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时财经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比特大陆控制权争夺战

全球最大矿机生厂商比特大陆两位创始人之间的争权大戏正在全面拉开。

10月29日,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突然发难另一位创始人詹克团,试图通过一系列举措将詹克团从比特大陆彻底赶出去。

根据工商资料显示,10月28日,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由詹克团变更为吴忌寒,而跟随吴忌寒多年的葛越晟出任新的监事。

颇具戏剧性的是,此时,詹克团正以比特大陆董事长身份参加2019深圳公共安博会,并在安博会开幕前发布了最新版AI服务器,雄心勃勃地进军视频图像智能分析领域。等到詹克团听闻自己将要被罢免的消息,匆忙赶回北京时为时晚矣,进入公司的权限已被封锁。

面对吴忌寒突如其来的“逼宫”,詹克团显然准备不足。为此,詹克团沉默十天之后,终于在11月7日发布公开信作出回应。他声称自己在事发前毫不知情,但会通过法律途径尽快回到公司,结束这段非常时期,恢复公司的正常秩序。

“吴忌寒强势回归的直接原因,就是詹克团在经营管理上的混乱。”一位与吴忌寒和詹克团颇为熟悉的比特大陆前高管梁启源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2018年初,詹克团找来有华为公司背景的HR负责人,对比特大陆的组织体系进行彻底改造,参考华为的组织架构让研发人员去做HR,HR去做销售,销售去做财务。

今年9月,詹克团再次开始新一轮企业管理结构调整,很多比特大陆老员工不堪其扰,纷纷被迫离职。

比特大陆控制权争夺战

正当两位创始人忙于争夺控制权之时,号称全球第二大比特币矿商嘉楠耘智于10月28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了招股说明书,拟募资4亿美元。

而在矿机市场神马矿机今年销量表现优于蚂蚁矿机,矿池方面先后被Poolin和F2Pool超过。

尽管比特大陆在矿圈行业被称为综合实力第一,但比特大陆内部控制权的争夺能否让其保持市场地位,尚难预料。

“政变”始末

10月27日,比特大陆董事长詹克团亲自率团去深圳参加2019深圳安博会。让詹克团完全没想到的是,一场针对他的“政变”正在2000公里外酝酿着。

吴忌寒选择突袭詹克团的时机十分巧妙。10月29日中午,吴忌寒以比特大陆创始人、比特大陆集团董事会主席、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的身份发出第一封全员邮件,宣布解除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即刻生效。

比特大陆控制权争夺战

2017年8月10日,吴忌寒(右)在北京比特大陆总部。图/视觉中国

此外,吴忌寒还在全员邮件中表示,比特大陆任何员工不得再执行詹克团的指令,不得参加詹克团召集的会议,如有违反,公司将视情节轻重考虑解除劳动合同;对公司经济利益造成损害的,公司将依法追究民事或刑事责任。

紧接着,吴忌寒发出突袭詹克团的第二封全员邮件,内容为解除现任HR负责人王治的职务,重新任命原HR负责人索超,并宣布召开员工大会。据前述比特大陆前高管梁启源透露,被解除职务的王治系詹克团从华为公司挖来,而重新担任HR负责人的索超则是此前跟随吴忌寒创业的元老级员工。

在随后紧急召开一个多小时的员工大会上,吴忌寒开始做全体员工的思想工作。他从比特大陆创业故事讲起,一一解释公司发展背后的战略决策,历数詹克团决策上的“疯狂行径”,例如将不成熟的10nm芯片流片量产,导致公司损失15亿美元等。

“我必须回来拯救这家公司。”吴忌寒批评詹克团极度缺乏商业经营管理的能力。

一位比特大陆前员工猜测,由于比特大陆股权结构采用VIE架构,北京比特大陆公司由香港比特大陆公司全资控股,吴忌寒很有可能是凭借后者执行董事职位更换了北京比特大陆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

对此,詹克团表示“很尴尬”,他称自己一直在埋头搞技术、做产品、拼业务,不知道身为比特大陆创始人、第一大股东,在因公出差和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其在政府部门登记的法定代表人的身份可以被突然变更。

在一封《让我们一起努力,共渡比特大陆非常时期》的公开信中,詹克团不无伤感地比喻道,“当巨变来临的时候我才知道,在影视剧里发生过无数次的,被自己曾经最信任的合作伙伴、一起奋斗的‘兄弟’,背后狠狠捅刀的桥段真的会发生。

