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公鏈求生記:我要干外包

公鏈求生記:我要干外包

公鏈沒有盈利模式。

文 | 王也  運營 | 蓋遙  編輯 | 盧曉明

出品 | Odaily星球日報(ID:o-daily)

曾有人形象地設想過公鏈的結局:“我們得把路造得更寬一些,需要增加高架橋,還需要地鐵和輕軌,有必要的話,磁懸浮也要加上。這時,一輛馬車從遠處咯噠咯噠地走來,路上卻空無一人……

如今一語成讖。

以太坊的出現,讓不少人以為公鏈即區塊鏈的未來。而近日國產公鏈各種“被解散”和“軟跑路”的生存現狀,又讓很多人不禁感慨:公鏈已死,故事難續。

最近,曾經高喊 3.0 的 EOS 忙於擁堵,國產公鏈的生存現狀更不樂觀,項目落地遙遙無期,整個公鏈生態充斥着資金盤、菠菜項目,DApp 跑不起來。

很多公鏈在一級市場募到的資金幾近燒完,二級市場的幣價又一直在低位橫盤,根本沒有什麼買盤。

近期有一眾國產公鏈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為了活下去,他們已經開始轉向聯盟鏈:“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業務不賺錢,中心化業務每月都在增長”,有些公鏈甚至都不再對外宣稱自己是一條公鏈了。

 

公鏈風波不斷,創始人“批量離職”

今年以來,公鏈領域陸續被曝出負面,甚至出現創始人離職潮。

除了常被提及的 Dfinity 和 Zilliqa 創始人,今年 7 月,星雲鏈(NAS)聯合創始人王冠宣布退出星雲團隊,同時發表退出聲明的還有星雲研究院院長范學鵬,兩人在聲明中均提及對星雲未來發展的不同理解。

8 月,老牌國產公鏈公信寶(GXC)的運營主體因涉及非法爬蟲業務遭警方查封。

9 月底,比原鏈(bytom)創始人兼 CEO 段新星辭去職務,離開了他一直看好的公鏈舞台。

10 月,國產明星公鏈 aelf 被爆社區解散,後面又有傳言稱,社群解散疑似老闆馬昊伯蓄意砸盤,為了低位吸收籌碼轉型 to B。

11 月 7 日,IOTA 聯合創始人 Sergey Ivancheglo 宣稱已經賣掉了他手裡的幣,並宣布他退出加密貨幣這個圈子。

11 月 11 日,芯鏈(HPB)全球商務業務拓展總經理 Danny Rowshandel 在電報群發布公開信,表示芯鏈項目將改為社區自治,他本人宣布辭去現有職務、三名聯合創始人及一半全職員工也已決定離開項目。

據知情人士透露,芯鏈(HPB)創始人汪曉明現在正在全心致力於一個電商項目的運營,為了給投資人交代,目前芯鏈只剩下幾個技術在更新代碼。

 

公鏈沒有盈利模式

創始人的紛紛離開,也反映了公鏈難商業落地和盈利的困局。

早期,以太坊因性能問題為大家詬病。TPS 低導致了以太坊網絡擁堵,和DApp運行不流暢,gas 費進一步抬高了以太坊的使用門檻。

然後,一堆主打高性能的“Ethereum Killer”(以太坊殺手)開始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可惜他們不僅沒有“kill 掉”以太坊,還遠遠落後。

公鏈的故事講了兩年,從擴容,到 DApp,再到今年的 Staking。至今尚未有成功案例。

擴容方面,對標以太坊的 EOS 近日遭遇 EIDOS羊毛黨造成的嚴重 CPU 擁堵,離當年提出的“百萬級別 TPS”願望依舊相差甚遠。

早期的 DApp 故事多是類比 Android。一些明星公鏈,想模仿 Android 補貼早期開發者做生態,換來的只有一眾羊毛黨。

以星雲鏈為例,今年 5 月份,星雲鏈主網正式上線後,推出了「星雲激勵計劃第一季」,宣布每年拿出最高 100 萬個 NAS 獎勵開發者,開發者成功提交一個 DApp,就有六千元獎勵。這並未帶來太多實際的用戶和流量, 反而形成了靠套取公鏈補貼的 DApp 流水線模式。獎勵的 NAS 又成了砸盤壓力。

