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5億融資開場,2020通往DeFi之路

在行業旗艦軍比特幣、以太坊的“數字黃金”、“全球金融結算層”光環日漸消減的同時,DeFi從社區原生的邊緣概念演化為行業的主流敘事,日漸承載起業內外人士更多的希冀。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中,DeFi過得怎麼樣?新的一年裡,它又會有什麼變化?

 

融資總額超5億元,從一家獨大變一超多強

 

如果將時間拉回2019年初,MakerDAO似乎是DeFi板塊中唯一的“噱頭”,其他方向的DeFi產品在用戶數、鎖倉金額、商業模式方面都不成氣候。Maker一家可謂居於絕對主導地位。

 

然而市場隨時間快速變化。據 DeFiPulse數據,截至2019年12月31日,Maker中的鎖倉金額在DeFi板塊中的佔比已經下降到50.97%,新型合成資產平台Synthetix、借貸平台Compound、InstaDApp等後來者“侵吞”了不少市場份額,角力方愈發多元。

 

攜5億融資開場,2020通往DeFi之路

如果觀看DappTotal DeFi板塊的數據(引入了一些EOS中的DeFi產品),Maker的鎖倉金額在整體市場中的佔比更是下降至35.8%,分居二、三名的EOSREX、Edgeware的佔比合計約36%,大致與Maker持平。DeFi生態基本形成了一超多強的局面。

 

DeFiPulse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DeFi生態金額已經接近6.7億美元。從鎖倉金額的變化來看,借貸、DEx、支付、資產各門類中都有令人十分驚艷的項目,最令人矚目的莫過於以太坊上的借貸平台 Nuo Network,DeFiPulse數據顯示,該平台鎖倉金額在1月25日至12月28日期間,實現115,999,900%的爆炸式增長,達到696萬美元。無論是在鎖倉總額還是鎖倉金額增長率方面,借貸項目都是DeFi板塊中的“扛把子”。

 

相比之下,2019年初的明星項目衍生品平台Augur與2018年的明星項目Bancor均顯得有些落寞,在2019年1月1日至12月28日期間,二者的鎖倉金額分別錄得42.94%與68.60%的跌幅。與Augur聯繫緊密的預言市場項目Veil,儘管獲得紅杉等一眾頂級資本加持,但在僅僅上線六個月後便夭折。

 

在一眾以太坊系DeFi之外,深耕比特幣的Layer-2閃電網絡的表現尤為值得一提。閃電網絡瀏覽器1ML的數據顯示,截至12月31日,閃電網絡的節點數已達到10,925個,通道數高達35,298條,網絡內的鎖定資金達862,56枚比特幣,約合625萬美元。

 

融資方面,PANews對DeFiPulse上的項目進行統計後發現,借貸、DEx、衍生品、支付以及資產這五類項目2019年共計獲資7420萬美元,超5億人民幣。

 

其中,借貸板塊融資額占絕對多數,高達6190萬美元,MakerDAO以兩輪融資超2750萬美元(一輪融資額未披露)的金額笑傲DeFi同儕,Compound則以2500萬美元的融資額緊追其後,閃電網絡的主要開發團隊之一ACINQ則以800萬美元的融資額位列第三。

 

DeFi項目的投資方以美國基金和VC為主,幾乎均為業界頂級機構,如a16z、CoinbaseVentures、Polychain、Paradigm等,中國底色的VC機構包括Dragonfly Capital和NGC Ventures等。

 

2019年的DeFi鎖倉金額整體穩健上漲、產品豐富性日臻完善,以MakerDAO為核心的商業模式可行性(所謂“貨幣樂高”-moneylego)初步得到驗證。儘管2019年DeFi面臨一定的小波折,如Veil關停,但DeFi生態的邊界也不斷擴展,對外向比特幣、EOS、Polkadot等公鏈“繁殖”,對內則有各種類型的DAO和DEx等廣義DeFi增生。2019可謂是DeFi的幸福年。

 

然而,有光照的背後一定也有陰影,DeFi仍存在諸多問題亟待解決。

 

DeFi的缺漏:技術動能不足,金融生態仍待完善

 

  • 主要公鏈開發進展不足預期,價格、流動性乏力

 

目前的DeFi主要建構在以太坊和EOS等公鏈上,然而在DeFi高歌猛進的2019年,以太坊和EOS這兩大公鏈過得卻不太平。被寄予厚望的以太坊2.0在2019年仍然面臨著主要開發人員難以協調管理、各方就擴容方案意見不一致、網絡升級一再跳票(如君士坦丁堡分叉)的困境,與之相伴隨的還有以太坊價格逐漸走低(尤其是在下半年的時間)——這顯然無益於DeFi項目的價值捕獲。

 

EOS的窘困不遑多讓。短短兩年多一點時間,百萬TPS的區塊鏈3.0就淪為了眾生口中的笑柄。RAM資源的緊缺昂貴使得網絡頻頻擁堵,生態完整度和豐富性也難以望以太坊之項背。相似地,EOS的價格也在2019年後半年開始逐漸走低。

不僅如此,以太坊、EOS等公鏈在流動性上也有明顯的短板。據TheBlock 12月23日的文章,目前比特幣的流動性是以太坊的5倍,是其他加密貨幣的10倍以上。這顯然給DeFi的價格機制和用戶體驗等造成了不小的挑戰。

 

  • 潛藏的系統性風險

 