很多人同样没想到,吴忌寒与詹克团之间会走到这一地步——一个被誉为“比特币布道者”,一个被称作“区块链首富”。他们曾是投资者口中专业互补的创业典范,如今却陷入“兄弟阋墙”、倒戈相向的尴尬境地。

路线之争

2005年,吴忌寒从重庆重点高中南开中学毕业,考入北京大学经济学院,辅修了第二专业心理学。2009年本科毕业后,吴忌寒就进入一家投行做起风险投资分析师工作,并很快成为一名投资经理。

2011年,吴忌寒的命运从接触比特币开始改变。也许是基于对比特币的好奇和热爱,他将几乎所有零花钱都拿来买比特币,投行的其他同事也会让他代买比特币。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在投行跟随吴忌寒实习的葛越晟,后来一路追随他来到比特大陆。比特大陆前高管梁启源透露,在比特大陆创业早期,吴忌寒和詹克团都没有太多资金,葛越晟家族投资了很多钱,家族很多人都是股东。后来,这笔投资也让葛越晟一跃成为“90后首富”。

也是在2011年,吴忌寒结识了来自广西国土资源规划院的工程师刘志鹏(长铗),他们一起凑钱办了一个比特币资讯网站,即巴比特。如今,巴比特已是国内最知名比特币资讯网站之一。吴忌寒在巴比特发的第一篇专栏文章,就是他用比特币在中国购物的经历。2011年底,吴忌寒翻译了中本聪的那篇创世论文,让他成为比特币在中国最早的布道者。

2012年8月,被比特币世界称为“烤猫”的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学生蒋信予在深圳成立公司,宣布制造ASIC矿机的计划,并通过一个“虚拟IPO”项目在线筹款,按照0.1比特币一股的价格,发行了16万股,购买购票者可以分红。

看到这一消息,吴忌寒买了15000股烤猫公司的虚拟股票,成为烤猫矿机的早期重要投资人。2013年,烤猫矿机取得了重大成功,却面临着国内阿瓦隆矿机的激烈竞争。与此同时,国外Bitfury团队成功研发出全定制的挖矿芯片,其功耗极低,让烤猫公司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这让吴忌寒意识到自主研发芯片的重要性,于是决定要成立矿机制造工作。

可是,经济学和心理学出身的吴忌寒并不懂技术,他需要一个技术合伙人。吴忌寒从名片夹里找到詹克团的名片,这张名片是他3年前在北京街头收到的。当时,詹克团手下的业务员主动上前推销业务,就这样詹克团进入吴忌寒的视野。彼时吴忌寒需要一个芯片设计师,他第一个想到的是詹克团。于是,吴忌寒将对比特币的了解通过邮件发给詹克团。

詹克团先后就读于山东大学和中科院微电子研究所,曾在清华大学信息技术研究所担任研发工程师。吴忌寒找到詹克团时,他正在运营一个名为DivaIP的创业公司,主要经营机顶盒芯片业务。

詹克团回忆道:“我花了两个小时阅读维基百科上有关比特币的内容,我意识到比特币是具备发展潜力的,所以我毫不犹豫决定加入。”最后,詹克团召集机顶盒芯片团队加入比特大陆。

从两人的学习和工作背景可以看出一些差异。现年40岁的詹克团被称为比特大陆的“技术大脑”,拥有15年集成电路行业的管理及营运经验。他曾在6个月时间就开发出比特币第一代矿机,能效远超同行,打下了比特大陆的业界基础。

由此,舆论将吴忌寒称为“市场派”,而詹克团则被称为“技术派”。此前就传出两人对公司发展的侧重点不同,彼此都想把比特大陆引向自己熟悉的方向。“吴忌寒主张公司继续开发新矿机,并重仓BCH(比特币现金),继续在数字货币行业发展;而技术出身的詹克团,则希望将公司转型成为一家芯片制造企业。”

知情人分析认为,两人的内斗或源于路线之争,即市场派与技术派决裂。

起死回生

2013年,比特币价格疯涨,开启新一轮牛市。从25美元涨到260美元,比特币只用了不到三个月,就翻了10倍。由于比特币价格波动加大,所以时间至关重要。比特大陆必须加快产品推出速度,才能把握此轮牛市获利的机会。

当时,比特币矿机市场长期由嘉楠耘智和Bitfury霸占。詹克团凭借十几年芯片研发经验,从草拟想法到完成产品总共只花了半年时间,就带领团队实现了各项技术突破,自主研发出55nm挖矿芯片BM1380。2013年11月,比特大陆推出了第一代蚂蚁矿机(AntMiner S1),性能大幅优于同期市场份额第一的阿瓦隆矿机。

