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時財經首頁
  2. 新聞
  3. 資訊

2020 年比特幣挖礦行業展望

2019 年 12 月,數字資產管理公司 CoinShares 下屬研究機構 CoinShares Research 發布了一份關於比特幣挖礦網絡的報告。其中顯示,2019 年底整個比特幣挖礦行業狀況良好,算力在過去六個月時間裡幾乎翻了一倍,市場上出現了新一代更強大、更高效的挖礦技術,行業內也開始越來越多地選擇可持續可再生能源。

該報告指出,以今年比特幣的平均價格、費用比率和出塊頻率計算,礦工在 2019 年實現了 54 億美元的挖礦總收入,雖然這一數字比 2018 年略有下降,但比 2017 年 34 億美元的比特幣挖礦總收入有了大幅增長。

CoinShares Research 指出,與上一份報告的市場時期不同,在過去的六個月中,比特幣挖礦市場並沒有大規模結構變化,是相對平靜的。儘管 2018 年 11 月至 2019 年 6 月期間市場發生了大量破產和資本轉移,但“擴張”依然是 2019 下半年的行業發展總體基調。

隨着比特幣挖礦行業從 2019 年底建立了積極的勢頭,進入 2020 年,我們會看到決定加密行業以及比特幣增長的多個因素得到加速發展,比如算力增加、新挖礦設備上市、以及即將到來的比特幣區塊獎勵減半等。

2020 年比特幣採礦算力的好消息

按照 CoinShares Research 的報告,2019 年下半年比特幣挖礦算力“大幅提升”,從50 exahashes per second (EH/s) 增至 90 EH/s,還一度達到 100 EH/s 的峰值,幾乎翻了一番。該報告分析認為,這種增長歸因於新一代更強大、更高效的挖礦設備上市,同時比特幣平均價格也得到了較為強勁的上漲。

事實上,就在 CoinShares Research 的報告發布之後,比特幣算力依然在不斷增長。據 Bitinfochart 數據顯示,比特幣全網算力在 12 月 22 日達到了 111.86 EH/s,創下歷史新高。在最新一期的“What’s Halvening”播客節目里,Coinshares 研究總監 Chris Bendiksen 分析了為什麼比特幣全網算力在不斷增長,他認為這主要因為中國市場的驅動,目前中國控制的比特幣算力已經佔到了全球比特幣挖礦總算力的 65%。

此外,Chris Bendiksen 還指出礦機技術改進也是比特幣挖礦算力大幅提高的原因之一,由於大多數最新款的挖礦設備都是在中國生產,因此中國礦工會率先進行下一代技術升級。不過 Chris Bendiksen 預測,隨着最新的挖礦技術逐漸進入西方市場,其他國家的比特幣算力也會有所上升,而且有跡象表明,由於中國礦工升級到最新款的礦機,他們正在將舊款礦機(比如比特大陸螞蟻礦機 S9)運往伊朗和哈薩克斯坦等地。

Blockstream 首席戰略官 Samson Mow(繆永權)表示自己認同 Chris Bendiksen 對 2020 年比特幣挖礦市場的樂觀看法,同時還透露他的公司現在加拿大魁北克和美國喬治亞洲 Adel 市擁有挖礦業務。Samson Mow 補充說道:

“隨着比特幣礦工使用更新、更高效的礦機替換舊款挖礦設備,比特幣全網算力在 2020 年還將繼續攀升。”

2020 年,中國還會繼續主導比特幣挖礦市場嗎?

正如我們在前文中提到的,CoinShares 在其報告中指出:

“超過 65% 的比特幣算力都來自於中國,也是自 2017 年開始有全網算力統計以來的最高水平。”

儘管全世界各地的比特幣挖礦行業都在 2019 年獲得了一定增長,但是相比於北美、俄羅斯和中東等地區,中國仍然在該行業佔據了主導地位。有些人可能會將這種“統治力”視為一種擔憂,認為這可能會加劇比特幣行業的“中心化程度”,可即便如此,2020 年,中國在比特幣挖礦市場的主導地位依然難以撼動。

不過在 Samson Mow 看來,雖然中國在比特幣算力方面的“統治地位”值得關注,但這並不是一個大問題,他解釋說:

“我不會擔心中國在比特幣挖礦行業里的統治地位,中國加密貨幣挖礦行業的主要優勢在於更快的建設時間和較低的初始資本支出,再加上礦工距離 ASIC 礦機的組裝地點很近,也推動了當地挖礦行業的發展……現在,Blockstream 已經在北美建立的比特幣挖礦基礎設施,有自己的挖礦運營和其他相關業務,所以資本支出的優勢並不那麼重要,而且我們還有低電費等額外優勢。”

CoinShares Research 在其報告中指出,中國的挖礦政策也發生了“重大轉變”。2019 年 4 月,國家發改委發布《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 年本,徵求意見稿)》,其中將虛擬貨幣“挖礦”活動列為淘汰類產業。不過在 11 月中國政府網發布的《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 年本)》中,處於淘汰產業的“虛擬貨幣挖礦”被刪除了。

Samson Mow 強調說,不用擔心 2020 年中國擴大其在比特幣挖礦行業里的統治範圍:

“就像在北美或其他任何地方進行比特幣挖礦一樣,中國的挖礦仍是由個人和公司來完成的,所以‘中國算力’這個概念本身就具有誤導性,因為在中國本土進行比特幣挖礦的可能來自於外國個人和公司,就像在北美地區也有中國礦工一樣。”

2020 年比特幣區塊獎勵減半將如何影響挖礦行業?

對於這個問題,想必星球君(微信:o-daily)和大家一樣希望找到答案。不過在此,讓我們來看看比特幣挖礦行業里的一些業內人士如何看待即將到來的比特幣區塊獎勵減半(預計將在 2020 年 5 月出現)會如何影響挖礦行業吧。

Andrew Kiguel 是 Hut 8 Mining 公司首席執行官,他表示比特幣區塊鏈獎勵減半會是2020 年挖礦行業最具影響力的一個因素:

“所有比特幣礦工都應該為即將到來的比特幣區塊獎勵減半做好準備,隨着區塊獎勵從 12.5 BTC 降至 6.25 BTC,挖礦效率較低的礦工將會被迫重新評估自己的業務運營。”

關於比特幣礦機,CoinShares 在其報告中指出:

“2020 年春季,比特幣區塊收益會減半。這樣一來,目前網絡上廣泛使用的舊款挖礦設備——比如比特大陸螞蟻礦機 S9 可能會接近使用壽命。除非比特幣價格急劇上漲,或是挖礦運營商能夠獲得每千瓦 1 美分左右或更低的電力成本,否則比特幣區塊獎勵減半會對礦工影響很大。”

Coinshares 研究總監 Chris Bendiksen在最新一期的“What’s Halvening”播客節目里也表達了同樣的看法,他認為比特幣挖礦算力會受到區塊獎勵減半的影響,並聲稱:

“如果比特幣價格保持不變,那麼可能會看到全網算力下降 50%,一些挖礦公司也會因此倒閉。但是,如果比特幣價格翻倍,那麼全網算力將會回到原來的水平。”

相比之下,Blockstream 首席戰略官 Samson Mow 對於區塊獎勵減半的影響似乎比較樂觀,他說道:

“即將到來的比特幣區塊激勵減半,將使比特幣的每日供應量從 1800 下降到 900,但是由於現在人們對比特幣的總體認識提高了很多,而且加密貨幣交易所、交易平台也比四年前成熟了許多,所以我預計價格依然會有所上漲——即便不是在區塊激勵減半的那段時間,隨後幾個月也會出現增長。”

不可否認,比特幣區塊激勵減半將在 2020 年影響挖礦行業的方方面面,尤其是一些主要指標,比如礦機、算力、價格等,但是影響程度會有多大,目前沒有人知道。

Andrew Kiguel 則追問了一些問題:

“2020年比特幣區塊獎勵減半之後,比特幣算力會大大下降嗎?我覺得會有一定程度的下降,因為一些使用舊款礦機的礦工可能無法賺錢了。那麼,比特幣價格會因為區塊獎勵減半而出現上漲嗎?或者至少維持在當前的價位?對於這個問題,我認為比特幣價格會出現上漲,但可能不會像某些人預期的那樣高,也許最多比當前價格水平高出 50% 到 100%。”

顯然,從 2020 年開始,比特幣區塊激勵減半及其預期影響將會是每個比特幣礦工最關注的問題。

Bitfarms 首席執行官 Wes Fulford 表示:

“為了維持比特幣區塊激勵減半之前和之後的挖礦經濟,比特幣價格需要大幅提高,否則隨着成本上升,很多礦工會選擇拔掉礦機電源,導致全網算力急劇下降。基於 Bitfarms 的低成本結構、以及具有價格競爭力的電力資源和新一代礦機,我們能夠較好地承受挖礦經濟中出現的任何短期波動。”

2020 年,比特幣挖礦技術會繼續發展嗎?

