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挖礦

逃出淘汰類產業目錄後,各地政府對虛擬貨幣挖礦是什麼態度

自誕生以來,虛擬貨幣挖礦”行業經歷了幾多波折。隨着區塊鏈利好消息傳來,“挖礦”行業會隨風而起嗎?

孕育於虛擬貨幣,“挖礦”產業的發展首先就會極大受制于波動劇烈的虛擬貨幣價格。以第二大比特幣“礦機”製造商嘉楠耘智為例, 2017年比特幣價格從964美元上漲到了14156美元,漲幅高達14倍,該公司2017年利潤相當於2015年的230倍以上。2018年,比特幣價格暴跌至3743美元,跌幅達74%,同年嘉楠耘智凈利潤降幅達67.4%。

另一方面,虛擬貨幣“挖礦”行業更是面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監管。政策的態度決定了潮水的流向與流量。縱觀此前各地發布的政策文件,監管部門對虛擬貨幣以及虛擬貨幣“挖礦”產業的態度並非始終如一。

在淘汰產業的邊緣徘徊

與虛擬貨幣交易所被直接取締相比,“挖礦”產業要好一些,但也時常面臨被清退的風險。

2017年9月,央行、中央網信辦等七部委聯合發布《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要求各類代幣發行融資活動應當立即停止。此後,國內所有比特幣交易平台宣布停止交易業務。

2017年11月,央行副行長、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組長潘功勝在重點地區金融辦主任整治工作座談會上表示,下一步的工作包括讓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挖礦”產業有序退出。

2018年1月,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的文件稱,要積極引導轄內企業有序退出比特幣“挖礦”業務,並要求相關單位每月彙報清退情況。

不僅如此,虛擬貨幣“挖礦”產業還曾險被列入淘汰產業列表中。

2019年4月8日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發布《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徵求意見稿)》(下稱《徵求意見稿》),內容顯示“虛擬貨幣挖礦”為未標淘汰期限或淘汰計劃的條目,為國家產業政策已明令淘汰或立即淘汰。

據澎湃新聞4月報道,瀚一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張凌表示,“虛擬貨幣挖礦”被列入淘汰產業表明國家從頂層政策導向和制度設計上對虛擬貨幣生產過程持否定態度。擬以嚴重浪費資源、污染環境作為切入點,從源頭上、根本性否定虛擬貨幣在國內通過“挖礦”產生的合法性和可能性。

直到今年11月,不被認可的虛擬貨幣“挖礦”產業迎來好消息。

11月6日,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發布《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原列入淘汰類產業的“虛擬貨幣挖礦活動”被刪除。

這一變動或意味着虛擬貨幣“挖礦”的合法性或可能性得到承認。

據澎湃新聞此前報道,全球第二大礦機製造商嘉楠耘智區塊鏈總經理邵建良告訴澎湃新聞,這次調整符合國家的整體戰略規劃。並且在經濟下滑壓力較大的情況下,科技發展成為重要的突破口,“挖礦”背後的芯片技術是經濟發展以及大國競爭的關鍵領域之一,因此也符合國家利益。

內蒙古:清理整頓、有序退出

內蒙古自治區地廣人稀,風能豐富,充足的土地和便宜的電價使得內蒙古自治區成為虛擬貨幣“挖礦”產業的集聚地之一。內蒙古自治區政府也十分重視虛擬貨幣“挖礦”產業的監管和治理。

最新的一則和虛擬貨幣挖礦相關的新聞就來自於內蒙古。

11月11日,內蒙古自治區工業和信息化廳網站再次發布了《關於對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清理整頓情況聯合檢查的通知》(下稱《檢查通知》),要求自治區聯合檢查組赴部分盟市,對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清理整頓情況進行聯合檢查。

根據《檢查通知》內容,檢查的主要內容包括:分析各盟市上報的材料和自治區掌握的相關數據為基礎,重點摸清與實體經濟無關、規避監管、能耗較大,以“大數據產業”為包裝享受地方電價、土地和稅收等方面的優惠政策的虛擬貨幣“挖礦”企業為目的開展此次檢查。