在上述公开信中,詹克团这样来回忆当时研发的辛苦,“我记得,研发第一代芯片时,服务器过热死机,半夜起床去开机;我记得,测试第一代芯片时,在深圳连日彻夜奋战的情形;我记得,捧着第一台S1矿机的合影;我记得,当芯片技术指标山穷水尽疑无路时,团队兄弟们多次欲以头撞墙的痛苦。”

此后,詹克团领导技术团队不断将蚂蚁矿机更新换代。在短短两年时间里,蚂蚁矿机就从S1迭代到S4。

吴忌寒曾表示,“2014年,我们的业绩飞涨。团队的执行能力始终让人称赞,我们用两年的时间做了四款芯片,每次芯片一出来就能及时生产出矿机。”

事实上,比特币价格在2013年11月到达高位后,就再也支撑不住。随后位于日本的全世界最大的交易中心Mt. Gox发生欺诈事件,更是成为比特币价格崩盘的导火索。

从2014年开始,比特币又进入长达两年的熊市。价格暴跌、信仰崩塌,曾经潮水般涌入的人群,也开始迅速退场。

曾经,比特币价格飞速上涨时,矿机生产中巨大的利润让资本接踵而至,创业者相继跑步进场。除了比特币矿机,莱特币矿机也开始出现。一时间,龙矿矿机、比特花园矿机、氪能矿机、宙斯矿机、银鱼矿机、西部矿机……几十家矿机厂商竞相角逐。

如今,当市场陷入长期熊市时,挖矿成了不划算的生意。没有人愿意花费昂贵的电费,去挖一大堆价值不断下降的数字货币。全网算力出现滞涨,矿机销售面临断崖式下跌,各大矿机厂商迎来大洗牌,只剩下比特大陆、嘉楠耘智等少数几家矿机厂商。

更令人唏嘘的是,矿机研发先驱烤猫在2015年突然消失,至今杳无音讯。有人怀疑,烤猫被谋杀了;有人认为,他只是隐藏起来;还有人说他有抑郁症,需要靠药物缓解,种种猜测充满了比特币论坛。

比特大陆在长期熊市中,几乎也接近破产边缘。吴忌寒为筹措资金,卖掉此前积攒的比特币,来保证研发和投片的继续。此时,詹克团正在研究比特大陆第五代采矿钻机Antminer S5,其与S1相比减少了约三分之一的功耗。

“随着比特币的价格上涨,矿工们回到了矿场,Antminer S5也成为其挖矿工具。当时,其他矿机厂商没有持续投入研发,第五代蚂蚁矿机S5成了最好的矿机,一下子让比特大陆起死回生。”一位比特大陆矿机业务渠道商称。

矛盾公开

早在2018年9月26日,比特大陆就宣布赴港上市,从而揭开了这家矿机巨头的神秘面纱。

比特大陆以矿机业务起家,在全球矿机市场份额占比近七成。招股书显示,比特大陆收入主要来源是矿机销售、矿池联运、矿场服务、自营挖矿四大业务。凭借这四大主营业务,比特大陆的收入和利润在2017年增长较快,并在2018年上半年达到了巅峰值,调整后净利润高达9.52亿美元。

从收入角度看,比特大陆2017年的总收入为25.18亿美元,较2016年的2.78亿美元增长806.95%。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的营收分别为25.17亿美元、28.45亿美元;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的净利润分别为7.01亿美元、7.42亿美元,调整后净利润均为9.52亿美元。

从业务构成看,尽管比特大陆并不局限区块链领域,而是寻求双线布局AI领域,但依旧难掩公司过度依赖“挖矿”业务的现实。招股书显示,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矿机销售收入为26.84亿美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94.30%。

正因为如此,比特大陆的业绩很大程度上与比特币价格直接挂钩,这也导致比特大陆最终梦碎港交所。

对此,港交所总裁李小加曾侧面回应称,港交所的核心原则是上市适应性。言外之意,即是比特大陆上市不符合上市适应性。

果然,到2018年下半年,全球加密资产市场彻底转熊,比特币价格从高峰时的近20000美元跌至不足4000美元,跌幅高达80%。而吴忌寒一直支持甚至投入巨额资金的BCH在11月硬分叉后的价格,大幅缩水至不足200美元。

