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时财经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万物皆可赌” ,FTX成币圈赌场

“万物皆可赌” ,FTX成币圈赌场

作者|嚯嚯

编辑|文刀

5月,在比特币减半的话题下,FTX将比特币挖矿难度的天然波动搬上了二级市场,以合约的玩法供用户进行多、空双方向的买卖。

最近一次直播中,FTX台湾区社群合伙人班神将“比特币挖矿难度算力合约”形容为帮助矿工对冲风险的创新。有比特币矿工不以为然,他以比特币Q3难度合约举例认为,该合约产品的持仓总量约为8.3万美元,24小时交易量为1.3万美元,这样的交易深度连普通矿工的对冲需求也无法满足。

FTX在合约衍生品上花样繁多:杆杆代币、震荡代币HALF、Shitcoin 期货指数;连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也成为FTX上炒作的产品“PRESIDENT 2020”;原油宝事件后,FTX迅速将原油期货放上商品架。

新玩家的需求和技能几乎赶不上FTX的供给。今年3月28日,币安上线FTX杆杆代币两个月后,又以可能损害用户利益为由将其下架。

有业内人士认为,FTX创新正逐渐脱离金融衍生品对冲风险的本质,“说白了,更多是为了供爱买大小的人上去玩,它的受众是投机者和赌徒。”

矿工质疑算力合约的对冲能力

“好玩,万物皆可赌。”5月15日,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平台FTX宣布推出比特币挖矿难度算力合约(Hashrate Futures)当天,F2pool矿池创始人神鱼给出了如此评论。

FTX是币圈首家将比特币算力难度期货合约化的交易所。挖矿难度反映了比特币一定周期内的算力变化。在线矿工越多,挖矿难度越高,矿工单位算力获得奖励的概率随之降低。

“如果你认为比特币未来一段时间的挖矿难度会上涨,作为矿工,你的收益自然会减少,这时候你就可以通过做多挖矿难度合约来降低风险。”5月21日,FTX台湾区社群合伙人班神在AMA直播中,将该平台推出的新品视作帮助矿工对冲金融风险的创新。

按照比特币协议,网络每隔2016个区块就会自动调整挖矿难度。挖矿难度的变化关系着矿工一段周期内的收益,这种天然波动性让FTX看到了商机。

目前,FTX分别上线了比特币2020年Q3、Q4和2021年Q1的难度交割期货产品。每种算力合约都有一个有效期起始和截止日期。如2020年Q3的难度合约就是在今年7月到9月期间挖比特币的平均难度。

在比特币矿工Alex看来,难度合约不一定能帮助矿工对冲风险。“矿工要对冲的是在一个长回本周期内的算力难度风险。”他认为,FTX的难度合约设计过于简单,假如交割时刚好出现震荡,交割后难度没变,但矿工的钱没了。

“万物皆可赌” ,FTX成币圈赌场

FTX上的比特币算力期货界面

曾有过挖矿经历的币圈投资者BIwai同样对持有难度合约抱谨慎态度,产品逻辑是一方面,他的担忧中还包括了市场深度。“以往在币圈,矿工只需要算出他在回本周期内挖矿的币价低点,然后在此价格上1倍做空比特币进行套保,就可以达到风险对冲的目的,完全没必要尝试这样一个深度不足,且未经市场检验的难度合约。”

截至5月22日18时,以比特币Q3难度合约为例,该合约的持仓总量约为8.3万美元,24小时交易量为1.3万美元。BIwai说,抛开大矿工不谈,FTX这样的交易深度连普通小矿工的对冲需求也无法满足。

币价波动成“赌注”

从期货合约到现货杠杆再到期权,币圈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催生了各种加密货币的金融衍生品,二级市场的交易范围早已不再局限于现货交易的低买高卖。

推出比特币算力合约的三天后,FTX的CEO Sam Bankman Fried在社交平台上发起了一项关于上线蚂蚁矿机合约的投票活动。有人评价,FTX是想把币圈有波动的东西都搬到二级市场上,为多空双方提供一个自由博弈的市场。

的确,在FTX上,投资者面前不光只有买涨和买跌两个选项。

去年,以衍生品交易切入加密货币交易所赛道的FTX还推出了波动率合约MOVE和恐慌指数代币BVOL。

波动率合约MOVE锚定某一币种一天内价格波动的绝对值。例如,一天内,比特币的价格波动值为100美元,那么不论比特币价格当天是上涨还是下跌,BTC-MOVE合约都将以100美元进行交割,投资者看似可以从持有该合约中获得比特币波动带来的收益。但如果比特币的日内价格在经历震荡后最终回到当日开盘价,那么BTC-MOVE合约的投资者将会面临强制平仓即期货投资者常说的“爆仓”风险。

