场的发展,对做市商的准入管理往往较为宽松,但一旦进入做市商名单,就会受到严格的监管。交易所和监管机构对做市商的惩罚形式依据严重程度分为罚款、警告、通报批评、停办业务、市场禁入等。全美证券交易商协会定期发布最大买卖价差范围,做市商的每天报价不能超出该价差范围,一般不超过证券价格的5%,违规的做市商将禁入市场20天。在国内,国家外汇管理局对于不符合条件的即期、远期掉期和综合做市商及尝试做市商,可以要求其停办相应的做市业务。采用这些措施的目的是加强对做市商的监管,防止做市商之间的价格操纵,同时也是为了提高做市商的报价能力,促进市场流动性更好发挥,保护投资者利益。

一位在虚拟货币市场从事量化交易的交易员告诉链得得App,交易所进行刷量也同样有着建立做市商制度的用意。对于小型交易所而言,交易量不足导致的流动性低下甚至会导致交易所难以正常运转,因此对于这些小型交易所而言,做市商是一种必要的手段。但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全球投资市场,虚拟货币交易所并未受到各国政府和监督结构的监管,做市商手中的权力并未被装进笼子,做市商获利的操作空间就变得非常巨大:通过对币价的形成施加影响,为自己谋利,而不仅仅作为价格的接受者,也就是成为我们说的庄家。因此,币圈也有“交易所就是最大的庄家”的说法。

”薅羊毛“和”市值管理“

其次,对于用户来说,刷量往往是一种“薅羊毛”的套利行为。一位化名“观海”的投资者举了个例子:2018年6月,以Fcoin为代表的交易即挖矿的一批交易所,为了推广项目推出了“免交易费、邀请新用户奖励”的活动。活动期间,被邀请账户交易量的20%,将作为分红提供给邀请账户。任何补贴或返利的优惠活动在促进流量暴增的同时都会衍生出专门套利刷单的人群。传统互联网烧钱大战、政府补贴扶持行业等都曾引发过类似现象,难以杜绝。在这期间,这些以刷量套取交易分红为目标的“羊毛党”们一度利用高频量化交易软件,将当时总市值1.31亿美元的FT,硬生生刷出了51亿美元的成交量。这种情况往往难以维系,并不是加密货币市场的常态。

再次对于项目方来说,他们往往会把刷量做为“市值管理”的一种方式。市值管理是中国资本市场独特的管理概念,2014年国务院颁布新“国九条”中就提出“鼓励上市公司建立市值管理制度”。

作为一种“特色产物”,在传统金融市场上,市值管理常常被和操纵市场相混淆。在某传统金融企业担任CFO的江总向链得得App解释了市值管理的概念。他表示,简而言之,市值管理可以看作是价值管理的一种延伸,目的是使公司股价与公司内在价值相匹配,实现内在价值与市值同步、长期、稳定、持续的增长。因无发达市场现成模板可循,加之中国新兴资本市场的特色,对于市值管理内涵的理解参差不齐:有的简单套用西方价值管理技术与方法,难以解释价值涨跌的原因;有的泛化价值管理,着力于表面文章将市值管理淹没于“管理丛林”之中而无所适从;有的则夸大市值管理的作用,片面理解为管理股价,而忽略了金融资本市场的特有属性,很容易越过监管红线,走上了操纵股价的不归路,目前国内A股上市公司违规操纵股价行为时有发生。

在受到层层监管的证券市场上尚且如此,在野蛮生长的币圈里,甚至几乎可以直接将项目团队所声称的“市值管理”等同于“坐庄”和“操纵市场”。投资者“观海”解释到,项目方和其市值管理团队会在某个价位接盘,在小交易量时通过反复高频的自买自卖,刷出虚假繁荣的交易景象以此拉高,给市场造成这个币种价格稳步上升的态势假象,吸引投资人买入,最终在某一高点瞬间大量抛售代币引发价格骤跌,收割一波又一波的韭菜。在这个过程当中,刷量就是“狗庄”抛出手里诱饵的方式,是不折不扣的操纵市场。

如何判断交易所刷量?

根据BTI最新的一份报告数据显示,几乎所有的交易所都存在刷量的情况。

【链得得独家】揭露交易刷量“灰度世界”:庄家隐匿的善恶抉择

如何判断交易所是否存在刷量的情况呢?Bitwise在其提交给SEC的报告中举了一个例子:

【链得得独家】揭露交易刷量“灰度世界”:庄家隐匿的善恶抉择

图为CoinBene某日交易截图,显示了当日比特币价格为3273USDT。但诡异的是,交易所显示的买一和卖一价格挂单价格完全相同,丝毫不差。

【链得得独家】揭露交易刷量“灰度世界”:庄家隐匿的善恶抉择

买卖挂单的时间戳也呈现出惊人的一致性。

【链得得独家】揭露交易刷量“灰度世界”:庄家隐匿的善恶抉择

此外,卖一最低价3274.33USDT与买一最高价3239.59USDT之间的差距达到了34.74USDT,在正常的虚拟货币交易市场中这个差距几乎不会高于0.01。

这只是整个刷量产业中最低级的一种,交易所试图利用刷量维持自己的排名:在BTI提供的数据中,CoinBene真实交易量仅有2%。同样,如果按照BTI的数据计算,目前24小时交易量达到第四名的OKEx在扣除91%的虚假流量后将仅仅排在榜单的第58位。

大多数交易所的刷量方式都不会像CoinBene这样低级,买单和卖单都会引入各种随机变量来混淆视听。再加上项目方市值管理团队的存在,凡是试图利用K线、交易量等技术指标来对虚拟货币当前走势进行分析的策略,在这种情况下可以称得上是痴人说梦了。

缺乏监管是刷量泛滥的根本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所说的所有刷量方式在传统金融市场都是被“华尔街之狼”们玩剩下的把戏。“洗售交易”早在1934年就被美国《证券交易法》明令禁止;利用量化交易机器人影响市场趋势的行为则在2010年被美国股票和期货市场禁止;

在交易所层面,为了防止做市商相互勾结的情况发生,平均每个纳斯达克股票有14个做市商,互相竞争,以求提供最有效公平的价格;纳斯达克也被拆分为两个子公司,每个子公司有各自的CEO和董事会,并且每个董事会至少有一半的成员应来源于证券业之外,以求对交易所进行监管。

在项目层面,具有中国资本市场特色的市值管理和币圈中存在的所谓市值管理则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概念,操纵市场和内幕交易也是中国资本市场明令禁止的。

另一方面,由于加密货币本身去中心化、天然排斥监管的特性,目前对于加密货币投资市场几乎没有成熟的监管机制出现,这也直接导致了各种乱象的出现:当交易所和项目方在利益上达成了共识,现在的加密货币市场中就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双方沆瀣一气,明目张胆地刷出99.5%的虚假交易量了。

综上而言,加密货币市场中刷量的存在根本原因就是缺乏监管。虚拟货币市场对投机者们来说是一片乐土,在过去的几年中,虚拟货币的市场规模和价格都进入了高歌猛进的阶段,熊市的来临也没有阻挡这个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如果2013年买入比特币,到现在投资回报率将达到惊人的6700%。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全球加密货币总市值最高点也只达到八千亿美元,在熊市当中甚至仅仅剩下不到三千亿美元,不到苹果公司总市值的三分之一。在这样一篇新生的市场当中,缺乏监管的野蛮生长带来的各种问题就一定会出现,刷量仅仅是其中的一个缩影。

原创文章,作者:小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dgwap.com/archives/2049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微信:8467915

邮件:8467915@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