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时财经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新九四”来临,交易所洗牌将至

“新九四”来临,交易所洗牌将至

11月15日,在上海互金整治办的牵头下,上海两机构联合印发《关于开展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排摸整治的通知》,上海正式拉开了对虚拟货币交易所摸排整治的序幕。
 
《通知》中提到:要在11月22日前,完成对三类虚拟货币活动的摸排整治工作:一,在境内组织虚拟货币交易;二,以“区块链应用场景落地”为由,募资发行XX币;三,为注册在境外的1CO项目、虚拟货币交易所提供服务。
 
就在上海剑指虚拟货币交易所的时候,北京市金融监管局也表示“北京市未批准任何交易场所设立分支机构”。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处境一下子变得“水深火热”起来。
 
– 01 –
交易所面临巨大资金压力
 
监管趋紧,加密货币社群内频繁曝出一些真假难辨的消息。
 
“要变天!炒币的朋友赶紧把资产转到这几个交易所!”“兄弟们赶紧提币走!XX的otc冻卡越来越频繁,现在北京要查了”“前天就已经有很多大户听到消息,开始提前行动了。‘关小抓大’,清退小交易所,主体和创始人在国内的都不安全,都要逐步关”“P2P暴雷前也这样,熟悉的感觉”
 
整个加密货币圈子人心惶惶,开交易所的或者交易所的工作人员对此的感受应该是最深刻的。除了上述小道消息之外,每个社群内发声最频繁的就是交易所工作人员,他们在忙着澄清各种“谣言”。

“新九四”来临,交易所洗牌将至

抹茶澄清“被点名”以及创始人跑路传言
 
交易所的这种担忧并非杞人忧天。一旦有大量用户提币,一方面交易所的手续费营收来源将出现大幅缩水,另一方面币价可能出现踩踏的情况,而币价恶性下跌带来的结果往往是爆仓,交易所拿不出币甚至破产。所以可以推测,一旦用户离场,交易所将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
 
此外,一些靠模式币玩法支撑的交易所在面对监管时可以说是非常脆弱的。
 
根据媒体报道,XX交易所在成立之初每个月的手续费收益不超过1万美元。之后,该交易所借助模式币传销币玩法,每月手续费收入较早期上涨接近350倍,上币费也水涨船高。
 
而昨日晚间的消息对此类交易所而言显然是一个噩耗。11月18日晚,《焦点访谈》直接对BeeBank钱包、趣步、暗黑币、BIB、比特猪等进行点名,提醒用户要警惕打着“区块链”旗号的诈骗项目。
监管重棒下的传销项目显然也牵扯着高度依赖传销币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失去了传销币的支撑,此类交易所面临巨大资金压力。

“新九四”来临,交易所洗牌将至

焦点访谈曝出的传销币
 

– 02 –

交易所再次穿上“马甲”

 
其实自17年九四以来,国内的虚拟货币交易所一直处于对金钱的追逐和对监管的恐惧的两难竞赛中,交易所们在暴利和合规间徘徊,在监管的红线边缘试探。
 
监管严打之下,部分虚拟货币交易所由“地上”转入“地下”,一部分境内平台绕道至境外以“挂牌”的形式继续为国内用户提供“场外交易”渠道,一些平台穿上“马甲”“死灰复燃”。
 
以曾经非常热门的交易平台“某币网”为例,九四过后,国内虚拟货币交易所基本被清退,该平台高管被限制离京,员工和办公场所搬至境外。
 
到2018年,该平台悄然回到境内,使用“新马甲”开展被严令禁止的“法币交易”业务。其在用户协议中写道,该网站为“在XXX(境外国家)注册成立的公司,是一个专门供用户进行数字资产交易和提供相关服务的平台。”
 
而根据天眼查信息,这个“马甲”公司除了法定代表人和注册地址略有不同外,联系方式、电子邮箱后缀等与此前“某币网”的工商注册信息完全一致。
 
“某币网”只是众多类似平台中的一个例子。此次,部分省市强调要“整治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交易所再度成为监管焦点。
 
有媒体曝出,一些虚拟货币交易所已经受到了调查,而这些交易所对外的说辞仍然是“注册地在境外,不对国内用户提供加密货币交易服务”。此外,为了规避监管,也有一些交易所被曝出办公地址多次出现变更,创始人隐藏身份等情况。
 
对此,一位行业从业者表示“国内交易所要全部跑路到海外,短期内几乎无可能。顶多把高管和运营团队移出海外,大批中后台的技术和产品人员不可能全移居海外。而国内技术产品团队即使表面上改成外包技术提供方,也不能改变他们仍属于某个交易所的实质,一样无法免除法律责任。”
 
显然,监管力度加强,众多虚拟货币交易所正在以“境外注册”、“马甲公司”等形式规避监管,但是,如果监管力度足够大,覆盖范围足够广,躲避于夹缝中的交易所或许还是处于无所遁形的境地。
 
– 03 –
交易所在互相抹黑?
 