加密资产市场的大溃败,直接导致矿机销售业务惨淡,降价、促销也难掩颓势。面临行业寒冬和监管的双重挤压下,比特大陆面临着主营业务急剧下滑的处境。自2018年四季度以来,比特大陆更是不断传出陷入巨亏、砍掉边缘业务、大规模裁员、高层不和等负面传言。

币价大跌,矿企库存高企,芯片流片失败,AI芯片无法产生收入,BCH分叉,上市失败,诸多问题一起爆雷在2018年下半年,比特大陆迎来最困难时刻。据梁启源透露,公司账上现金流最少的时候只有千万级别。

“就在那天,我们接到供应商的电话,要求公司结清应付账款。北京银行已经同意给我们的贷款额度在第二天就被削减了。”谈及此事,吴忌寒在员工大会上不禁感慨:“如果不是比特币价格在随后几个月反弹……公司可能没办法撑过去年冬天。”

重压之下,比特大陆开始砍掉边缘业务,并进行大规模裁员。2018年12月以来,比特大陆裁撤了开源社区、区块链金融、AI机器人等尚未盈利的创新业务。比特大陆近3000人的团队也裁到了1700多人,裁员比例超过50%。

然而,在2019年初的年会上,詹克团回答员工关于BCH的提问。他说,未来要客观中立地对待各类币种。吴忌寒立马上台反驳:你的矿机失去竞争力,被抢走了市场,为什么要怪到BCH身上。

“场面极其尴尬,矛盾已经公开化。”一位比特大陆内部员工透露。

控制权争夺

从一开始,吴忌寒和詹克团决定效仿谷歌,实行联合CEO制度。在很多投资人的故事里,吴忌寒和詹克团象征着偶遇、相知、互补、成功的创业典范。

利用不同专业背景进行互补,在业务上,两人有着很明确的区分。吴忌寒负责投资、矿池、矿场、矿机销售,詹克团负责技术、供应链、生产、AI,人力、财务、法务等则是向两人共同汇报。

创立之初,吴忌寒和詹克团达成一份奇怪的对赌协议,即是不给詹克团工资,而是当詹克团研发出矿机芯片后,就给技术团队60%的股份。随着蚂蚁矿机不断迭代更新,詹克团都能获得股份激励,逐渐詹克团持有股份越来越多,最终成为比特大陆的第一大股东。

不过,吴忌寒对于詹克团的股份激励颇有微词。吴忌寒承认自己答应,每一次矿机芯片达到指标,就给詹克团团队一定股份。但在10月29日比特大陆全员大会上,吴忌寒攻击詹克团把绝大多数股份占为己有,而没有分给团队,这是他成为大股东的原因。

随着双方矛盾逐渐公开化,吴忌寒和詹克团开始互相指责对方战略失误。詹克团攻击吴忌寒做BCH,导致公司亏损;吴忌寒攻击詹克团把技术人员调去AI,所以矿机失去竞争力,被神马芯片超越。

无论是吴忌寒支持BCH,还是詹克团支持AI。这两个战略举措都很烧钱,同时又没有带来什么收入。在全员大会上,吴忌寒透露,詹克团因为接连芯片流片失败,导致公司亏损15亿美元,他在BCH投资上只亏了8亿美元。

以BCH为例,在2017年BTC硬分叉后,比特大陆放弃了挖取比特币的利润,投入了许多算力去挖BCH,同时又将不少BTC换成BCH去拉盘。实际上,BCH的价格远远不如BTC。截至2019年11月11日,一枚BCH的价格仅为312.02美元,不足BTC的三十三分之一。显然,吴忌寒押注BCH的战略判读出现失误。

此外,吴忌寒和詹克团在AI业务上也有分歧。詹克团想在AI业务上加倍投资,吴忌寒则认为这个想法简直“疯狂”,毕竟这跟挖矿没有直接业务关系。吴忌寒称,詹克团甚至还想让深圳的财务人员进行AI产品的销售工作。

吴忌寒觉得这根本不切实际:“那谁来负责我们在深圳的财务工作?我们将如何呈现IPO的财务数据?”他接着补充说:“(詹克团)还要招聘300名应届毕业生?我们现在有多少员工?如果一次性招这么多人,我们有足够的资源来培训他们吗?”

目前,关于比特大陆控制权的争夺尚无最终定论“从当前形势看,吴忌寒占据较大优势,当然詹克团并不是毫无机会,关键是看谁可以获得中小股东和背后投资人的支持。比特大陆前高管梁启源分析道。

本文来自中国新闻周刊,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