Coinshares 研究總監 Chris Bendiksen在最新一期的“What’s Halvening”播客節目里指出,隨着嘉楠耘智(Canaan)和比特微(MicroBT)這樣的加密貨幣挖礦公司與礦機具有比特大陸(Bitmain)的競爭越來越激烈,挖礦技術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發展。

此外,由於嘉楠耘智已經在美國成功上市、比特大陸也在申請赴美首次公開募股,2020 年的比特幣礦機硬件市場也會變得更加“去中心化”。在 CoinShares Research 的報告中,列出了 2019 年礦機製造行業里的一些主要市場參與者,他們分別是:

  • 比特大陸及其 Antminer 15 和 17 礦機系列;
  • 比特微及其 Whatsminer 10 和 20礦機系列;
  • Bitfury,旗下最新 Clarke 芯片組的礦機系列;
  • 嘉楠耘智及其 Avalon 10 礦機系列;
  • Innosilicon 及其 T3 礦機;
  • 億邦國際(Ebang)及其 E10 礦機。

CoinShares Research 在報告中表示:

“這些最新的礦機,單位算力是他們前代產品的五倍,這意味着即使以單位為基礎而非走量,新一代礦機也完勝了市場上的現有礦機。一些在市場上銷售上一代礦機的製造商,現在已經開始着手準備新礦機量產了,比如比特大陸和比特微。,”

Bitfarms 首席執行官 Wes Fulford 已經認識到在 2019 年使用最新、最高效礦機技術的重要意義,這不足為奇,因為只有獲得這些新技術的支持,Bitfarms 才有可能在 2020 年提高產能。Wes Fulford 補充說道:

“我們增加了 13,300 台新一代礦機,今年的算力提升了 291%。目前,新一代礦機已經佔到了 Bitfarms 已安裝算力總量的 73%,也使得我們成為公共市場上最節能的加密貨幣礦工之一。”

Plouton Mining 是一家使用開創性太陽能技術的比特幣挖礦公司,現在加利福尼亞州的莫哈維(Mojave)區開展業務,該公司也非常關注 2020 年的挖礦技術問題。Plouton Mining首席執行官 Ramak J. Sedigh 表示:

“2020 年,以及隨後的幾年,我們將繼續專註於運行最高效的挖礦硬件設備,並保持極高的能耗比,這其實也是礦工維持運營盈利能力的關鍵基礎。”

但是對於新技術的投資,當然取決於比特幣在 2020 年的持續盈利能力。正如 Ramak J. Sedigh 所說,他最大的擔憂其實就是比特幣能否在 2020 年繼續維持穩定的價格:

“任何加密貨幣挖礦的成功,乃至整個行業的成功,實際上都取決於比特幣的穩定性。在價格低谷的時候,每個人的計劃都是怎麼活下去,我們需要讓比特幣價格保持在一個較高的平均水平,以便傳統投資者對比特幣、以及與比特幣相關的項目充滿信心。另一方面呢,我更大的擔憂就是比特幣市場受到價格操縱,因為隨着總市值達到 1500 億美元,比特幣很容易通過交易所進行市場操縱,這樣也很容易導致價格出現波動。”

CoinShares 在報告中總結說,展望 2020 年,比特幣挖礦行業其實並不會讓礦工感到非常踏實安心,因為價格波動仍然是一個未知數。雖然比特幣區塊獎勵減半仍然有許多問題,但社區依然有不少敢於冒險的人,他們願意在比特幣挖礦行業上投資數十億美元。

身為 Coinshares 研究總監的 Chris Bendiksen 最後說道:

“幾乎所有風險分析都會告訴你,比特幣挖礦是一個高風險行業,但是根據市場參與者的種種行為,你會發現礦工們依然對比特幣及其網絡充滿信心。”

本文來自Odaily星球日報,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聯繫我們

郵件:dgwindow@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