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起底交易所BitTok,隐现盖网系背景

一文起底交易所BitTok,隐现盖网系背景

文|JX kin

编辑|文刀

今年3月,金沙江资本创始人伍伸俊公开为一个名为IPSE的区块链项目背书后,朱啸虎执掌的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紧急辟谣,不仅否认了投资IPSE,并澄清伍伸俊已于2017年离开,金沙江创投基金与金沙江资本无关,分属独立主体。

一纸辟谣也让外界开始注意到IPSE项目极其代币POST。目前,该项目在BigONE交易所和另一个交易所App BitTok上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BitTok对POST的上线引入了一个LUC抽签币。而LUC的另一部分属性是盖网系公司赔付给盖网商城、盖网通、石油股等投资者的“股转币”。

去年,广州警方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对两家盖网系公司立案调查。“盖网”这一投资骗局已在国内借助O2O、共享经济等热门概念“转世”多年。蜂巢财经去年调查发现,一家名为中天盛祥的公司系盖网组织的核心主体之一,并借助区块链挖矿操持着一个“股转币”项目BCHC进入币圈。

BCHC崩盘后,LUC浮出水面,同样破发。如今,LUC以抽签币的方式再将早期盖网系公司“原始股”的投资者引入新项目POST。

三个币种齐聚的BitTok仅以一个App交易载体存在,开发该App的公司董事与盖网系企业关联颇深。

盖网骗局延伸到区块链和币市后,开始进阶为名人背书、直播平台引流、交易App提供场所、垃圾币吸金的一条龙路径,风险暗藏其中。

伍伸俊站台IPSE 金沙江创投急撇清

今年2月,李笑来、老猫等投资成立的交易所BigONE上出现了一个名叫IPSE的新项目,代币英文简称为POST,该币在一些社群和自媒体的宣传推广中,多次出现了金沙江创投发起人伍伸俊的身影。

3月12日,该项目出现在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以下简称“金沙江创投”)的一份辟谣声明中。

辟谣的起因要追溯到3月7日,金沙江资本创始人伍伸俊在三眼蛙直播平台上分享了“如何布局数字经济生态投资”。期间主持人询问“金沙江资本和金沙江数字基金对IPSE有什么期待”时,伍伸俊提到将向IPSE追加1000万美元投资。

一文起底交易所BitTok,隐现盖网系背景

伍伸俊为IPSE背书

紧接着,一些自媒体文章里出现了“金沙江创投创办人伍伸俊宣布追加IPSE 1000万美元投资”的表述;有宣传POST币的微信里,有人普及投资方和伍伸俊时,粘贴上了滴滴、去哪儿、小红书等金沙江创投过往的投资案例,“投资界大佬亲自讲,这种宣传力度,太TM强大了,影响力巨大……”

此类传播引起了金沙江创投的注意。3月12日,该机构发布声明称,从未参与任何IPSE或其他虚拟货币的投资、发行、交易、宣传或其他任何行为,并坚决抵制任何炒作虚拟货币、非法集资的行为;伍伸俊先生已于2017年1月从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离职。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与金沙江资本、其关联主体及所谓的“金沙江数字基金”均不存在任何关系。

声明中,金沙江创投认为,互联网上出现的众多不实言论和虚假宣传内容,均指向误导社会公众认为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参与了对IPSE的投资,并试图用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过往投资业绩为IPSE及相关虚拟货币发行交易背书。“该言行的性质极为恶劣,不仅与事实不符,更与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一贯秉持的诚信守法的基本原则相悖。”

与金沙江创投独立的、伍伸俊于2016年创立的金沙江资本,其官网上的确有区块链技术和数字银行的投资案例栏,但IPSE尚未列入其中。

要知道,如今由知名投资人朱啸虎领衔的金沙江创投一向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没啥好感。伍伸俊是早期金沙江创投的创办人之一,还是朱啸虎2007年加盟该机构的引荐人。从两家机构的官方声音看,伍伸俊从金沙江创投单飞,成立了金沙江资本。

很快,网上有声音称,“IPSE碰瓷金沙江创投遭打脸”。

就在金沙江创投官方辟谣的2天后,金沙江数字基金跳出来发了澄清公告,认领了IPSE投资方的身份。至于金沙江数字基金,其官网显示是由金沙江资本特邀了其他人发起的专项基金,并在2月8日战略投资了IPSE。

IPSE到底是一个什么项目?既让出身知名VC的元老伍伸俊背书,又惹得知名VC赶紧撇清?