DApp 變成了資金盤的盛宴。EOS 成了菠菜挖礦的搖籃。TRX 接過了 EOS 的接力棒,同質化嚴重。整個公鏈上缺少明星項目,除了 USDT。ETH 因而被調侃為 USDT 轉賬鏈,終於有了普通人可以理解的應用場景。

Staking 的項目,沒有足夠的參與者消耗 Staking 的通脹,資金流入不足,難以撐起幣價。

歸根到底,公鏈未能找到自身獨特場景,而其性能對於目前龐大商業場景的需求來說,還是太過脆弱。無論是性能、安全性和靈活性上,都遠不及中心化系統。

同時,百度、阿里巴巴、騰訊、華為等大公司相關的聯盟鏈平台在蓄力建設——百度超級鏈平台、螞蟻區塊鏈 BaaS 平台、騰訊雲 TBaaS、微眾銀行主導推進的 FISCO BCOS 聯盟鏈等等。現有公司更傾向於將業務跑在聯盟鏈上。

除了以太坊、EOS 之外,大部分公鏈沒有需求,在巨頭用資金和技術堆出的聯盟鏈面前,不堪一擊。

數字金融集團(DFG)CEO 兼創始人 James Wo 在直播中直言,公鏈沒有盈利模式。

確實被驗證能夠賺錢的區塊鏈公司很少。比如交易所、OTC 和衍生品交易,其實是在法幣和數字貨幣之間搭橋,還有像借貸和挖礦。只可惜這些業務大部分不跑在公鏈上。

公鏈干起了技術外包

熊市漫漫,很多公鏈未能及時將募來的 ETH 或 BTC 兌換為法幣,私募到的資金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縮水,用於市場營銷、團隊激勵的項目 Token 縮水更為嚴重。

據知情人士透露,為了活下去,目前還沒跑路的很多國產公鏈都在忙着接項目做外包。

前兩周,Odaily星球日報參加了寶馬創新部舉辦的一個開發者創新大賽,參賽的隊伍來自 AI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等各個不同領域,最終勝者不僅可獲得 25000 歐元(約合 20 萬人民幣)的獎勵,還可以獲得和寶馬合作的機會。

在活動上 Odaily星球日報遇到了來自上海的一家公鏈項目的運營經理 Amy。

Amy 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去年融資過後,他們的主要精力都花在了技術研發上,等到今年主網正式上線之後,加密貨幣市場行情已經變得非常慘淡了,目前他們正在積極地尋找更多的項目機會來維持公司運轉。所以這次從上海專門飛過來參加這次寶馬的活動,希望能夠贏得比賽,拿到獎金和與寶馬合作的機會。

據 Amy 透露,與大多數項目一樣,他們的項目最初融資的主要形式為以太坊,而最近兩年以來,以太的價格隨着整個加密貨幣市場波動已貶值大半。同時,根據 CoinMarketCap 數據顯示,自去年以來,Amy 所在項目的幣價一直走低,目前處於橫盤期,幾乎沒買盤。

整個團隊都在縮減開支。“大概是今年年初以來,公司在推廣和運營上就開始有計劃的節省和使用經費,只在一些大的節點,比如主網上線才會專門做一些訪談,公司已經早早的做好了度過寒冬的打算。”Amy 無奈地說道。

為了更好地在寒冬中生存下去,公司不得不找尋其他出路,開始接觸一些實體行業項目,做一些技術外包來掙錢,希望通過與更多物聯網、汽車等行業相關的公司合作一些項目獲得營收。

從市場上以往的 B端和 G端項目來看,一般一個項目的規模大約在幾十萬元到上百萬元之間,假如一年能夠合作並完成數個項目,維持一個中小型區塊鏈公司的日常開支和運營是可能的。

而技術外包市場的機會點在於,“有一些傳統大企業很想接觸區塊鏈技術,但是他們對區塊鏈技術知之甚少,也沒啥技術沉澱,所以小公司可以提供技術服務,一些暫時沒有技術積澱的大公司想爭奪一些項目,可以通過轉包給小公司開發。”

