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时财经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嘉楠耘智赴美IPO之路,矿机收入下滑,AI转型初见成效

嘉楠耘智最新招股说明书,公司计划于11月21日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CAN”。
在最新一版的招股书中,嘉楠耘智将自己定性为一家聚焦AI芯片研发生产的“半导体公司”和“领先的超级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而非简单又敏感的“矿机厂商”。
嘉楠耘智此次拟发行1000万股ADS,拟募集金额由之前定下的最高不超过4亿美元,调整至9000万-1.1亿美元,每股定价9-11美元,较前次港交所IPO申请时大幅缩水,大约减少七成。
花旗、华兴资本、招银国际、Galaxy Digital、华泰证券、老虎证券、商海通国际证券为本次上市承销商。据老虎证券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嘉楠耘智的打新通道已上线,最低申购数量为100股。按当前发行价区间计算,打新最低门槛约为1320美元,其申购通道将在上市前一天关闭。
对于嘉楠耘智即将开启认购一事,参与私募的投资机构称,目前嘉楠耘智份额十分紧张,已超额认购一倍。
即将迎来高光时刻的嘉楠耘智,此前却曾三次折戟资本市场。
上市坎坷路
早在2016年6月,嘉楠耘智试图“借壳”A股上市公司鲁亿通。当年鲁亿通公告拟作价30.6亿元收购嘉楠耘智现有14名股东手中的全部股权,但计划并未成功。最后因市场环境和监管政策变动终止交易。
一年后的2017年8月,嘉楠耘智又退而求其次欲挂牌新三板,在被多次问询后最终主动放弃。
2018年5月,嘉楠耘智拟以红筹形式在香港主板上市。6个月后,港交所官网将嘉楠耘智的上市申请归为“失效”一类。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称,“矿机商不符合港交所‘上市适应性’的核心原则”。
李小加如是解释上市适应性原则:“港交所的IPO核心原则是上市适应性,即拟上市公司给投资者介绍出来的业务模式是否适合上市?比如过去通过A业务赚了几十亿美金,但突然说将来要做B业务,却还没有任何业绩。或者说B业务模式更好,那我就觉得当初你拿来上市的A业务模式就没有持续性了。还有就是监管之前不管,后来监管开始监管了,那你还能做这个业务,还能赚这个钱吗?” 
嘉楠耘智在资本市场连续遭遇闭门羹,究其原因是当前监管环境复杂以及其主营业务占比过高、客户不稳定等。
区块链风险投资资深人士称,“之前资本市场主要顾虑是数字资产周期性过强,矿机厂商的永续经营能力不确定,加上持有大量数字货币的财务,在投资财务上很难定义,新业务如AI芯片处于早期阶段风险过大。
另有投资界人士认为,合规问题依旧是矿机厂商IPO的最大阻碍,其次是下游产业过于前沿。
从目前下游产业看,一些利益相关的从业者看好政策面数字资产相关产业的前景,但直至目前,市场上其实仍然不知道合规的标准和边界在哪里。”
锐思财经此前曾就嘉楠耘智赴美上市一事采访上海兰迪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殷俊,他表示嘉楠耘智赴美IPO,很大的可能是由于其强化自己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关联性。
经营困境
据嘉楠耘智最新一版的招股书披露,嘉楠耘智2018年净收入为3.94亿美元(约27.05亿人民币),净利润为830万美元(约5866万人民币)。其中在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上半年里,嘉楠耘智净收入为19.471亿元人民币,净利润2.17亿元人民币。
但在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前6个月中,嘉楠耘智净收入仅为4210万美元(约2.88亿元人民币),净亏损则达到4580万美元(约3.31亿元人民币)。
与去年的成绩斐然比,嘉楠耘智今年的财报惨淡。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矿机销量下降及比特币价格大幅波动所致。嘉楠耘智的招股书在风险因素中提示,其大部分经营收入来源于比特币矿机,一旦比特币价格急剧下跌,其业务和经营将受到重大损害。