IPSE的白皮书显示,它是基于IPSF协议创建的搜索引擎,通过将hash地址映射到人类理解的语义标签,让用户只需检索标签就能找到内容;在用户分享内容资源、添加标签的同时完成挖矿。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发行了POST代币的区块链项目。登录其官网即可发现,IPSE的浏览器暂时不可使用。在搜索框输入检索内容后,页面跳转显示“为防止恶意挖矿,等待升级到IPSE2.0”。

蜂巢财经通过IPSE中文社区微信公众号联系到项目方询问“平台何时恢复正常使用”时,对方没有给出回复。截至3月29日,IPSE浏览器恢复了搜索功能,但输入关键词后,可以检索到的多为相关视频,且卡顿无法正常播放。

认签币LUC的盖网“股转币”套路

IPSE的网络尚无法正常使用,代币POST先行进入了二级市场。交易所BigONE上,POST涉及二级市场的交易,而在另一家交易平台BitTok上,POST还与一级市场的投资相关。

2月9日,POST在BitTok开启打新抽签。不过,购买打新币POST有门槛,需要用名叫LUC的币抽签。LUC是幸运链(LuckyChain)的代币,官网信息显示,LUC的主要应用场景是抽签。

按照BitTok的规则,1个LUC可以获得1个签;每个账户最少申购100个签,最多申购5万个签,每个中了的签可以获得50个POST。LUC只是购买资格的门槛。用户中签后,还需要支付USDT购买POST。

那么怎样获得LUC这个抽签币呢?从二级市场购买是渠道之一,而BitTok是唯一一个提供LUC交易的“交易所”,或者说是LUC的专供内盘。

该平台APP显示,LUC 在2月5日上线交易,开盘价格约为0.002美元,当天上涨到0.0046美元,涨幅超过1倍;截至3月25日下午三点,LUC暂报0.00062美元,较开盘价跌幅接近70%。

还有一部分人手中的LUC币并非从二级市场获得,他们可以称之为该币的一级市场投资人。但与币圈用BTC、ETH和USDT等主流价值币完成某个数字资产早期投资的方式不同,LUC是盖网系一些项目所谓的“原始股”转化而来的币。

蜂巢财经获得一份社区内传阅的文件显示,投资原贴贴钱包、盖网商城、盖网通、石油股的股东可以获得LUC。POST群里的投资者也称,LUC原来只有老股东有,投资10万元得10万LUC,投资100万元得100万LUC,相当于是1元兑换1LUC。

而去年10月、11月,广西、广东两地的地方公安部门先后将盖网及其相关公司定性为诈骗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并控制了部分涉案嫌疑人。盖网各种原始股的投资者也就成了受害者,其中不少人系老年人,社交网络上,不少网友都提到,家里的老人深信盖网骗局无法自拔。

对于LUC的一级市场投资者来说,即便这个币上线BitTok最高涨到了0.0046美元,也仅折合3分钱,和初始投资单价1元比起来,别说投资获利,回本都是很大的问题。

如今,LUC这个“问题币”通过抽签的方式,试图将投资盖网通、盖网商城等投资者变成一级市场流量,转移到POST上。

与POST销售用“抽签”挂钩后,LUC的原始持有者似乎多了一条回本途径。但需要注意的是,LUC只是一张回本入场券,想要获得POST,还需要额外支付USDT这个币市硬通货来行权。

原先的LUC回本无力,POST则又需要投资者掏钱购买,“你看上的是人家给你说的盈利,人家看上的是你的本金。”持续追踪并举报盖网系的人士刘磊(化名)称,在BitTok上,即使投资者能将POST卖出换回USDT,提现也十分困难,“ BitTok已经多次出现过提现的故障,就是一个软件公司开发的App,充进去的币想提现,就会发现提现有限额、高手续费、提现需要电话人工回访等一系列阻碍。”

一文起底交易所BitTok,隐现盖网系背景

网上有关BitTok的质疑

网络上,有关BitTok提现问题及质疑该交易所涉传的帖子十分常见。

BCHC崩盘 原社群力推POST

在LUC和POST出现在BitTok之前,该交易平台上的非主流币仅有BCHC,这个币也与盖网息息相关,BCHC也是盖网系下一些可疑公司的“原始股转币”。

去年5月,BCHC上线了BitTok,官方宣称BCHC是新加坡BitCherry(比特樱桃)基金会发行的代币,主要应用场景是“全球分布式电商”。

事实上,国内一家名叫“中天盛祥”的公司是BCHC公开的运营方,企查查显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寇南南。蜂巢财经去年曾报道过该可疑项目《盖网转世 BCHC再设骗局》

去年诞生的BCHC币蹭了一波“XX即挖矿”的热点,其初始产生方式是“消费即挖矿”,挖矿的前提是要购买分润软件获取矿机码。购买者花钱获得矿机码后,再通过一个名为壹键哥的APP兑换BCHC。

这种获取方式仅是去年BCHC正式闯入币圈时的手段。一直潜伏在BCHC社区的刘磊称,事实上,早期盖网忽悠投资者买入了原始股、石油基金等标的,后来,这些标的都没有兑现,赶上区块链的热点后,BCHC正式出道,原始投资者可以10万元来兑换中天盛祥的矿机码,“相当于又把这些受害者转移到了BCHC上,但这些早期投资者每天只能领取千分之二的BCHC,至少三年多时间才能全部释放完。”BCHC用原始股换币的套路,与LUC异曲同工。