當前市場上有很多和 Amy 他們情況類似的區塊鏈技術初創公司,他們大多數都沒有傳統行業的資源積累,也就很難直接接觸到大型的企業或政府項目。Amy 認為,對於他們來說,向傳統大企業提供區塊鏈技術外包是一個新機遇,成為他們的技術供應商或是提供技術外包,或許能夠獲得在寒冬中生存的機會。

 

我們不再宣稱自己是公鏈了

“從去年年底開始,我們就已經不再對外宣稱自己是一條公鏈了。我們現在稱自己為行業鏈。”國內某公鏈項目創始人 Wilson 告訴 Odaily星球日報。

在 Wilson 看來,除了頭部的一些明星公鏈(像以太坊和 EOS),他們早期募資比較多,而且社區也比較大,大家的共識也較強,只有這種參與人數多的頭部公鏈會繼續向前推進。但是在國內,目前還沒有公鏈可以實現真正的商業落地應用。

Wilson 認為目前大部分公鏈的盈利主要“公鏈幣”上面,但是去年整個加密貨幣市場經歷了漫長的熊市,很多“公鏈幣”幣價慘淡。公鏈完全沒辦法盈利,最終導致公鏈的現金流出現問題。“只有創造出更多的實際流通場景和更多的用戶,才能讓幣價上漲。要不然就搞盤子聚人氣,但這條路不可持續也不可行。”

Wilson 的公鏈項目運行已有兩年之久,去年年底為了縮減開支熬過寒冬,也裁員近一半,從大幾十人的團隊直接裁到了 20 人左右。

Wilson 還根據目前現狀,總結出了公鏈的三條出路:

1. 持幣裝死:為了縮減開支而裁人,有些公司甚至只留了兩三個技術更新代碼,等待市場行情轉好再揚帆起航。

2. 技術外包:把自己的技術拆分成各個模塊兒,然後開始做外包,接一些企業端或者政府向的項目,做“鏈改”賺點錢。

3. 轉變商業模式:在國內要重點考慮企業端的可應用性和政府端的可監管性,所以很多公鏈項目已不能稱之為真正的公鏈。如果想讓各方參與,又能符合監管需求,公鏈最終只能以聯盟鏈的方式去推出去。

“我們就屬於 2 和 3 的結合,一邊轉換商業模式,一邊接項目做技術外包。”Wilson 說道。

Wilson 透露,目前他們正在和一些上市公司在洽談合作,還處於商業測試初期階段,而且沒到規模商業化的程度。“商測目前只做了兩三例,但是 1025 講話之後,有意向找我們合作的公司越來越多。”

在被問到平時是否會接一些海外項目的時候,Wilson 表示,現在階段幾乎不接國外的項目,執行案例非常麻煩,在國內做行業鏈,或者執行案例都比較容易。除此之外,“最核心的原因是順應趨勢和國家號召,在國內進行技術研發和聚積行業資源是當下優先級。”

結語

公鏈作為區塊鏈世界最重要的基礎設施,本身並不會消亡。

但從去年爆發至今,公鏈的發展現狀與大家預期的差距越來越大。

Wilson 用互聯網歷史來看公鏈的發展,“區塊鏈的發展和早期的互聯網很像,剛開始大家拼得是技術;再往下是產品;然後拼服務;接下來就是市場佔有率(市場壟斷),誰壟斷得多誰就擁有定價權。一共經歷了這四個階段。”

“目前區塊鏈還處在第一個階段,從技術到產品的過渡,所以還需要給公鏈更多的時間去不斷地試錯和發展。”

只是,如今的區塊鏈領域,並不需要也再也承受不起這麼多條公鏈一起探索。在資本熱潮過去了,洗牌終將到來。生存的問題終於擺在了眼前。

(文中 Amy、Wilson 均為化名)

參考資料:

宏鏈財經:《公鏈十字路口:無人用、無處用的尷尬行軍》

韭菜一號節點:《公鏈的死與生》

本文來自Odaily星球日報,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