矿机销售是嘉楠耘智的支柱业务,而中国用户则是矿机主要客户。从财报上看,2017年区块链产品收入占比达99.6%,2018年99.7%,2019年上半年占比99.6%。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上半年,嘉楠耘智矿机收入为19.068亿人民币,而2019年上半年其矿机收入锐减至2.795人民币,同比下降了85.34%。
据媒体报道,受币价下挫、二手比特大陆蚂蚁矿机S9销售火爆等现象影响,嘉楠耘智主营矿机平均售价自2018年Q3起减半下调,其平均利润自2018年第四季度起呈现亏损状态。
分析人士称,嘉楠耘智营收水平下降的原因在于去库存。招股书显示,嘉楠耘智在2018年下半年与2019年上半年共卖出了54.6万台矿机,其中有46.8万台是老款A8系列。在2019年第一季度,A8矿机均价仅为800元。此外,今年上半年嘉楠耘智对旗下矿机进行了高达5.1亿元的存货减记。
行情冷淡、市场竞争激烈、2019年上半年收入下滑,从财报中不难看出嘉楠耘智的经营困境。
AI业务小见成效
此次嘉楠耘智特别强调了其AI芯片研发生产和“超级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的定位。从市场环境看,随着AI开始从“云端”走向“终端”,行业内确实对ASIC芯片(为AI特定场景定制的芯片)的需求大增。根据市场调查机构Ovum预估,2018~2025年,ASIC的市占率将从11%大幅增加至48%。
嘉楠耘智创始人张楠赓曾在公开报道中提及,AI芯片的导入期特别长,两三年也正常。而在2013年时,嘉楠耘智就已经开始在AI领域耕耘。自从嘉楠耘智发明并交付了首批采用ASIC技术的比特币矿机以来,其对芯片技术的研发就格外重视。
从2015年6月以来,嘉楠耘智共完成了7种针对28nm、16nm和7nmASIC的流片,且成功率都在100%。此外,嘉楠耘智还在2017年、2018年以及截止2019年6月30日的六个月这两年半中,累计生产芯片1.3亿个。
截至目前,嘉楠耘智AI产品在2019年上半年盈利50万元,作为对比,2018年下半年AI产品的收入为30万元。营收不多,但在此之前,嘉楠耘智的AI类产品一直没有收入产生。
张楠赓在今年5月时曾称,要用3年时间实现矿机和AI业务收入1∶1,2019年公司的AI业务收入预计达数千万元级别。
为了实现这一愿景,嘉楠耘智在招股书中表示,未来的增长策略将集中于6个方向:加强在超级计算解决方案中的领导地位、继续投资高效能IC设计、推出新的AI产品、增强AI平台业务模型(计划创建AI SaaS平台)、加强供应链管理、继续扩大海外业务。
有行业人士表示,如果依托算力扎根AI行业,是一条可期的发展之路。未来数字经济一定是多种信息技术形成合力共同驱动,AI与区块链都要依托于算力,而芯片是算力的载体,是数字经济的“硅基”,也是联结多种技术的纽带。嘉楠耘智以矿机芯片起家,在AI芯片研发的布局早,且持续投入,在抢占跨界赛道上具有先发优势。
也有行业人士指出,AI更多的“是在讲故事”,实际上这个领域,除了原有的一些老牌大厂之外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公司也在重金杀入,技术、资金、市场方面的竞争之激烈可见一斑,嘉楠耘智欲另辟蹊径,实可谓“路漫漫其修远”。
与数字资产直接关联的区块链企业瞄准传统资本市场不止嘉楠耘智一家,另一矿机生产商比特大陆也已申请在美股上市,交易所巨头火币中国和OK集团亦先后在香港借壳上市。嘉楠耘智上市成功能否为其他数字货币领域企业带来示范效应?分析人士表示,从行业来看有一定难度,但也不是不可能。以比特大陆为例,其资产构成中很大比重是数字资产,整体价值受行情影响更为剧烈,旗下诸多数字资产相关业务,在美上市会面临更加复杂的合规问题。
嘉楠耘智能够在美上市,对持有数字资产的区块链企业来说无疑是振奋人心的消息。这意味着传统资本市场对持有数字资产的区块链企业的一种认可,尽管加入了AI芯片生产企业和超级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的头衔,但确是大众眼中的“矿机第一股”,嘉楠耘智在美上市,对数字资产和传统资本两个市场会起有效的连接作用。从零到一,嘉楠耘智即将完成,但从一到一百要走的路会更长。

本文来自锐思财经,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