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时财经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抹茶交易所老板身份实锤 之陈建打官司

抹茶交易所老板身份实锤 之陈建打官司

2018年5月21日,抹茶CEO陈建及抹茶COO陈龙杰一纸诉状将一个代投告上了法庭。

故事开始于2018年2月,陈建与陈龙杰共同拿出了600个以太币(ETH)投资一个名为“iotex”的区块链创业项目,但代投却并未帮他们完成这一投资,且未归还这600个ETH。

无疑,此次代投对于陈建而言是一次失败的投资,但是彼时的陈建绝对想不到,一年后这个他“求而不得”的项目将在他的手里“讨生活”。

一切的拐点都出现在了另一个2月。

2019年2月,抹茶爆红,实现了财富自由的陈建和陈龙杰开始逐渐隐匿到了一层又一层的“抹茶疑云”之后。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外界几乎无人知晓抹茶的实控人是谁,也不知道抹茶的实际经营地址在哪儿,外界所能看到的仅有“MC”(在今年7月左右改为“MX”)这一个代号,以及其背后一段又一段走势奇特的K线图。但这并不阻碍抹茶在熊市中突破三所的包围圈,成为2019年发展势头最强劲的交易所。

抹茶逐渐开始被冠以“大赌场”之名,“赌场老板”陈建似乎已不再在乎之前损失的那600个ETH,现在,他图谋的是一个更大的市场。只是在监管日益趋紧的背景下,陈建以及陈龙杰的此次“投资”是否能成功还难以定性,一旦失败,他损失的是否还只是600个ETH?

 

 

百倍币吸流 开启传销币季节

抹茶的历史最早能追溯到2018年4月,但是抹茶一成立,市场就开启了漫长的熊市。BTC在触及2万美元关口后一路下跌,到2018年底,BTC已跌至3000美元。因此,其成立后虽然不断上线“LOVE”、“SEX”等新币种,但是却一直未掀起多大水花。

据链上财经计算,在2018年,抹茶每个月的手续费盈利均不过1万美元(以上述诉讼期的ETH价计算,约14个ETH)。在公开报道层面,公众也很难看见抹茶的信息,更甚至是抹茶老板陈建陷入诉讼近一年都未引起任何人的关注。

这一轨迹也是大多数交易所的既定轨迹,不断上币,却难以出头。但是陈建在经历了近一年的不温不火之后,开始改变策略,最终不仅从小交易所中脱颖而出形成示范效应,还开启了国内的“传销币季节”。

矿圈人士贾东向链上财经表示,在2019年,真正出头了的交易所只有抹茶和BiKi两家,也只有这两家真正挣到了钱。

而BiKi的打法与抹茶如出一辙。据公开信息显示,在抹茶上线了VDS并获取了巨大利益之后,BiKi也开始上线了VDS,并紧随抹茶脚步,依靠传销盘进行引流。

据一家新交易所的从业人员透露,与其他交易所不同,抹茶的目标流量是带有传销属性的流量。

这一信息在一位早期就开始关注抹茶的圈内人士郭如处得到证实,郭如还向链上财经表示,陈建与多个币圈大V之间存在利益关系,这些币圈大V自带流量,通过在自己的社群中宣传从而为抹茶进行导流。

同样,分析抹茶的主要盈利币种也能得出“抹茶看重传销流量”这一结论。

追寻抹茶的发展历史可知,抹茶先以强上他所的IEO项目打出知名度;再以几个暴涨且带有传销属性的共振币带来大量的流量,巩固前期知名度;最后配之以涨超百倍的平台币以及层出不穷的新奇玩法实现流量留存。从而最终实现了陈建口中的“300万注册量,20万日活”。

2019年2月,抹茶一改往期策略,开始挂靠大所热度“以概念引流”。

今年2月,币安Launchpad的第二个项目Fetch.Ai在正式上线币安前,被抹茶强行上所,此次上线Fetch.Ai抹茶并未公布任何认购细节。此后Fetch.Ai项目方直接表示,将不会在抹茶交易所上线FET。

由此可见,抹茶率先上线的FET交易对只不过是抹茶的内盘。而BSV、NEW、RIF、BRC、BLOC、MGC等币种也均被抹茶交易所强行上所。

但是抹茶的重点并不在这些强上的IEO项目上,继强行上币之后,抹茶又开始玩起了共振币概念。2019年2月24日,抹茶上线共振币“鼻祖”VDS,上线两个月后,VDS上涨近20倍。探寻VDS的模式可知,在推广层面VDS采用的是典型的传销模式,一面是币价暴涨,一面是传销推广,VDS的上线为抹茶带来了大量的流量。

