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时财经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区块链强监管时代,几家欢喜几家愁

区块链强监管时代,几家欢喜几家愁

随着币安、抹茶的相继中枪,交易所们仿佛又回想起了94事件前后来自监管的巨大压迫力。
 
区块链行业的强监管时代就要来了!——这句话早已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圈内人当下的切肤感受。
 
“严打”、“接受”、“支持”,围绕着监管方的这三种态度,圈内不同领域的从业者们也表现出了各不相同的悲喜。
 
– 01 –
首当其冲的交易所们
 
自2017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来一直颇受打压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们,无疑也是新一轮强监管浪潮中最先遭受“围剿”对象。
从本月初开始,一场针对国内灰色加密货币以及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的清理整顿行动正在包括北京、上海、东莞、杭州等在内的多个地区相继开展。
 
11月15日,上海市金融稳定联席办和央行上海总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摸排整治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通知》中称:“近期,借区块链技术的推广宣传,虚拟货币炒作有抬头迹象,为防范死灰复燃,根据国家互金整治办相关部署,各区整治办需对辖内虚拟货币相关活动进行摸排。”
 
《通知》还特别强调,上海各区的摸排工作需在11月22日之前完成,一旦发现涉及违规加密货币交易的企业,必须立即督促整改或退出,打早打小。在政策压力的加快加紧下,该市的交易所,尤其是小规模交易所的运营和存续将会十分艰难。
 
东莞市对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打击政策更加严格。东莞市金融工作局11月8日公开要求:“任何所谓的代币融资交易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不得买卖或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代币或“虚拟货币”,不得为代币或“虚拟货币”提供定价、信息中介等服务。”
 
东莞市金融工作局的做法几乎是全方位地禁止了任何有关加密货币交易的行为,除此之外,东莞市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也将通过发行加密货币来吸收公众资金的行为统一定性为了并非基于区块链技术,而是炒作区块链概念的非法集资。
 
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大约在同一时期也发布了《关于交易所分支机构未经批准开展经营活动的风险提示》的公告,公告中虽未明令指出要围剿虚拟货币交易所,但仍明确指出金融资产交易所分支机构在京开展经营活动属于违规经营行为。
 
最近这段日子,我们也的确能够切身感受到监管趋向严格所带来的影响和冲击。
 
就在上周,BIKI交易所便因为频繁上线空气币、诈骗币以及双十一的过度营销而被财经网、证券时报等媒体点名,随后又相继爆出员工离职和用户提现出现挤兑等新闻,外界甚至几度传出BIKI已经接近崩溃边缘。
 
刚过去不久的周末,抹茶交易所也出现了与之类似的“危机”。有消息称,在由互联网金融协会联合央行发起的国内交易所清缴行动中,依靠共振币、空气币等成为交易所新秀的抹茶已经被有关部门盯上,一些社群里也流传着抹茶现已无法提币的传闻。
 
尽管抹茶官方后来回应称,这一系列事件是一场对抹茶有预谋的抹黑,但仍然有许多用户在恐慌之中匆忙将币提出。
 
即便是规模大如币安的头部交易所,也无法完全规避来自监管的束缚。
 
11月13日晚,币安官方微博显示:因该账号违反法律法规和《微博社区公约》,现已无法查看。值得关注的是,在币安官方微博被封的同时,其账号内显示内容和粉丝数也被清零。有业内人士认为,币安此次或许是受到了比较严厉的处罚措施。
 
区块链强监管时代,几家欢喜几家愁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尽管目前尚未有权威统计显示我国市场环境中究竟有多少家交易所,但有消息称,从国内当下的情况来看,交易所的数量可以以万为单位。
 
不少从业者都提到,开设数字资产交易所的门槛极低,甚至一个人都可以开,只要一个交易所源码,注册服务器部署,买个域名就可以了,现在最简易的交易所就是一套代码,直接买就可以。
 
按照当前日趋严格、打早打小监管态势,这些数以万计的交易所未来的命运,还是一个未知数。
 
据知情人士所述:“国内强监管下,不同交易所有不同反应。如几家头部虚拟资产交易所已将实际开展交易所业务的主体公司和法律关系移至国外,留在国内开展的业务为‘无币’业务;而另一部分小型交易所,本身就有集资、传销这类不太合规的业务,尽管他们也知道早晚会被监管,但还是想趁着在法律条款正式落地前打一波‘擦边球’,能赚一点是一点。”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所有的交易所们都不得不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题——在监管的束缚下转正,或者逃至海外,又或者就此消亡。
 
 
– 02 –
重拾认可的挖矿产业
 
不同于忧心忡忡的交易所运营者们,挖矿从业者的日子在监管政策转向后反而好过了一些。
 
在中央将区块链技术上升至国家战略级别后不久,挖矿便摘掉了“被淘汰产业”的帽子,而在半年前的4月份,挖矿还赫然出现在由国家发改委拟定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征求意见稿)》中的“淘汰类行业”名单里。
 
