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时财经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Steem夺权战,孙宇晨“败北”

Steem夺权战,孙宇晨“败北”

文|嚯嚯

编辑|文刀

孙宇晨收购Steemit Inc一个月后,3月20日晚10点,Steem分叉出新链Hive,以此摆脱“一人治理”隐忧,也为Steem社区和孙宇晨之间的“夺权”战暂时画上了终点。

已有多家交易所支持了Hive空投,其中包括币安、火币等知名平台。两天时间,Steem原社区用硬分叉的方式踢走了孙宇晨,也让STEEM资产逆势走出了上涨299% 的独立行情。分叉后,STEEM价格出现回落,投资者的“买买买”意在分糖。

控制Steem的“夺权”战上,孙宇晨先败下阵来。但独立出来的Hive能否带来亮眼的市值恐怕也令人怀疑。孙宇晨入局前,Steem社区并没有展现出优秀的生产力。

矛盾出现时,共识的确能凝聚社区,但将共识转化为市值却需要时间。当下的区块链世界里,投资者和用户毕竟不是一回事。

Steem分家多平台支持新链Hive

一周前的Steem“夺权”大戏并未等来社区与孙宇晨的圆桌谈判,最终以Steem网络硬分叉而暂告一段落。

3月20日晚10点,Steem硬分叉出的新链Hive.io正式诞生。根据协议,Hive Token将按1:1的比例空投给大部分Steem的持币地址。

Steem是基于DPos(股权授权证明)机制运行的底层公链,按照区块链的硬分叉升级传统,当社区出现分歧而硬分叉时,新链将会产生新的资产,空投到每个原链资产的持币地址中。

不过,Steem的这次分叉空投并非人人有份,至少孙宇晨无法尝到“糖果”的甜头。

根据社区的硬分叉协议,Steem上部分原始开发基金部分的STEEM资产将不会体现在新链上。这部分基金资产因2月14日波场对Steemit Inc收购后,开始掌握在波场基金会手里。据波场基金会发布《“占领Steem”背后的真相》一文透露,波场基金会至少持有6500万枚STEEM。

新链Hive核心开发者Notestein表示,这样做是为了避免硬分叉后波场创始人孙宇晨通过DPos机制,再次行使投票权控制Hive。

Steem是EOS创始人Dan Larimer(BM)创立公链网络,由投票选出的21名见证人节点作为网络的主要维护者。2016年7月,该项目的市值一度排到全球第三。而Steemit是该网络上最活跃的社交应用项目,由 Steemit Inc公司开发运营,作为早期的网络节点,该公司早期从Steem网络上预挖了6500万枚STEEM,按照当初的承诺,这些资产将不会用于投票等社区治理功能。

社区通过硬分叉重夺Steem网络的战火,是从Steemit Inc公司被孙宇晨收购后开始点燃。

Steem社区认为,收购案将会被打破以往的承诺,网络极有可能因此被中心化主体控制。于是,他们先发制人,冻结了波场基金会的6500万STEEM。

孙宇晨也不是吃素的,立刻展开还击。他通过从多家交易所调票投走了原先的前20名节点,解冻了属于波场基金会的STEEM资产。

Steem夺权战,孙宇晨“败北”

Steem网络前21个节点被投票替换

一冻一解,也让外界再次见识到了DPos机制下节点票权的威力,双方的交战最终导致Steem网络硬分叉——Steem社区不和孙宇晨玩了。

Steemit社交平台也迁移至Hive.io,孙宇晨拥有这家公司,拥有STEEM币,但无法获得Steem网络。

目前,已有多家交易所支持了新链Hive的空投,其中包括币安、火币、Bithumb、KuCoin、Upbit等全球知名平台。

硬分叉消息致Steem两天涨299%

从3月18日社区宣布进行硬分叉到3月20日Hive.io诞生,Steem社区仅仅花了2天时间就踢走了孙宇晨。这大概是整个区块链的发展史上最快的一场社区分裂。

受硬分叉消息影响,STEEM资产上涨了299%。3月18日,币价从0.128美元最高涨至0.511美元,创下今年新高,也成为市场“3.12”暴跌后第一个走出独立上涨行情的加密资产。