在VDS之后,抹茶又陆续上线了LDS、HDS、FDS等多种共振币。而这些共振币从始至终都被市场质疑无任何实际价值,名为共振,实为资金盘。抹茶也开始被人称为“资金盘交易所”。

无论是强行上币,还是玩共振币概念,都为抹茶带来了切实的好处,这一点在其每月的交易手续费盈利上得到了充分体现。

自2019年2月开始,抹茶月度手续费盈利一路飙涨,到2019年5月,达到了345.23万美元,直线逼近火币、OK等一线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月度手续费收入。以其收入最高点(2019年5月)和最低点(2018年10月)计算,交易手续费盈利已上涨超过1300倍。

 

 

上线即高点 近70%现存首发项目控盘风险极高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抹茶共上线了165个币种,220个交易对。但是在2018年8月,抹茶上线的币种数量才34个,其中绝大多数非主流币种目前已被下架。

据链上财经观察,目前抹茶交易的币种绝大多数于2019年2月之后上线。2019年2月之后,抹茶犹如进入快车道,不仅疯狂上币,还疯狂下币。

自2017年7月开始,抹茶开始大批量下线虚拟货币,下线币种大多上线于抹茶爆红之前,据统计,7月至今抹茶因各种原因下线币种已逾百种。

目前可交易币种中约15%的币种为抹茶首发,分析其2019年3月之后首发币种可知,其主要交易量均发生在抹茶交易所中。

其中逾70%的项目在开盘首日的涨幅即超过了100%,如以最高点计算,在这些首发项目中,也不乏涨幅逾1000%的项目,比如PGS(6214.43%)、DAPPT(1221.97%)、LAR(4256.29%)、LAD(2400.00%)。

而这些项目则是抹茶能一直保持热度的主要原因。以PGS为例,上线抹茶之后,PGS一路上涨,在10月18日暴跌之前的29天内,除了3天出现微弱跌幅之外,其余天数均保持了至少5%的涨幅。

PGS的出现为抹茶带来了大量的流量以及资金。据区块律动报道,PGS一天或许能为抹茶带去2亿元人民币的真实成交量。

但是无论是PGS还是其他的首发项目,都显得“后劲不足”。

经统计,在抹茶的首发项目中,约53%的项目在开盘首日即达到了市价最高点,逾53%的现价较最高价跌幅已逾90%,逾88%的项目现价较最高价跌幅已逾60%,逾70%的项目已破发,约24%的项目(分别为SEAL、FDS、TGIC、HSN)已被做下架处理。

抹茶交易所老板身份实锤 之陈建打官司

而无一例外的是,上述所有的项目的绝大多数交易量均发生在抹茶交易所中,在依旧开放交易的12个币种中,有8个币种的100%交易量均在抹茶交易所中产生。

一位数据分析师向链上财经表示,此类高度集中在某一家交易所内进行交易的币种被控盘的风险远高于其他币种。

 

 

抹茶疑云 或并未在新加坡进行注册

今年8月8日,前HPB芯链CMO许玉竹成为了抹茶的形象大使。在此之前,抹茶对外透露的信息除了注册地在新加坡以及MC这一个代号以外,再无其他。

在许玉竹实名成为了抹茶的形象大使之后,抹茶多了几分真实。但是其核心人物的相关信息依旧处于保密状态。

查询链上财经今年8月初的报道可知,后期MXC招聘新员工时发送的入职邀请并未标明公司实体,且缺乏所有与运营公司有关的信息。据一位接近抹茶的人士向链上财经透露,抹茶会用USDT支付部分费用,而在新员工入职时并不能拿到公司的具体地址,只在到达附近地址后由在职员工下楼接应。

这一消息在近期锐思财经的报道中得到了印证,报道显示,抹茶内部规定员工不得泄露办公室地址,违者罚扣一个月工资,入职时HR只提供大概地址,试用期内既无合同也无五险一金,工资隔月通过USDT发放。

据此前报道可知,抹茶的国内注册实体为四川喵星城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四川喵星城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7月4日,法定代表人为陈龙杰,注册资本为100万元人民币,陈龙杰为四川喵星城科技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以及最终受益人,持股80%,另刘洪江持股20%。

