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背後狠捅刀!”區塊鏈首富被第二富開除,比特大陸內鬥白熱化

“兄弟背後狠捅刀!”區塊鏈首富竟被第二富開除,比特大陸內鬥白熱化,創始人揚言以法律手段回歸

“兄弟背後狠捅刀!”區塊鏈首富被第二富開除,比特大陸內鬥白熱化

全球最大礦機芯片公司的權力爭奪戰進一步升級——比特大陸聯合創始人、第一大股東詹克團正式發布聲明稱,會通過法律途徑儘快回到公司,結束這段非常時期,恢復公司的正常秩序。

這是在比特大陸另一創始人吳忌寒發布郵件,解除詹克團職務後,詹克團作出的首次回應。吳忌寒此前要求,比特大陸任何員工不得再執行詹克團的指令,不得參加詹克團召集的會議,如有違反,公司將視情節輕重考慮解除勞動合同。

市場人士認為,比特大陸的權力鬥爭或源於行業與政策的變化,以及兩位創始人的專業背景差異引發的公司走金融還是走科技的分歧。

根據胡潤研究院去年底發布的《2018胡潤區塊鏈富豪榜》,詹克團、吳忌寒分別以295億元和165億元的身家,分別位列富豪榜第一和第二。

詹克團稱兄弟捅刀從電影變成現實

在被第二大股東解除職務後,比特大陸的第一大股東詹克團終於在11月7日作出回應。詹克團在聲明中表示,在政府部門登記的法定代表人,居然會在自己因公出差、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突然改變。“很尷尬,身為比特大陸創始人、第一大股東的我一直不知道。”他表示,“當巨變來臨的時候我才知道,在影視劇里發生過無數次的,被自己曾經最信任的合作夥伴、一起奮鬥的‘兄弟’,背後狠狠捅刀的橋段真的會發生。”

詹克團強調,將會通過法律途徑儘快回到公司,結束這段非常時期,恢復公司的正常秩序。

“兄弟背後狠捅刀!”區塊鏈首富被第二富開除,比特大陸內鬥白熱化

在10月底,比特大陸發生了一場“政變”,詹克團被剝奪了在比特大陸的一切職務。比特大陸的聯合創始人吳忌寒就向全員發送郵件,其在郵件中聲明道:“經比特大陸創始人、比特大陸集團董事會主席、北京比特大陸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吳忌寒決定,解除詹克團在比特大陸的一切職務,即刻生效。”

吳忌寒還對比特大陸員工強調,比特大陸任何員工不得再執行詹克團的指令,不得參加詹克團召集的會議,如有違反,公司將視情節輕重考慮解除勞動合同;對公司經濟利益造成損害的,公司將依法追究民事或刑事責任。

比特大陸的控制權意味着什麼?

比特大陸的控制權實際上已經成為一塊肥肉,總部位於北京的比特大陸創立於2013年,創始人為詹克團、吳忌寒。2017年9月,比特大陸獲得來自紅杉資本、IDG資本等5000萬美元A輪融資。2018年6月,比特大陸完成了B輪融資,由紅杉中國領投,估值約為120億美元。到2018年,創立僅僅四年的比特大陸就成為了全球最大的礦機公司、排名僅次於華為海思中國的第二大IC設計公司。

該公司的價值無論按照互聯網金融公司,抑或芯片公司來看待,都是一家行業巨頭。2017年比特大陸實現25億美元收入,9.5億美元凈利潤。而到了2018年,比特大陸該年度的第一季度營收18.7億美元,當季凈利潤高達11.4億美元,凈利率達60%。一個季度的凈利潤高達80億人民幣。

這意味着什麼?比特大陸2018年第一季度的凈利潤規模,已逼近螞蟻金服2018年全年稅前利潤的規模。但是,螞蟻金服的估值是多少?大約為1萬億人民幣。雖然比特大陸無法享受類似螞蟻金服這樣的估值水平,但因詹克團和吳忌寒合計持有比特大陸的股權高達60%,這也足夠他們在公司上市後坐擁數百億美元的財富。

