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李笑來孫宇晨們捲土重來

東風吹,戰鼓擂,區塊鏈一躍成為當下最大的“風口”,引爆互聯網。

2019年10月24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集體學習區塊鏈技術,總書記習近平指出:“我國在區塊鏈領域擁有良好基礎,要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積極推進區塊鏈和經濟社會融合發展。”

據國際研究機構ResearchandMarkets預測,到2020年全球區塊鏈市場規模將達到139.6億美元,2017~2022年區塊鏈市場年複合增長率高達42.8%。

受消息刺激,海內外區塊鏈概念股紛紛暴漲。

美國上市的迅雷一夜之間暴漲108%,A股超百隻概念股集體漲停,上市公司發布的涉足區塊鏈公告已刷屏,而在互動交流平台上,投資者群情激昂,紛紛向上市公司提問,是否有涉及區塊鏈的布局。

別讓李笑來孫宇晨們捲土重來

A股超百隻概念股集體漲停

與之對應的是,幣圈也沸騰了,憧憬着“幣圈一天,人間一年”的美好未來。

可惜的是,這場盛宴並不是為幣圈準備的,中國銀行法學研究會理事肖颯提示風險:“區塊鏈技術的利好不等於對ICO及變相發幣的認可,也請廣大投資者謹慎觀察,不宜盲從。”

超級風口屬於鏈圈,並非幣圈,幣圈瞎激動啥?

01 幣圈上演最後的狂歡

受消息刺激,比特幣一改頹勢,走出暴漲行情,從10月24日最低7356美元/枚漲至最高10339.376美元/枚,現今在9400美元/枚以上震蕩。

比特幣也帶動其他虛擬貨幣上漲,譬如BTM價格翻倍,令幣圈的投資者狂熱、自嗨與亢奮,彷彿一夜暴富近在咫尺。

“黎明前的至暗,黑夜裡走路的時刻,咬牙堅持的時刻,堅持過來的人,值得。”

“市場非常的強勁有力,預計這波比特幣拉到2萬美金才會出現像樣的回調了。”

“利潤翻倍是基本操作,更有甚者利潤直接翻九倍、十倍,就是這麼牛逼。”

“在這樣的市場,會換倉的是王,會守倉的也是王,新進幣圈膽大的還是王。”

……

最高調的莫過於波場CEO孫宇晨,自詡為踐行國家戰略布局先驅。

波場幣7日漲幅為35.51%,市值增加近4億美元,成為全球第十大虛擬貨幣,孫宇晨膨脹了,於10月28日凌晨發微博:“今天全球前十的區塊鏈就有一個是國產的,就是第十名的波場TRON。這是一支勇於拼搏的國人團隊,他們團結奮進,在世界區塊鏈舞台展現着華人價值,他們樂觀向上,在區塊鏈寒冬保留國產公鏈第一火種,他們堅信,從中國出發,走向世界!”

別讓李笑來孫宇晨們捲土重來

孫宇晨

可曾想3個月前,孫宇晨何其狼狽。

2019年7月23日凌晨,孫宇晨宣布取消與巴菲特共進午宴,此後有媒體報道孫宇晨已被邊控,國家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小組辦公室建議公安機關對其立案調查。

相比孫宇晨,李笑來等更為低調,並未發聲。

今年7月3日,“由李笑來設計、發行”的BOX上線,設置了50~100萬元的持倉門檻,其在炒幣群里曬兌換記錄:用100個比特幣、15萬個EOS和800個XIN兌換100萬個BOX。

然而這個幣,圍觀者眾多,下場的卻少之又少,甚至討論的聲音都很少,都沒有公布認購金額。

李笑來再次露面是10月17日,公開表示投資歐洲比特幣衍生品交易所BTCMEX,並為之站台:“我希望這個團隊能夠越走越遠,十年後大家都還認識它。”

而幣安創始人趙長鵬近期在推特公開表示,幣安支持支付寶、微信充值,引來支付寶、微信的否認,被證明是自導自演的一出蹩腳戲。

面對幣圈的躁動,知名觀察家項立剛吐槽:“我特別不理解,說區塊鏈,幣圈一片歡騰。不說區塊鏈這個技術無法承載用於支付的數字貨幣,就是行,國家隊要進場,下面要幹什麼,就是先要把你們都幹掉,你以為會讓發幾百個幣一起炒?真是國家隊要進場,就是你們死期到了,還高興的不行。”

02 幣圈割韭菜的那些套路

在這種影響下,越來越多的企業或個人,過去幾天正千方百計將項目往區塊鏈這個詞語上靠。用知名互聯網學者、DCCI互聯網研究院院長劉興亮的說法就是:很多公司正在徹夜加班,把項目材料改成區塊鏈。他們兵分兩路:一路為了騙補貼,一路騙股民和韭菜……