交易所作为币圈资金聚集地,在催生一个个财富神话的同时,交易所之间的竞争也异常激烈,这种竞争甚至已经突破一般人认知中的道德底线。

“新九四”来临,交易所洗牌将至

信息来源:微博
 
而昨日,BBNEWS的朋友圈中有不少用户转发一张关于“接近高层的智库透露的对虚拟货币交易所的政策总结”的图片,其中提到“(官方会)扶持合并交易所,并列入监管,注册地在北京、海南、杭州(的交易所)大约会发3张牌照。”
 
这种网传的政策上对于交易所的合并与筛选的消息似乎正在进一步加剧交易所之间的竞争。
 
例如,有用户表示“通过bitcoin86.com作者专栏提交的文章审核稿件来看,最近有个交易所估计花了大力在黑友商交易所,或许黑着黑着就成了事实,或许也根本就是事实,恶意竞争到了整个程度。”

“新九四”来临,交易所洗牌将至

信息来源:朋友圈
 
而何一在“澄清为费青洗钱”事件时则提到了这样的字眼“谁在洗钱转移资产和支持洗钱很容易查,愚弄执法部门和用户没有那么容易。”“多行不义必自毙”。
 
监管收紧,用户恐慌,资金压力巨大,行业竞争加剧,这些都描绘出了一个处境不太好的虚拟货币交易所行业现状。
 
– 04 –
混乱中的阶梯,交易所的机会
 
然而,尽管目前交易所的发展面临着非常大的不确定性,但是历史证明,混乱往往孕育着新的机会,动荡期或许也是交易所格局的洗牌期。
 
本月初,中国政府网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得到审议通过。《目录》中的限制类不再提及“虚拟货币挖矿”,也就是我们所知的“淘汰产业”中删除了“虚拟货币挖矿”。
 
挖矿不被限制意味着挖矿产物也不被限制。结合目前官方的发言,国家重点监管的对象是空气币和资金盘。正如一位地方银行高管所言:
 
“10月25日,集体学习区块链技术的新闻出来后,业界就有‘正规军进山,肯定要剿匪’的说法,这个文件(指上海关于整治虚拟货币交易所的文件)只是开始,都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数字货币本身是没问题的,比如比特币。但通过数字货币的名义来进行非法集资、虚拟货币交易以及打着区块链名义炒币等行为必然是和国家发展区块链的大方向违背的。这个通知是联合公安等部进行的,可以理解为清理违法p2p企业一样的性质。”
其次,官方对于未来交易所格局的规划乃至对交易所的监管意见,必定会有一部分采集自行业内,而头部交易所的声音被听到的可能性理论上会大于中小型交易所,这有利于发展局势往头部交易所期待的方向走。
 
所以,合规的头部交易所存在着较大的机会,但是,正如前文所述,他们之间的竞争也将更加激烈。
 
– 05 –
总结
 
2017年9月4日,整个币圈所经历的恐慌,一些币圈人或许到现在还印象深刻,而现在,这个圈子似乎在经历着类似的东西,政策利好后的高潮和监管重锤下的恐慌,如同过山车一般起起伏伏。
 

“新九四”来临,交易所洗牌将至

 
正如网友所说“一下子利好,一下子利空”可能是牛市前兆,而混乱或许也将为交易所格局的重新洗牌提供机会。
2017年九四,一些交易所通过向监管友好型国家转移,或者割弃法币交易通道获得了重生,而现在,在混乱的历史拐点上,交易所们似乎需要再次做出调整了。
 
参考文章:
《虚拟货币平台花招迭出顶风作案》by 新华网
《上海展开虚拟货币交易所排查整治行动,业内人士怎么看?》by 巴比特资讯

本文来自哔哔News,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邮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