從《檢查通知》看,儘管此次檢查發出時間在國家發改委刪除原列入淘汰類產業的“虛擬貨幣挖礦活動”之後,但其執行內容是內蒙古自治區政府9月發布的清理整頓通知的延續,仍然貫徹落實有序退出的指示,暫未發生轉變。

2019年9月,內蒙古自治區工業和信息化廳發布《內蒙古自治區工業和信息化廳 發改委 公安廳 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 大數據發展管理局關於檢查清理整頓虛擬貨幣“挖礦”企業的通知》(下稱《通知》)文件,要求對虛擬貨幣“挖礦”企業進行清理整頓。《通知》中提到,“挖礦”產業屬於實體經濟無關的偽金融創新,應不予以支持的精神,對該類企業進行清理整頓有序退出相關工作。

在更早之前的2018年1月,繼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達讓虛擬“挖礦”企業有序退出的指示後,據媒體報道,鄂爾多斯市就發布《關於引導我區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有序退出的通知》。

新疆、四川等地態度審慎

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最初是作為雲計算、區塊鏈技術的高科技企業被地區政府所引進。新疆也是引進眾多虛擬貨幣“挖礦”企業的地區之一。

2017年6月12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經信委發布《關於審慎支持比特幣“挖礦”企業的通知》。通知中說,部分地區將專業從事虛擬“挖礦”的企業作為從事雲計算、區塊鏈技術的高科技企業引進,並給予特殊的政策支持。對此,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提醒應謹慎對待。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經信委在通知中表示,從事比特幣生產(“挖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雲計算,不能向社會提供雲應用和雲服務,只是專業從事數字貨幣的生產(“挖礦”),並且比特幣只能在互聯網特定的平台進行,此類企業在本地沒有任何產業也不會發生交易,除了消耗大量電力外,對本地社會經濟發展基本沒有貢獻(包括稅收)。

根據通知,比特幣“挖礦”企業不能享受國家和自治區發展雲計算和大數據產業的相關優惠政策,不能在土地出讓方面享受優惠政策等。

除此之外,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經信委要求各地經濟和信息化主管部門及時對“挖礦”企業摸底調查,並加強監管,做好風險防範

除新疆外,四川省因水電資源富集成為全國最大的比特幣“挖礦”所在地。

四川省政府也針對虛擬貨幣“挖礦”進行了一系列排查。

川報觀察報道稱,2018年7月25日,四川省金融工作局副局長程永革在新聞發布會表示,及時按照國家要求,對“現金貸”、虛擬貨幣“挖礦”以及打着國家戰略旗號開展違法違規金融活動進行了排查,對ICO代幣發行活動、虛擬貨幣交易平台、互聯網外匯交易平台也進行了清理整治。截至2018年4月底,省內4家虛擬貨幣交易平台均按時停止交易,並發布了清退公告。3家代幣發行(ICO)融資平台已停止所有ICO項目,並制定了清退方案、發布了清退公告。22個ICO項目已完成清退。

不過,根據發布會內容,四川省只是完成對虛擬貨幣“挖礦”的排查工作,並未對其進行有序退出或清退。

行業前景仍未明

從各地政府的政策看,各地對虛擬貨幣“挖礦”產業的態度由最早期的“支持引進”變為“審慎”,後來又按照國家要求進一步排查“挖礦”企業甚至對企業進行“清退”。

儘管目前發改委刪除了原列入淘汰類產業的“虛擬貨幣“挖礦”活動”,但各地政府並未立即轉變對虛擬貨幣“挖礦”產業的不支持態度。

不過,結合區塊鏈的春風再起,業內人士還是看好虛擬貨幣“挖礦”產業發展前景。犇睿資本合伙人林維浩表示,在國家監管放鬆後,目前虛擬貨幣“挖礦”產業呈現向好的趨勢,不僅外界關注度上升,而且大資金與人才也在流入。

“只要法規出來了,未來會有更多的資金、機構以合規、風控、含監管的渠道介入‘挖礦’產業,因為它是有清晰現金流的,可估算的投入產出比”,林維浩說。

不過他也補充道:“可能要考慮的就是成本也會比較高,因為合規去做一件事情,相比不合規去做一件事情,肯定是合規的方式成本高很多。”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