韭菜的記憶只有七秒,幣圈投資者高興之餘,似乎忘了曾經如何被套路的。

大佬為空氣幣站台。所謂空氣幣,就是跟PPT造車一個意思,項目無法實現落地,唯有依賴營銷忽悠。

這樣的虛擬貨幣,正規的交易所很難上,但在李笑來、薛蠻子等幣圈大佬光環加持之下,變成炙手可熱的“金娃娃”。

去年李笑來割韭菜音頻曝光,在錄音中承認:“自己是第一個給帥初賣(量子鏈創始人)空氣幣的人,賣了6個月。”

別讓李笑來孫宇晨們捲土重來

李笑來

有媒體統計發現,為空氣幣代言最多的是李笑來、薛蠻子、許子敬、帥初等幣圈大佬,空氣幣正式發布後,相比眾籌價格,跌幅都在85%以上,投資者幾乎血本無歸。

資金盤崩潰。空氣幣容易被識破,怎麼辦呢,找人代寫項目白皮書、編寫項目源代碼、搭建區塊鏈官網等。

一名資深程序員告訴鋅刻度:“包裝一個ICO項目,只需一周時間,10多萬元就可以搞定。”

而“一條龍”服務炮製出來的虛擬貨幣主要為資金盤服務,也就是用於傳銷,瓜分後入者的錢,一旦後繼乏力,這個騙局就玩不下去,資金盤就無可避免走向崩潰。

取名渾水摸魚。2018年4月,迪拜一家公司發行“阿里巴巴幣(Alibabacoin)”虛擬貨幣,眾籌超過350萬美元,之後阿里巴巴向美國法院提起訴訟,到今年3月該公司終於認錯,不再使用“Alibaba”字樣。

此外,還有“阿里幣”“頭條鏈”“RXChain瑞幸鏈”等虛擬貨幣,實際這些虛擬貨幣跟阿里巴巴、今日頭條、瑞幸咖啡等一毛錢關係都沒有,純粹是偽造資料,拉大旗作虎皮,忽悠投資者。

坐莊操縱價格。避開空氣幣、傳銷幣,忽悠幣,也不代表高枕無憂,通過坐莊一樣可以割韭菜:將虛擬貨幣價格拉高數倍,吸引韭菜上鉤購買,之後砸盤出貨,跌至底部,又重複之前的手法。

據多名幣圈投資者稱,還有一種更殘暴做法,眾籌結束後不上交易所,直接捲款暴露,留投資者在風中凌亂。

資產被消失。就算是資本大鱷,也可能變成韭菜。昔日私募大佬楊永興進軍幣圈,其與20名跟隨者,合計價值約1.1億美元的虛擬貨幣被交易所凍結,解凍之後資產不翼而飛,如今雙方對薄公堂。

03 喪鐘為虛擬貨幣而鳴

拋開幣圈割韭菜的套路不談,虛擬貨幣本身就岌岌可危,未來的前景非但不燦爛,很可能為烏雲蓋頂。

馬雲曾表示:“區塊鏈不是泡沫,比特幣才是,而且區塊鏈不是金礦,不可能一夜暴富,區塊鏈必須解決社會問題,是一種解決隱私、信用問題的技術。”

歸根到底,虛擬貨幣不是區塊鏈的正確打開方式。

正確方式為通過在金融、能源、物流、交通、貿易、版權等領域的效率提升,從而服務實體經濟,為此,國家網信辦發布了兩批區塊鏈信息服務備案清單,排除了炒幣公司,引導資本流入具有“最前沿”“制高點”“新優勢”的技術公司。

別讓李笑來孫宇晨們捲土重來

圖片來自2019騰訊區塊鏈白皮書

藍鯨區塊鏈創始人陳雷表示:“區塊鏈行業迎來真正意義上撥亂反正的春天,合法合規的入口全面打開,支持行業發展的政策、資金將大量進入。”

除了資金分流外,虛擬貨幣的技術壁壘也在動搖。

谷歌進行了量子霸權實驗,試結果顯示,一個當今世界上最快的超級計算機耗時10000年才能完成的複雜計算,量子處理器只需200秒。

主流虛擬貨幣使用的SHA-256等加密算法,理論上可很容易被未來的量子處理器破解,從而威脅資金安全。

量子霸權,成為懸在虛擬貨幣頭上的一把達摩克里斯之劍。

再加上,全球政府對虛擬貨幣的監管日趨嚴厲,Facebook的天秤幣還未面世,就被監管層視為“眼中釘”。即便在中國,因為此前虛擬貨幣亂象,“政府估計也不會放開虛擬貨幣。”

多重壓力之下,虛擬貨幣談何未來?因此,相比區塊鏈概念帶來的幣圈狂歡,人們或許更應該警惕的,是別讓李笑來、薛蠻子、孫宇晨們捲土重來。

本文來自鋅刻度,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繫編輯刪除。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分享本頁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