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我知道是資金盤,但我想暴富

我知道是資金盤,但我想暴富

“我欠了一堆錢,只有賭才能翻身。”

文 | 昕楠  運營 | 蓋遙  編輯 | 盧曉明

出品 | Odaily星球日報(ID:o-daily)

牛市來了,暴富故事遍地開花的同時,資金盤收割的時候也到了。

「波場超級社區」崩盤後,張倩幾度想過自殺。在這一項目里投入了 300 萬的她怎麼也想不通,這個自己最看好的項目,竟然在一夜之間就崩盤了。

用張倩的話來說,她從來沒有見過像「波場超級社區」規劃得這般好的項目。幾番考察後,她毅然從自己的存款、公司公款、親戚朋友及高利貸等各處籌得近 300 萬元,全部投入「波場超級社區」之中。她希望能“藉此翻身”,並補上之前做生意的虧損。

而一日之間,「波場超級社區」項目關網、無法提幣、客服失蹤,所有上級核心圈銷聲匿跡的現實如一盆冷水,狠狠地澆滅了張倩的“翻身夢”。

不僅是韭菜們的“血汗錢”打了水漂,波場和其創始人孫宇晨也被拉下了水。

這一邊,被王小川視為“騙子”的孫宇晨豪擲 3153 萬元巨資拍下巴菲特午餐,讓曾經稱他為“騙子”的人們刮目相看。

而另一邊,孫宇晨再度成為“騙子”,「波場超級社區」維權者們叫囂着要向股神巴菲特揭露孫宇晨的真面目。

「波場超級社區」並非近期唯一一個崩盤的資金盤項目。

進入牛市以來,先有號稱幣圈百億資金盤的「PlusToken」團隊關網;隨後,“閃鏈SHE”也被爆崩盤,以折損 20 倍的價格強制用戶提現……

資金盤在牛市紛紛崩盤並非巧合。業內皆知,牛市正是騙子高位套現的時機。

崩盤過後,維權成了最後的選擇,一場又一場撕破臉皮的資金盤鬧劇上演,而這之中,究竟誰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雪崩前夕:舉債投入300萬,祈求一把翻身

在得知「波場超級社區」跑路後,張倩幾度崩潰。她哭訴着自己的絕望處境。

“家裡人都不知道,我把所有的錢都拿去投資了,還有一些是公款。我本來說,等這個錢回來了我就補進去,但現在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活了。”張倩說。

她的聲音顫抖:“我沒有退路了。”

壓上了全部身家的她已經回不了頭。

今年 5 月,張倩註冊了「波場超級社區」。起初,她並不敢投入大額的資金,只是投入了幾十萬元。嘗到了甜頭後,張倩在 6 月 25 日、26 日、27 日三天頻頻投入大額資金,加上此前投入的資金,前前後後投入了近 300 萬本金。

沒想到的是,最後一筆十萬多個 TRX 還未充值進入「波場超級社區」中時,「波場超級社區」系統就開始不穩定了。

而這 300 萬的本金,正是她從公司、高利貸及親朋好友處籌來的“翻身錢”。

張倩稱自己此前曾從事服裝批發,但由於效益不好,產生虧損,她希望能借「波場超級社區」翻身,補上之前做生意的虧損。

在投資「波場超級社區」之前,張倩也參與過其他項目,如波點錢包、大唐天下等圈內外知名“盤圈”項目,但效益相對一般。

「波場超級社區」被她寄予厚望,也給了她最大的失望。

與張倩不同的是,黃偉是盤圈的新手,但也算半個礦圈老炮兒。

黃偉幾乎從沒想過,在礦圈裡踩過無數坑、見過無數資金盤項目也不動搖的自己,居然真的踩中了資金盤的坑。

成為礦工的兩年里,黃偉見過了幣價高點時的瘋狂,也經歷過跌破開機價的低谷。浮沉過後,他開始尋找一個更安全、穩定的投資方式。

彼時,黃偉的一位朋友也正在參與 EOS 的節點業務,以質押的方式獲取火幣節點提供的收益。黃偉也想過參與,但無奈做 EOS 的金額門檻太高,需要幾百萬甚至上千萬的本金。隨後,黃偉經朋友介紹,發現了「波場超級社區」項目。

黃偉看中的,正是項目宣稱的穩定收益和“孫宇晨的背書”

“我信任孫宇晨,我想着,EOS 的 21 個超級節點我參與不了,但我可以參與波場的節點。”黃偉認為。

在聽過幾節逼真的‘講課’後,黃偉開始堅信「波場超級社區」就是孫宇晨旗下的社區項目,今年 6 月 15 日,黃偉從各處拼湊出 20 萬元,投資「波場超級社區」。

 

淪陷、復投,誰都沒成為最後一個跑的人

賭局開始前,賭徒想的是贏了就走。

一旦贏了,他卻捨不得走。

事實上,對於這些敢於投資高額資金的“受害者”而言,大多都知道崩盤這一天早晚會到來。只是崩盤來的太快,大多數人故事還沒講完,就被拉了閘。

“項目說是可以做到 2025 年,我想着,我們不做到 2025 年,我哪怕只做個一年,再撤出來也沒有問題。”張倩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最看好的項目,成為了崩盤最快的項目。