DeFi發展至今最為人稱道的一點是DeFi的可組合性(Composibility),也就是DeFi項目之間可以相互嵌套。MakerDAO作為以太坊DeFi系統中的“央行”,通基調節准利率影響諸如Compound等二級借貸產品的運行。Compound、Uniswap等二級DeFi產品使整個生態的產品形態更為豐富,同時也提高了不同資產快速轉換的效率。

 

這意味着單個或幾個DeFi協議失敗或被攻擊,整個DeFi系統可能會因其相互勾連、嵌套的特徵而走向崩潰。

 

還值得警惕的是,由於目前DeFi生態普遍的超額抵押導致資產利用率低下。對此,諸多業內人士提出“超流體抵押”(SuperfluidCollateral)的解決方案,它可被簡單理解為,同一資產在被用於抵押的同時,還可被用於借貸等其他用途。對“超流體抵押”的一種質疑是,實施後可能引發類似P2P借貸中因多頭借貸而導致暴雷的系統性風險。

 

毋庸置疑的是,如何看待DeFi生態中資產端和產品端的“可組合性”,是DeFi邁向縱深發展前必須釐清的問題。

 

  •  用戶體量小、重合度高,走向主流仍有距離

 

Acala Network援引Alethio分析稱,以太坊2019年DeFi市場單日最高交易量未達到15,000筆,這些交易由超過2萬名以太坊獨立用戶發起,其中MakerDAO、Compound、Uniswap、Augur四個項目之間存在許多重複用戶,顯然,DeFi用戶整體規模仍然較小。

 

疊加DeFi使用過程中存在概念晦澀(如MakerDAO的用戶需要理解CDP、Maker、DAI、治理與投票等關鍵概念)、操作繁瑣(根據Dapper實驗室CEO Roham Gharegozlou的說法,當被告知需要下載Metamask插件時,高達99%的新用戶都流失了)、價格波動大等問題,DeFi面向主流用戶的教育與培養,顯然道阻且長。

 

2020年的DeFi會是什麼樣子?

 

  •  BTC或逐步替代ETH,成為DeFi生態最關鍵的錨定資產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規模最大的DeFi應用其實是比特幣而非MakerDAO。無論從流動性、波動率、資產規模等哪個角度來說,比特幣都完全有資格作為底層資產、事實性央行來支撐DeFi生態。更為重要的是,包括中、美在內的主要國家,均將比特幣視為某種意義上的商品或者貨幣,而非證券,這極大程度降低了監管風險。

 

目前,已經有部分團隊在嘗試將比特幣引入DeFi生態,如將BTC打包成ERC20格式的imBTC和xBTC,仿照MakerDAO模式、基於比特幣側鏈RSK的DeFi平台Money on Chain。

 

  • 廣義DeFi的圖卷鋪開,DeFi業態競爭白熱化

 

從較為宏大的角度來理解,DeFi應該被視作開放式金融。DCEP等央行數字貨幣、Libra等具備全球影響力潛質的穩定幣,Uniswap為代表的DEx,以及Tether這類加密世界的原生穩定幣巨頭都應納入DeFi的範疇。

 

肉眼可見的是,上述產品或機構在2019年的增長情況非常可觀。以頭部DEx Uniswap為例,它的鎖倉金額從2019年初的約47萬美元,爆炸增長至2019年末的2735.7萬美元。

 

又如Libra、DCEP,二者預計均將在2020年推出,無論是Libra致力於“bankthe unbanked”(譯註:讓沒有銀行賬戶的人享受銀行服務),還是DCEP的“實現對現鈔的部分替代”,無疑都會讓DeFi版圖變得更豐富也更複雜。

 

  • CeFi與DeFi攜手共舞,流動性或顯著增強

 

與DeFi相對,區塊鏈行業存在着CeFi:中心化的交易所、穩定幣、借貸服務等。相比目前的DeFi,CeFi在流動性方面顯然有着巨大的優勢。如全球最大穩定幣USDT,在2019年里常常佔據着加密貨幣30%以上的交易份額,如果將USDT引入現有DeFi的產品設計中,顯然有力助推DeFi的壯大。

 

事實上,這已經是DeFi們正在嘗試的事情。最大的DEx之一DDEX在新版的保證金業務中,開始支持USDT,預計將增強該平台借貸池中的流動性;MakerDAO在2019年末上線的多資產抵押DAI(MCD)系統,還引入了BAT這一流動性不錯的代幣。

 

MakerDAO CEO Rune對於這類CeFi與DeFi攜手的態度頗為鮮明:引入中心化資產,可增加 Dai 以及去中心化金融生態系統的流動性,並儘可能將加密貨幣擴展到更多人,擴張加密 DeFi 整體市值規模。

 

  • ETH轉向PoS,或被定性為證券,監管風險顯著增強

目前的DeFi主要建構在以太坊上,後者在2020年的轉變將是影響DeFi發展的關鍵內因。隨着以太坊2020年2.0版本的上線,可預期的是以太坊生態內的產品將大規模轉向PoS。由於永續收入的產生,CFTC新任主席Tarbert表示根據豪威測試或將ETH認定為證券。

 

如若這一論斷坐實,DeFi內的諸多產品或重蹈穩定幣Basis、預言市場Veil的覆轍,難逃合規成本高企而導致項目關閉的噩運。

 

相信這不僅是DeFi要面臨的關鍵戰局,更將是整個加密世界的“阿喀琉斯之踵”。

本文來自PANews,本文觀點不代表格時財經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如有侵權,請聯繫編輯刪除。

免責聲明:作為區塊鏈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資訊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資暗示。鑒於中國尚未出台數字資產相關政策及法規,請中國大陸用戶謹慎進行數字貨幣投資。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

分享本頁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