蜂巢财经了解到,有盖网投资者甚至前后投资了千万元,迟迟无法套现,只求能在BCHC上见利。去年7月,网上可查的一场越南线下会议上,曾有组织者在现场鼓吹,“BCHC将在2019年年底上涨到100美元,2020年上涨1000美元,2021年达到10000美元”。

一文起底交易所BitTok,隐现盖网系背景

BCHC2019年短期目标是100美元

事实是BCHC在BitTok这个封闭平台上,连5美元不到。去年9月几乎跌到1美元左右,12月底跌到了0.4美元的谷底。

直到POST再度出现。原先宣传BCHC的微信群悄然在今年变成了POST群,群里有喊单者称,“一个月到二个月之内不可能打新股,所以大家不用关心BCHC、LUC,全力配合POST涨势。”

刘磊认为,POST极有可能是BCHC崩盘后盖网组织的故技重施,以新资产继续忽悠早期受害投资者往里投钱。

POST主体项目IPSE则向蜂巢财经表示,他们和BCHC没有关联,“可能由于都在BitTok交易所交易,用户有重叠,参与POST的投资者有一些也在BCHC社群里,就自发里介绍IPSE。”

BitTok与非法盖网存关联

提供用LUC抽签获取POST的所谓“交易所”仅有BitTok一个。而该平台背后的人员,与伍伸俊亮相背书IPSE时的三眼蛙直播平台及盖网系都有颇深的关联。

BitTok对外一直声称是注册在新加坡的交易所。和币圈主流交易所不同,目前该品牌的产品形态仅有移动端APP,尚无可供用户使用的PC网站端。

通过APP的开发商查询可知,BitTok的开发公司为TECHNOLOGY PTE.LTD。蜂巢财经通过新加坡会计与企业管理局(ACRA)查询到的该公司信息显示,该公司注册时间是2019年8月1日,业务范围为软件和程序开发及管理顾问服务,注册信息中未明确有数字货币交易服务。该公司的董事名册中,第一位董事的名字为ZHENG YONGHUI。

巧合的是,三眼蛙直播平台的开发公司无锡汉咏科技股份有限的法定代表人、控股股东的名字为郑永晖。这或许就不难理解,伍伸俊背书的IPSE代币最终登陆了BitTok交易平台。

在郑永晖的职业履历中,他曾是广州至优壹佰国际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的实际受益人,控股60%。

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4月,法人代表为张志雄,而中天盛祥的实控人寇南南从2016年起就是该公司的董事,另一名董事为王茂基。张、寇、王三人均为广东盖网通传媒有限的公司股东,这家公司也被公安部门列为盖网系公司。

去年11月1日,广州市公安局在官网上通报,珠海横琴新区盖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珠海横琴新区盖网通传媒有限公司(现更名为:广东盖网通传媒有限公司)等盖网系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已被越秀区分局立案查处。

公告督促,参与盖网系公司犯罪活动的人员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并要求盖网系公司投资者请携带相关材料,依法向本人户籍所在地、经常居住地或投资行为发生地的经侦大队或派出所报案。

一文起底交易所BitTok,隐现盖网系背景

广州公安局发布通告让盖网系公司成员自首

郑永晖执掌的广州至优壹佰国际旅行社股份有限公司,也是盖网系公司之一。在2016年的宣传资料中,盖网鼓吹的智慧民生产业中,至优壹佰被划在旅游板块一栏。

天眼查上,有人在郑永晖担任法定代表人并控股的“盖”字系公司——昆明盖聚股权众筹服务有限公司的留言板下询问,“这家公司与中天盛祥科技有限公司有什么关系,现在叫大家交五万块钱购买中天码就交给这家公司,如果是真的怎么来确认自己的股份?”

在盖网被公安部门定性为涉嫌非吸、诈骗及壹键哥涉嫌传销前,郑永晖的三眼蛙直播平台上,曾设置了专门的“壹键哥”专栏。

从2015年开始出现在老百姓中的盖网基金、原始股,到2017年的壹健哥的分润码,再到2018年、2019年出现的中天码挖矿、BCHC及后来的LUC……数年间,盖网无法兑现的原始股、基金跟随着移动支付、O2O、共享经济、区块链这些每年的经济热词,由同一伙人利用不同的“马甲”不断转世,持续兜售伪价值资产。

裁判文书网一份2017年判决书显示,“盖网”基金、原始股没有国家监管、备案,具有欺骗性,其通过发展下线的方式,获取高额回报。《南方周末》也多次报道盖网系骗局,中天盛祥核心成员与盖网、壹健哥基本重叠,宣传套路也都大同小异,经营模式也多有雷同。

当这套骗局延伸到区块链和币市时,开始进阶为名人背书、直播平台引流、交易APP提供场所、垃圾币吸金的一条龙路径。请君入瓮之后,风险便暗藏其中。

本文来自蜂巢财经News,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