2019年6月24日该公司核准注销,与此同时,抹茶在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均开设了相关办公室,并将技术团队搬迁至了上海,但运营、公关等部门依旧留在成都。据锐思财经报道,抹茶在上海的办公室地址位于长宁区。

而在11月14日,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互金整治办与市金融稳定联席办共同下发《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摸排整治的通知》,该通显示,此次摸排整治活动的一个主要对象即为在境内组织虚拟货币交易者。

比办公地址保密更加严格的,则是抹茶实控人以及最终受益人的真实身份。据了解,抹茶实控人不仅未曾在公开场合露面过,其具体信息对于抹茶内部员工而言,都一直处于严格保密状态。

据上述接近抹茶的人士透露,抹茶很多在职员工都不知道MC的真实身份,大家平时对老板的称呼均为“MC”。

在今年10月,有消息显示抹茶公关正在针对部分涉及MC真实身份的稿件进行公关活动,并在内部制定了惩罚机制,如稿件一日未被公关成功,则相关工作人员将会在每月扣除一定薪水,在公关费用上,抹茶出手阔绰。

据锐思财经报道,抹茶在新加坡注册的合规公司名为“SFM FOUNDATION LED”,但是经链上财经查证,新加坡并未有任何一家名为“SFMFOUNDATION LED”的注册公司或基金会。

抹茶交易所老板身份实锤 之陈建打官司

 

 

陈建的“600个ETH”

2018年9月25日,陈建与陈龙杰等与张郑友委托合同纠纷一审败诉。

据裁判文书显示,2018年11月13日,陈建与陈龙杰不服一审结果,向福建省宁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似乎是某种仪式感,2018年11月14日,IOTX在抹茶上暴涨14倍。

抹茶交易所老板身份实锤 之陈建打官司

2018年12月14日,陈建与陈龙杰二审胜诉。法庭判定“张郑友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返还陈建、陈龙杰600个以太币”,在历时7个月之后,陈建和陈龙杰想要挽回600个ETH的诉求终于得到了法律的支持。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此次诉讼为后期外界探寻陈建的真实身份留得了一丝可能性。

裁判文书显示,上海市东方公证处曾对微信昵称为mc的微信号进行过公证,公证显示,该微信登录账号为手机180××××8520,该手机号的实名登记人为陈建。

此外,裁判文书还显示,2018年2月23日,陈建在得知代投张郑友有“iotex”投资渠道后,于当日14时29分通过Imtoken将600个ETH转给张郑友,并备注“mc+iotex”,而张郑友的以太坊地址为:0xa1ec895df933b4fde3a8d482d88808040eb61d9f,而陈建的钱包地址尾号为2a1b57。

经链上财经查询交易记录可知,在2018年2月23日14时27分,地址0x7a4de69bc600a43b666ab8d7cc316894382a1b57向张郑友地址转移了600个ETH,这是张郑友地址所有交易记录中唯一一笔交易了600个ETH的记录。

抹茶交易所老板身份实锤 之陈建打官司

目前该地址中仅有不到0.08个ETH的余额,但是其依旧留下了账号主人陈建与数字货币交易所抹茶关系不一般的证据。

链上财经查实,在2019年5月30日,尾号为2a1b57的地址收到了2亿枚SKR的转账。而据抹茶公告显示,2019年5月30日,抹茶正式开放虚拟货币SKR的交易,且SKR流通量约为2.6亿枚。

抹茶交易所老板身份实锤 之陈建打官司抹茶交易所老板身份实锤 之陈建打官司

11月18日,抹茶公布的24小时交易额为64.79亿元,这一数据远远超过了Bitfinex和Coinbase等老牌交易所。其24小时交易额最高点一度达到25.47亿美金(约179亿元)。以抹茶的活动费率千分之一计算,仅11月18日,抹茶仅一天的手续费收入就有1790万元,这一数字已远超600ETH所能兑换的法币价值。

11月19日,央视焦点访谈着重点名了区块链资金盘、空气币、传销币等区块链乱象,随后多家主流媒体均对此进行了跟踪报道。

近期有投资者表示,抹茶虽然还未正式跑路,但是已经开始有部分投资者放弃抹茶,转投他所。对此,抹茶形象大使许玉竹一律表示为“不实谣言”。

但是在面对监管日益趋紧的大背景时,依靠传销币起家的抹茶将何去何从将是陈建不得不开始考虑的问题,而此次他的损失又是否只有“600个ETH”,谁都难以确定。

(文中相关人士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链上财经,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