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挖礦

解讀發改委新規:虛擬貨幣挖礦,是被允許還是被兜底進了限制類或淘汰類?

解讀發改委新規:虛擬貨幣挖礦,是被允許還是被兜底進了限制類或淘汰類?

作者:張凌,瀚一律師事務所合伙人

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所在機構意見。文中內容不構成法律意見和投資建議。如需轉載或引用本文的任何內容,請列明作者姓名。

作者按:發改委最新發布的《產業結構調整目錄》未將虛擬貨幣挖礦列為淘汰類,那究竟是被歸為允許類了,還是可能被兜底進限制類或淘汰類?

“虛擬貨幣‘挖礦’活動(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生產過程)”曾在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發改委”)於2019年4月8日發布的《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徵求意見稿)》(“《徵求意見稿》”)中被列為淘汰類,但該條目在2019年8月27日第2次委務會議審議通過、2019年10月30日正式公布的《產業結構調整目錄(2019年本)》(“《目錄》”)中不見蹤影。

在《徵求意見稿》剛出台時,筆者曾在《虛擬貨幣挖礦行業將走向何方——簡評發改委新規》中簡要評析了新政如果落地對礦企的影響。在《目錄》公布後,有一些礦圈朋友前來諮詢正式版文件的影響,表示當前很多說法都認為《目錄》未將虛擬貨幣挖礦列入淘汰類說明國家對虛擬貨幣挖礦不再持反對態度,甚至認為虛擬貨幣挖礦企業的春天到來了。

根據筆者對《目錄》相關條款的理解和所了解到的現實情況來看,《目錄》未把虛擬貨幣挖礦明確列在淘汰類之列,對礦圈來說總體應該算是好事,至少沒有白紙黑字得禁止,多少會有生存的空間和餘地。

但是,不知道諸位注意到沒有,《目錄》延續了《徵求意見稿》中的一個設置——在淘汰類和限制類中都有兜底性條款;而虛擬貨幣挖礦企業的主要所在地之一——內蒙古的監管部門在《目錄》出台後仍在繼續針對虛擬貨幣挖礦企業開展清理整頓的監管行動。那麼,虛擬貨幣挖礦到底是被允許了,還是被兜底進了限制類或淘汰類?

 

1.《目錄》中的兜底條款

根據《國務院關於發布實施〈促進產業結構調整暫行規定〉的決定》,《目錄》由鼓勵類、限制類和淘汰類三類目錄組成;不屬於以上三類,且符合國家有關法律、法規和政策規定的為允許類,允許類不列入《目錄》。

筆者注意到,《目錄》下的限制類和淘汰類中都有一個內容相同的兜底性條款:不符合《大氣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節約能源法》《安全生產法》《產品質量法》《土地管理法》《職業病防治法》等國家法律法規,不符合國家安全、環保、能耗、質量方面強制性標準,不符合國際環境公約等要求的工藝、技術、產品、裝備。

發改委產業發展司負責人在近日答記者問中提到了國家在《目錄》中設置該等兜底條款的原因:對現有條目不能完全覆蓋,且不符合法律法規和行業標準的,在限制類和淘汰類中分別設置了兜底條款。[1]

從兜底條款的行文來看,筆者理解,如果某項工藝、技術、產品或裝備不符合以下任何一個或多個要求,即有被歸入限制類或淘汰類的可能性:

(1) 不符合《大氣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節約能源法》《安全生產法》《產品質量法》《土地管理法》《職業病防治法》等國家法律法規;

(2) 不符合國家安全、環保、能耗、質量方面強制性標準;

(3) 不符合國際環境公約等要求。

具體到虛擬貨幣挖礦,《目錄》未在任何條目下列示,究竟是意味着被歸為允許類了,還是可能落入限制類或淘汰類?對照上述兜底條款下的內容,從目前大多數礦企的用地、用電、能耗、環保、安全等經營現狀來看,恐怕很難說歸為允許類。

 

2.內蒙古的相關監管政策和行動

內蒙古自治區因為電力資源豐富,歷來為虛擬貨幣挖礦企業的集中地之一。根據公開信息,截至目前,對於當地虛擬貨幣挖礦企業的整治,內蒙古至少出台了兩個通知:一個是2019年8月30日內蒙古自治區工業和信息化廳、內蒙古自治區發改委、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內蒙古自治區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內蒙古自治區大數據發展管理局等五部門聯合下發的《關於檢查清理整頓虛擬貨幣“挖礦”企業的通知》(內工信信軟字(2019)384號)(“384號文”),另一個則是2019年11月11日內蒙古自治區工業和信息化廳發布的《對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清理整頓情況聯合檢查的通知》(“聯合檢查通知”)。