“之前那些項目都沒出現過像「波場超級社區」這樣突然跑路的。”張倩心中的預期是,“就算幣要死,也是慢慢把收益降低,或者幣價下跌,而這個(波場超級社區)一點預兆都沒有。”

三個月前,李瑋雄第一次接觸到「波場超級社區」,當時的他對「波場超級社區」的資金盤屬性堅信不移,一度義正嚴辭地拒絕。

然而,看着投資的人個個買房、買車,月賺幾百萬、日入八萬十萬,在上線推薦人喊出“日賺十萬元”的高收益後,李瑋雄最後的心理防線崩塌了。

“傳銷資金盤項目,三、六、九個月必走無疑。”李瑋雄用此“定理”一算,認定距離「波場超級社區」的跑路期起碼還有六個月,他曾詳細計算過一筆收益,心想,守着靜態收益,再過四個月就能回本。

“27 號我匯了幾千,28 號早上她叫我再匯款,說行情好可入幣,於是二次入了,但下午就關網了。”李瑋雄預計的六個月,在他開始投資後的第二天就到來。

明知是資金盤,還想往前賭一把的人不在少數。幣圈第一大資金盤「PlusToken」的不少用戶也是這麼想的。

“只要參與了,就不可能不知道這是資金盤。”一位「PlusToken」維權者這樣向Odaily星球日報回顧,“大家都知道這是個騙局,但無非都是想着可以快速回本,能撈一點是一點,誰知道進來才一個星期,就出事了。”

維權者們大多用“瘋了”、“賭徒心態”、“貪婪”來形容自己在資金盤中的心態。在高昂的利潤回報下,他們更願意相信“富貴險中求”,並為之賭上了自己的全部身家。

「波場超級社區」用戶於鵬則可以算是閱“盤”無數。在參與「波場超級社區」之前,於鵬還做過波點錢包、WOTOKEN 等具有資金盤屬性的項目,據他介紹,自己在 WOTOKEN 里還有近 200 萬元的資產。

5 月入場後,於鵬往「波場超級社區」里投入了 30 萬。隨後,「波場超級社區」宣稱於馬來西亞召集 13 位核心人物召開核心會議,再提出一堆利好宣傳,至此於鵬對這一項目深信不疑,再沒想過提取收益,而是將收益全部復投了。

“如果按照資金賬戶做比例,可能得達到四五十萬了。”於鵬說,只是再也提不出來。

所有人都以為自己能及時抽身,但最後卻誰也沒能全身而退,不僅丟了本金,還在一個又一個暴富泡沫中不斷復投。風暴來臨,顆粒無收。

 

對立:有人進京維權,有人忙着充值信仰

你永遠無法叫醒一群裝睡的人。

崩盤消息不脛而走,封鎖消息成了大多數團隊的首選。對於投資者們來說,最可怕的或許不是團隊跑路,而是盤崩了。

投資者們心存僥倖,只要一天不崩盤關網,自己或許還能多掙一天的錢,減少一部分損失。

“我們更希望開網,你們一鬧,網都不會開了。”

“我們想要錢回來,只有開網。現在報警的話,本來會開網的都可能變成開不了。”

“很多項目死亡,不是項目有問題,而是被媒體、輿論弄死了的。”

……

“信仰者”們自我欺騙,無腦地接受項目方給出的拖延理由。

但隨着一個一個謊言被戳穿,開網時間遙遙無期,等待變得漫長又無意義後,這些“沉睡”的人,信仰不足了。

崩塌的信仰最終只能求助於更為魔幻的充值方式。

7 月 1 日,有人在「PlusToken」維權群里曬出了求佛算命得到的結果。

“我師爺是布衣山人,四大護國法師之一,昨天上午在佛前打坐看了 plus。他看項目準確率高達 90%,他也參與了 plus,在我師爺、眾佛、眾道、眾仙、眾靈看到的是,plus 錢包現在是升起的太陽,黎明前的黑暗。”

即便這樣拙劣的“自我欺騙”方式,仍獲取了一批人的信任。

據媒體區塊律動BlockBeats 報道,在一些資金盤投資者的社區中,控評、洗地現象出現,沉默的螺旋正在社區里蔓延。

資金盤團隊的成員往往不可尋,找團隊維權根本不可能。已經有沉沒成本的人,只希望矇騙更多的人,能把自己的錢拿回來。

然而,在「波場超級社區」的例子中,波場則成為了用戶的救命稻草。

「波場超級社區」跑路消息發酵後,孫宇晨在微博出面闢謠,稱「波場超級社區」並非波場官方項目。

投資者並不接受該回應,認為波場此前的回應不夠明確,導致多人受害;於是開始向波場維權。

“我想過自殺算了,後面我想,哪怕死我也不能死在家裡面,我要到波場公司來死。”得知北京維權者要前往波場維權後,張倩在凌晨四點定下了從雲南去北京的機票,瞞着家裡人,偷偷加入了維權隊伍。