MOVE合约的强平机制是否触发,同样视投资者的保证金充足与否来决定。若投资者的保证金总额低于平台要求的保证金率时,其仓位将会被强平。

“我们可以把MOVE合约理解为双向期权合约,传统的币圈合约只能赌单边行情,现在投资者又多了一个选项。”有多年期货经验的币圈投资者李飞认为,“MOVE合约最大的问题在于,它的产品设计本身并不产生任何价值,如果说传统的币圈合约产品还能为矿工、持币者、机构等多方提供套保服务,那MOVE合约的出现,纯粹就是为了让投机者上去赌波动大小。”

FTX还开通了名为“BVOL恐慌指数代币”交易对。BVOL代币分为BVOL和 iBVOL两个交易区。BVOL代表1倍杠杆的未来波动率上涨,iBVOL代表1倍杠杆的未来波动率下降。本质上,赌的也是波动率升降。

“万物皆可赌” ,FTX成币圈赌场

BTC-MOVE-2020Q2合约的日K线图

MOVE合约和恐慌指数代币BVOL的交易,交易量反映出了用户接受度还不太高。以BTC-MOVE-2020Q2合约为例,上线于2019年11月的这款产品,目前24小时交易量为118.17枚BTC。在OKEx上,比特币当季交割合约的日均交易量为4万枚BTC左右。

以币价涨跌博弈的合约交易仍是当前的市场主流。

衍生品“创新”成买大小“赌场”

这两年,区块链技术在原生圈内没有突破性进展。随着优质资产的日益稀缺,市场早已陷入存量资金博弈格局。以交易业务为生的交易所们一直“推陈出新”,以新品刺激市场的交易热情。

FTX无疑是衍生品交易赛道上最为激进的平台,其合约产品线上的“新品频出”,杆杆代币、震荡代币HALF、Shitcoin 期货指数,连2020年美国总统打算也被其代币化为“PRESIDENT 2020”合约;中行原油宝事件后,FTX快速跟风上线了“OIL原油合约”。

FTX“货架”上的新品不断, 但他们是市场需求催生的吗?合约帝市场负责人陆阳认可FTX新品对用户新鲜度的维持,不过,他也反问,“交易所确定用户来得及学习吗?”他认为,每每市场上出现独家的非主流产品,机构往往都需要花大成本来教育用户。

今年3月28日,币安上线FTX杆杆代币两个月后,突然宣布下架FTX的所有杠杆代币。涉及下架的杠杆代分别为BULL(BTC)和BEAR(BTC);ETHBULL和ETHBEAR;EOSBULL和EOSBEAR;BNBBULL和BNBBEAR;XRPBULL和XRPBEAR。

“这都是些什么币阿?”这些交易代币下架时,不少用户才注意到币安上还上过带着“BULL”和“BEAR”的币。

FTX的BEAR(熊证)和BULL(牛证)分别代表三倍做多和做空,锚定某一币种的涨跌幅。比如,一个交易者选择买入ETH BULL,当ETH价格上涨1%时,ETHBULL 会上涨3%;如果 ETH下跌1%,ETHBULL价格就会下跌3%。

和MXC抹茶推出的杠杆ETF类似,熊证BEAR和牛证BULL的发行方FTX为每个杆杆代币都设置了一个调仓机制,在特定时段内自动根据用户的盈亏进行加减仓操作。不同是的,为了方便流通,每个杠杆代币都可以进行链上交易转账。简单来说,FTX的杠杆代币本质上就是拥有杠杆功能的ERC20代币。

正如加密货币杠杆ETF产品一样,交易所充当的角色好比合约代理商,自动调仓机虽方便了小白投资者进行买卖操作,但其天然存在的资金磨损也使得杠杆ETF产品只适用于短期单边行情。3月31日,在Cointelegraph线上AMA专访中,针对币安下架FTX杠杆代币的问题,币安CEO赵长鹏表示,从商业角度来说,下架对币安的收入损失很大,“但也没办法,还是保护小白用户重要。”

赵长鹏解释,杠杆代币最大的问题在于它的设计一直贬值,“很多用户对这个不理解。很多用户对我们下架的抱怨也是说希望长期持有,希望价格能够回来,但是这些代币本身价格会持续跌,不会回来,我们不下架他们就一直持有,这样以后损失更大。”

“万物皆可赌” ,FTX成币圈赌场

赵长鹏在AMA中解释下架原因

从杠杆代币,恐慌指数代币,再到原油代币和算力难度代币,凡是有波动的,FTX似乎都要将之代币化、合约化,这样的“创新”遭到了质疑。有业内人士认为,在FTX上,加密货币的衍生品逐渐偏离了对冲风险的本质,“说白了就是供那些爱买大小的人上去玩,它的受众是投机者和赌徒。”该人士指出,和币圈的绝大多数一样,FTX同样是不受监管的平台,买多、买空的赌徒式操作就是零和博弈,“没有盈亏,只有输赢,交易所就像组局的,抽水也就是收手续费就行了。”

从某种角度看,衍生品交易所FTX更像在币圈开辟一个新赌场。

本文来自蜂巢财经News,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