(1)384號文下的要求

根據筆者所見到的384號文的內容(未公開發布),包括內蒙古發改委在內的五部門對其下屬的各盟市工信局、發改委、公安局、金融辦、大數據局提出要求,指出虛擬貨幣挖礦產業屬於實體經濟無關的偽金融創新,應不予支持,決定在內蒙古全區開展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清理整頓有序退出相關工作;並且,在檢查相關要求下的“健全制度、源頭治理”這一條中要求將虛擬貨幣挖礦企業列入限制類產業目錄。

值得玩味的是,2019年4月8日發改委公布的《徵求意見稿》將虛擬貨幣挖礦列入了淘汰類;8月27日已通過發改委常務會議審議的《目錄》淘汰類中刪除了該條目;而事隔三天後的8月30日,包括內蒙古發改委在內的相關部門聯合發布的384號文中要求將虛擬貨幣挖礦企業列入限制類產業目錄。

儘管當時實際已經審議通過的《目錄》沒有再明文提及虛擬貨幣挖礦,內蒙古當地的發改委及其他部門也並沒有權限調整《目錄》的內容、將虛擬貨幣挖礦加入限制類,但是內蒙古在那個時點出台的監管政策,或許可以說明發改委這一支從國家到地方的監管系統,以及內蒙古地方上聯合出台該政策的其他相關部門,都對虛擬貨幣挖礦總體上抱有不予支持的監管態度。

(2)聯合檢查通知下的要求

根據2019年11月11日內蒙古自治區工業和信息化廳發布的聯合檢查通知,內蒙古將按照384號文的部署,由自治區聯合檢查組赴部分盟市,對虛擬貨幣“挖礦”企業清理整頓情況進行聯合檢查,重點摸清與實體經濟無關、規避監管、能耗較大,以“大數據產業”為包裝享受地方電價、土地和稅收等方面的優惠政策的虛擬貨幣“挖礦”企業為目的開展此次檢查。自治區制定統一“挖礦”企業檢查技術標準,檢查組在全區檢查時按照統一標準進行檢查。對無故阻擾和不配合檢查組正常開展檢查工作的個別公司按“挖礦”企業論處,造成惡劣影響的要追究企業應承擔的法律責任。

筆者注意到,聯合檢查通知的出台時間在《目錄》的公布時間之後十多天,而且聯合檢查通知明確提到了相關部門對虛擬貨幣挖礦企業開展聯合檢查的依據是此前發布的384號文。由此可見,即使《目錄》未將虛擬貨幣挖礦明確納入淘汰類或限制類,但是內蒙古自治區工業和信息化廳新近出台的政策(聯合檢查通知)實際上仍與當地此前的政策(384號文)一脈相承,其已經開展的監管行動還在繼續推進,內蒙古相關政府部門對虛擬貨幣挖礦仍然總體上持有不予支持的態度。

虛擬貨幣挖礦沒有被發改委的《目錄》明文列入淘汰類,也沒有被列為限制類或鼓勵類,這是否意味着當然就屬於允許類,還是被兜底進了限制類或淘汰類?目前來看,難以一概而論。

從內蒙古相關部門在《目錄》公布後發布的最新政策和採取的行動來看,筆者理解,虛擬貨幣挖礦從《目錄》的淘汰類中刪除,不意味着礦企從此可以走上康庄大道,對很多礦企來說,甚至也不意味着生門的打開。

《目錄》的兜底條款像是一個口袋,能不能裝入這個口袋,有法定的標準,也有解釋的空間。法定標準就是企業的污染防治、能源節約、安全生產、產品質量、土地管理、職業病防治等方面是否合規,工藝、技術、產品或裝備是否符合國家安全、環保、能耗、質量方面的強制性標準,是否符合國際環境公約等要求;而解釋空間在於各地政府機關對上述法定標準的具體掌握和執行力度。

在國家鼓勵區塊鏈技術發展的大背景下,在區塊鏈與虛擬貨幣常常互相交織的場景中,當前《目錄》不提虛擬貨幣挖礦,體現了監管進可攻、退可守的靈活性。兜底的口袋已經有了,扎不扎、怎麼扎、扎多緊,監管層自會拿捏。

[1] 國家發展改革委產業發展司負責人就《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答記者問:http://www.gov.cn/zhengce/2019-11/06/content_5449198.htm

本文來自巴比特,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