就這樣,十多名北京、雲南、江蘇、成都、河北等地的維權者在 7 月 3 日第一次與波場交涉。

維權者們如願見到了波場的人,雙方展開了交涉。維權者們提出了幾個訴求:如果非波場項目波場應發布官方公告通報;波場配合凍結項目方的 TRX 資產,配合受害者維權;波場為受害者進行一定損失賠償。

波場表示 7 月 5 日方可回復。據現場維權者於鵬轉述,波場負責人告知,希望在這兩天之內能安撫一下大家的情緒,不要讓大家再找來公司找麻煩。

維權者聽從了波場的建議。然而 7 月 5 日上午,現場維權者如約來到波場公司辦公地點,但等來的卻是波場十幾名新增的保安和閉門羹,而非談判答覆。

波場的沉默更是激起了維權者新一輪的憤怒,當晚,黃偉和張倩再度在群里向維權者們同步消息,召集維權者們,重啟進京計劃。

 

誰給了他們勇氣?

對於層出不窮的維權事件,有人評價,貪婪是一切事件的原罪。

在傳統世界,餘額寶的七日年化收益僅有 2.647%。P2P 網貸年化收益率 10% 就算高,但爆雷也並不少見。

“這個項目(波場超級社區)做靜態的話,一個月能有 24% 的收益,年化收益可以達到 200%。”

如此高額收益在傳統金融世界是幻想,在幣圈則是家常便飯。黃偉稱如果在今年春節左右投放礦機,也能有 8-10 倍的收益。

於鵬也對此十分認可:“這個行業本身和咱們傳統的行業就是不一樣的。一個月 20%-30% 的收益其實是合理的。”

比特幣年初跌到 3000 美元,如今漲到 12000 美元。若年初買了比特幣,拿到現在約有 4 倍收益,如果買了礦機收入更是翻倍。

幣圈的大環境,為這群“受害者”營造出了一個又一個暴富夢。

“包括聽課時也提到,我們(波場超級社區)的利潤來源不是下上級掙下級的錢,而是通過參與節點方獎勵給我們的錢。”黃偉說。

而事實上,波場給 27 名超級代表的獎勵,根本不可能做到「波場超級社區」所承諾的收益。

媒體報道顯示,波場基金會每年總計獎勵 10 億多個 TRX 給 27 個超級代表,按照每枚 0.04 美元計算,每個超級代表每年將獲得約 148 萬美元 。

據維權者提供的數據,當前波場超級社區錢包地址中就有 6.76 億枚TRX,合計約 2700 萬美元。若按照月 24% 的收益來計算,一年應瓜分給投資者的收益將超過 7000 萬美元,這一數額遠超波場設定的獎勵。

投資者申辯之時,仍不乏有人指責:難道投資者真的毫無過錯嗎?資金盤模式的套路已現多年,國家也打擊了多年,不可能沒有判斷能力。

見慣了盤圈項目,於鵬認為,想要參與高收益項目就是離不開這些套路:“現在很多高收益的項目,其實都是靠推廣。我覺得波場社區真的不是資金盤項目,我相信他它,是因為它是官方的,孫宇晨是一個很善於營銷的人,他很想炒作自己,他會通過各種方式、各種渠道去炒作自己。”

黃偉的心態則是,今年以來,孫宇晨的熱度正在慢慢起來,另外行情也上來了,項目可能為了快速吸粉,用這種方式來推動社區成型。

黃偉認為,波場超級社區雖然有資金盤的影子在裡邊,但是資金盤的模式難以完全杜絕。“比如說我在火幣上註冊賬號,我推你通過推薦碼,你交易我就得到了回報的,你再推薦你的朋友,你也能獲得收益。超級社區就是介於資金盤和正常世界之間的。”

無論年化收益多少,資金盤永遠都有崩盤的一天,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一位加密貨幣基金的負責人如此認為,“年化 200%-300% 的收益也許只能代表傳銷項目的收益,但年化 100% 的資金盤和年化 1000% 的資金盤跑路概率是一樣的。”

這個東西就是人性。在我看來,這個世界沒有純粹黑或者白,倒是有一些假清高的人,寧願投私募被收割 90%,也還覺得資金盤是個垃圾。”長期從事資金盤項目的投資者覃譚認為,資金盤比很多發幣的項目方更良心,玩資金盤甚至比炒幣更公平,多勞多得。

但無論如何,正如一位投資者所說的那樣:“我們都需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如今「PlusToken」無法提現,卻允許用戶間轉賬。在此等時刻,還有人低價收購這些提不出來的垃圾資產。

連續幾天,Andy 都在群里發布了收幣的內容,他以 13000、350 元的價格回收用戶在 plus 內的比特幣和以太坊。一連幾天,他收了 5 個比特幣、320 個以太坊。

“關於是不是真的會開網,我真的不清楚。”可 Andy 說:“我欠了一堆錢,只有賭才能翻身。”

(註:本文中的張倩、黃偉、於鵬、李瑋雄、覃譚均為化名)

本文來自Odaily星球日報,經授權後發布,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微信:8467915

郵件:8467915@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