所谓的“淘汰类行业”,即无法得到任何来自政府的支持和补贴,甚至随时有可能被取缔的行业。尽管当时这份包含有数百个行业的名单还只是一个拟定版,但仍然引发了不少挖矿从业者的恐慌和担忧——挖矿这样一个具有高额产值并且很大程度由中国企业主导的行业会不会就此在国内凋零。
 
 
然而在11月6日的正式版本中,挖矿没有出现在“淘汰类行业”的最终名单上。纽约时报曾就发改委的这一举动致电相关官员来获悉具体的原因,但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复,不过这其中的原因或许并不难以猜测。
 
此前,监管方对于挖矿的顾忌主要在于矿机过高的电力消耗。然而,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随着信息时代和互联网经济热潮的到来,世界上诸多国家的工厂活动都在逐渐减少,对于重工业发达的中国,这一现象则更加显著,这也就意味着空闲的工业电力更充足、也更便宜。
 
有经济分析专家还指出,在我国迎来经济增长放缓时期的关头,素来有着较高产值的挖矿行业能够为我国国民带来不少就业岗位和收入提升。另外,由于比特币的国际流通市场广泛,挖矿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能增加我国的对外贸易收入。
 
当然,挖矿从业者也不能太过于乐观,毕竟国家对于挖矿的态度只是从“淘汰”转变为了“接受”或“认可”,还远远未及“支持”的地步。
 
我国对于比特币及其衍生经济一直持较为谨慎的态度,在数字货币这一事物上的发展愿景也与比特币的宗旨——去中心化背道而驰,这一点从我国政府和央行正在积极探索、开发的央行数字货币就能看出。
 
此外,在双十一当天,作为枯水期矿场主力军的内蒙古还发布了关于对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清理整顿情况联合检查的通知。
 
通知称,按照《内蒙古自治区工业和信息化厅发改委公安厅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大数据发展管理局关于检查清理整顿虚拟货币“挖矿”企业的通知》,对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清理整顿情况进行联合检查。
 
 
– 03 –
发展面向实体经济
 
如果说有哪个行业或者产业板块在这波政策利好的天平中享受到了最大倾斜,那么一定非实体经济和政务民生建设莫属。
 
据统计,自领导讲话以来,已有10个省份、12个城市为区块链发声或出台相关扶持政策。其中,几乎所有的省市都将区块链与人工智能、物联网的结合绑定为了重点发展对象;包括湖北省、河北省、江西省、山西省、浙江省、长春市、长沙市、杭州市、深圳市、广州市在内的10个省市强调了区块链在商品经济中的应用;除山东省、云南省、云溪市、焦作市以外的其余省市也都明确了将区块链与政务、民生、社会基础建设结合的发展战略。
 
以山西省为例,今年10月30日,山西省科技厅面向全省征集区块链关键技术建议,并且特别强调区块链技术在各领域的应用研究方兴未艾,未来极有可能会深刻地改变山西的能源产业,推动山西能源革命。
当地纸媒山西日报分析称:“10月27日,国家电网公布,国网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已经正式成立。下一步,国网区块链公司将借助区块链最强大的行业泛在连接能力、最灵活的资源优化配置能力、最高效的价值共创共享能力,赋能枢纽型、平台型、共享型企业发展,全面助力“三型两网”世界一流能源互联网企业建设。”
 
山西方面坚信,虽然区块链在能源领域的应用案例较少且规模较小,并且实际运营经验不足,但是区块链在未来能源领域具有广泛的应用潜力,正成为当今能源领域的一个重要应用方向。
 
天津市也将区块链对实体经济的赋能上升到了非常高的高度。据科技日报上周的报道,自2018年以来,在海关总署与天津海关、天津口岸办的共同努力下,联合贸易、物流、金融、科技各单位,于2019年4月17日率先实现全球第一个国家、全国第一个城市、全国第一个地方关区,将区块链应用于跨境贸易全流程。
 
天津海关副关长王利兵对此表示:“不仅区块链技术平台实现了落地运行,而且区块链平台上的金融创新、监管创新都得到了落地和验证。”科技日报将之总结为:跨境贸易+区块链=效率和信用。
 
政务民生建设的典型案例则有北京市海淀区的“海淀通”。据新京报消息,海淀区今年推出了依托区块链技术的全区统一政务服务APP“海淀通”。“海淀通”将面向企业、个人提供覆盖区级和街镇两级1600余项事项网上办理。
 
根据新京报记者日前的追踪报道,随着北京优化营商环境3.0版改革政策的出台,以“海淀通”为代表的“区块链赋能事务办理”已基本实现了“一网通办、一次填报、一个环节、一天办完”。

本文来自哔哔News,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