比特大陸去年就開始謀求登陸資本市場。2018年9月份,比特大陸曾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招股書披露,詹克團持有比特大陸36%股份,為最大股東,其次是吳忌寒,持股比例為25.25%。從營收結構看,比特大陸的營收主要來自礦機銷售、自營挖礦、礦池運營、礦場服務。2018年上半年的財報顯示,這四部分的營收佔比分別為94.3%,3.3%、1.5%、0.8%。

“兄弟背後狠捅刀!”區塊鏈首富被第二富開除,比特大陸內鬥白熱化

招股書顯示,比特大陸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的營收分別為1.37億美元、2.78億美元、25.2億美元,經調整溢利分別為4860萬美元、1.1億美元、9.5億美元。從中可以看出,比特大陸的業績與加密貨幣市場的行情密切相關,在數字貨幣牛市的2017年,比特大陸的經調整溢利同比增長760%,但這也可能成為該公司上市失敗的原因,2018年是加密貨幣市場的大熊市,比特大陸的盈利能力也遭到了極大的削弱。

行業與政策變化引發比特大陸的路線圖之爭

比特大陸的權力鬥爭深層次的原因或來自於行業與政策的變化,這次權力鬥爭也將決定二人的財富分配。胡潤研究院去年底發布其《2018胡潤區塊鏈富豪榜》顯示,比特大陸的詹克團和吳忌寒分別以295億元和165億元的財富位列榜首和第二位。

“兄弟背後狠捅刀!”區塊鏈首富被第二富開除,比特大陸內鬥白熱化

公開信息顯示,比特大陸的第二大股東吳忌寒是金融專業出身,在獲得北京大學金融學和心理學的學士學位,先後擔任北京尊盛投資諮詢有限公司的分析師與北京盛世宏明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投資經理,具有多年加密貨幣行業的經驗。相比之下,第一大股東詹克團則是一個具有中科院工科背景的技術男。

比特大陸這種礦機芯片公司的特點,決定了它同時具有金融與科技的兩個特點。根據媒體報道,吳忌寒與詹克團對公司發展方向持有不同意見。金融學專業背景的吳忌寒主張公司繼續開發新礦機,並重倉BCH(比特幣現金),繼續在數字貨幣行業發展,而工科背景的詹克團,希望將公司轉型成為一家芯片製造企業。

與此同時,政策對區塊鏈的態度也在發生改變,就在11月7日,《經濟參考報》11月7日刊發題為《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將與香港金管局開展區塊鏈合作》的報道。文章稱,11月6日,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與香港貿易融資平台有限公司代表在香港簽署《關於兩地貿易金融平台合作備忘錄》,旨在把中國人民銀行貿易金融平台與香港“貿易聯動”平台對接。

據了解,中國人民銀行貿易金融平台於2018年9月上線,旨在利用區塊鏈技術,為進出口企業和金融機構營造互信、便利的國際貿易融資環境。香港“貿易聯動”平台則於2018年10月上線,是由香港12家主要銀行組成的聯盟共同開發的貿易融資平台,同樣以區塊鏈技術為核心,為進行跨境貿易的香港企業提供金融服務。

某種意義上說,數字貨幣今年以來的反彈行情以及政策對區塊鏈的改變,都似乎說明了數字貨幣行業可能迎來某些新的變化,這種變化將區別於以往將數字貨幣列為負能量,但對於技術出身的詹克團而言,體現他在比特大陸絕對影響力的,顯然不是通過數字貨幣這樣看似相對低端的領域來實現他對公司的控制權,而是進一步帶領公司向更高端、技術程度更高的AI新品領域發展。

但對金融學背景的吳忌寒而言,如果比特大陸完全變成了一家高新技術的AI芯片企業,那麼他對比特大陸的影響力就會大大降低,而且,繼續綁定數字貨幣行業以及轉型AI芯片,也決定了比特大陸估值路線圖,因為數字貨幣行業巨大的波動性,比特大陸在前一輪IPO失敗中已經體現該行業的某些問題。那麼,比特大陸能成功轉型為AI芯片公司嗎?這個領域也許需要巨大的資本投入以及可能面臨的轉型失敗,這本身也是一個重大的風險。

本文來自證券時報,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繫編輯刪除。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分享本頁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