此前,在孙宇晨和波场掌权Steemit Inc.的短短一个月里,STEEM从2月14日的收盘价0.27美元一路跌至3月14日的0.12美元,跌幅达到了52%,这期间,比特币暴跌,市场瀑布又“加持”了STEEM的下行。

Steem硬分叉后,STEEM价格重归理性。火币数据显示,从3月20日晚10点开始,币价从0.3美元一路下跌,截至3月22日下午6时,报价0.221美元,跌幅达26%。

Steem夺权战,孙宇晨“败北”

Steem分叉前后的价格走势

收购案之后,孙宇晨还未施展任何拳脚,先迎来了社区的反感。尽管他多次喊话社区,希望通过和平沟通来平息纷争,“由于信息差和误解走到这种局面,唯一能做的就是双方积极沟通,达成共识,提出可行的解决方案。”

从结果看,Steem社区对孙宇晨的“和平演变”并不买账。这场争夺Steem网络的大战中,孙宇晨没有打赢。

V.systems的商业营运主管David Jeffery分析了导致孙宇晨败北的主要原因。“关键不是收购本身,而是孙宇晨打算将所有 DApp 和代币从 Steem 区块链上迁移到Tron上,这等于直接宣判了Steem网络的死刑。”David说,从孙宇晨收购 Steemit 的那一刻起,现任的Hive团队就开始思考挽救策略,并获得了多数人的支持。

按照他的说法,Steem社区或许早就酝酿了硬分叉。据Hive官方资料显示,如今的团队已雇用了约100名员工,其中50人是工程师。此外,每天加入的人如雪片般飞来,包括前 Steemit 的开发人员。

David预测,目前Hive团队是一个真正由社群所驱动的区块链项目,“这才是真正的去中心化,预计会有95%的原Steem用户会移转到这个新的区块链上。”

未来战场或聚焦市值之争

在Steem和孙宇晨的这场战争中,不少投资者在社交媒体上站在了Hive团队一边,多数支持者认为,通过硬分叉“踢走”孙宇晨能让项目更加去中心化。他们将此视作区块链的核心价值。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将Steem硬分叉评价为“区块链史上的积极转折点”。他认为,共识无法通过资本来获得,没人能收购社区,“如果Hive市值未来超过了Steem原链,将意味着社区才是区块链真正的统治者。”

孙宇晨则祭出了知名的以太坊往事,他回复Vitalik,密切关注着ETC市值超过ETH,“这将成为一个强有力的证明。”

如今的以太经典(ETC)便是当年以太坊(ETH)硬分叉而来的网络。分叉前,以太经典一度被直呼为“以太坊”,分叉完成后,新链才更名为,资产也换成缩略码ETC。

当时的这场知名分叉因以太坊网络遭攻击、链上资产ETH被盗而起。在如何解决后续问题上,社区出现了分歧。一部分人反对另一部分人提出的以“回滚”挽回损失的方式,争论的结果便是分家。

2016年,不支持回滚的社区成员通过用算力“投票”的方式,坚持在原链上挖矿维持网络。硬分叉升级后,支持回滚的社区成员开始在新链上作业,新网络便是如今的以太坊。

至今也有人因以太经典保留了Code is Law的极客原则而将其视作真正的以太坊。不过,4年后的今天,市值似乎才是王道。ETH以147亿美元的流通市值稳居全球第二;“挽尊”的ETC市值仅为5.92亿美元。

“如果从目前的市值看,很难说ETC当初赢了,或者说,他们太理想化了。”一名不具名的区块链从业者告诉蜂巢财经,在孙宇晨入局前,Steem社区一潭死水,市值从曾经的全球排名前三跌出40名开外,社区常年停滞不前,“如今,原社区踢走孙宇晨这个币圈网红,能否真的让Hive突破历史还是个未知数。”

矛盾往往凝聚社区,但共识要铸成市值却要历经考验和时间。毕竟,BTC大跌时,共识也呈现出脆弱的一面。区块链的世界里,投机者和真用户还是两码事。

互动时间

你认为Hive市值能超过Steem吗?

本文来自蜂巢财经News,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