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时财经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我们都是中本聪

10:53

去中心化

作者:Breeze

5月23日,《福布斯》报道称委内瑞拉央行对英格兰银行提起诉讼。因为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委内瑞拉希望通过出售其储备在英格兰银行中的部分黄金作为抗击疫情的资金,但是该请求却因为受到来自美国方面的压力(美国不承认马杜罗为委内瑞拉领导人,并寻求让其下台)遭到了英格兰银行拒绝。

 4月1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全球金融稳定性报告》,IMF称新冠疫情影响下的全球经济萧条是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全球危机,全球GDP预计累计损失9万亿美元。

IMF董事总经理Kristalina Georgieva在上个月表示,到目前为止已有100多家银行寻求紧急救援。富国银行一季度利润缩水90%,摩根大通下滑70%,美国银行、花旗、高盛、摩根士丹利均出现利润减少的情况。 

新冠带来的致命威胁以及次生经济灾害将延续十余年的繁荣带至一个转折点。以降息为代表的主权信用救援用了一剂猛药,但同时也将后疫情时代的经济恢复期拉得无限长。与此同时,社会的一些根本属性,诸如集权趋势和随之而来的主权金融(法币)风险仍然根深蒂固,难以化解。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人类社会演化出了一个对抗性系统,可以对整个人类社会的系统风险免疫并与之对冲。十余年来,得益于最普适的机制和规则,这个系统的内核与稳固性并未受到破坏,反而展现出越来越强的鲁棒性与丰富性,虽然丰富性意味着叠加,衍生和风险。这个系统就是比特币。

 比特币的内生力量——去中心化

2009年1月3日,比特币区块链网络第0号区块(创世区块)诞生,伴随着第一个区块奖励——50枚比特币的挖出,中本聪在创世区块中写入了《泰晤士报》当天头版文章的标题“2009年1月3日,英国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救援的边缘”。

比特币的诞生正值全球金融危机时期,比特币被创造出来可以说是人类社会中的个体在面对传统金融体系脆弱性时的自救行为。中本聪将之定义为“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从诞生的那一刻开始,比特币的基因中便被写入了“去中心化”属性。

2020年5月25日,持有2009年挖出的比特币并且未花费的100多个“上古地址”出现异动,这些地址的主人集体签名表示“CSW是骗子,他没有可以签名这些地址的私钥,闪电网络是很重要的成就,我们将继续扩容,但解决方案不仅仅是改变代码中的一个常量或者允许强者去霸凌他人。我们都是中本聪。”

 “上古地址”集体签名发生于自称是中本聪的Craig Steve Wright(CSW)在与前商业伙伴David Kleiman的兄弟Ira Kleiman的比特币归属权纠纷案中。我们惊讶于比特币有一个如此独立的社区以及一群如此自发的守护者,比特币“去中心化”的内核一直都在。 

比特币的“去中心化”还体现在持币地址、算力分布上。根据Bitinfocharts信息,目前比特币的总持币地址数超过3000万个,过去24小时内,超过79万个地址(占到总地址数的1/40以上)保持活跃;

BTC.com数据显示,算力整体占比领先的鱼池F2Pool,其算力也只占到全网8.6%的比例;剑桥大学新兴金融中心发布的比特币挖矿地图中,比特币算力遍布六大洲,在地理上呈分散化分布。 

去中心化

信息来源:https://www.cbeci.org/mining_map

尽管行业内仍有算力集中、持币集中这些说法,但是在社会发展的常规路劲——财富与权力聚拢趋势中,比特币网络发展十余年,挖矿投资活动能做到如此分散,参与者能够打破国界与地域界限,追求一种关于“自由”的共同信仰与合作已是奇迹。

去中心化的记账、交易验证、经济奖惩使比特币得以作为一条“诚实的链”存在,而目前,这种发展已经不局限于“链”的范畴,规则仍然是中本聪最初所造的那个“轮子”(代码),但是影响早已扩散到精神和人文层面,包括社群文化,自由追求,极客精神,乃至对于财富的追求和骗局。

比特币的内涵早已是丰富甚至野蛮生长的,而丰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去中心化”。

比特币赋予的极大自由——信息公开与身份隐私 

比特币很好地处理了信息公开与身份隐私问题。与传统中心化交易体系不同的是,比特币链上的每一笔交易都是公开可查询。这个网络的独特之处还在于转账双方与现实世界中的个体的对应关系得到了保护,链上世界与现实世界间的隐匿之门没有被打开。

正是出于这一点,到目前为止,中本聪的身份仍然得以保持神秘;2009年挖矿(或者交易)的早期参与者只要不主动公布自己的身份,我们就无从得知他们是谁;甚至那些对交易所和DeFi的恶意攻击者,我们能做的也只是交易所或者节点联合起来冻结被盗资产,防止其完成洗钱过程,而在一般情况下,无法追踪到黑客其人。

比特币网络赋予了参与者极大的自由,自由带来创新,同时也滋生黑暗,但是比特币的初衷不是因为人性的恶,而是怀着解决现实问题的愿望而诞生的。

虽然这个市场催生了不小的泡沫和骗局,但是这些都不影响一个事实,那就是比特币是对去中心化的一次美好尝试,目前为止,其共识仍然稳固,其生态仍然健壮,其用户仍享有最大化的言论和行为自由。

当然,我们必须承认,比特币系统仍存在一些问题,也面临一些挑战。比特币虽以“电子现金”之名诞生,但是因为受到可拓展性的限制,其仍只适合少量人使用,要做到短时间内处理大量交易,用户体验要丝滑无感仍不现实。 

甚至目前社区成员普遍探索的一层二层扩容技术,包括区块扩容、闪电网络、分片等等,终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其他共识机制以及尚未实现的跨链技术,从本质上来说,也不是PoW的完美替代方案。

帕累托最优永远是一个系统中各制衡因素间的取舍与折中,要真正解决这一问题,或许我们要跃升到一个更高的维度。 

此外,比特币的稳固性也并非毫无破绽,以USDT为代表的稳定币在连接法币与比特币的同时,也将法币风险和机构信用风险输入到比特币系统;量子计算或许会在未来某一天通过“算力暴力”攻破比特币安全性所依赖的非对称加密技术。 

尽管这个系统目前存在局限性,未来存在不确定性,但是自诞生以来,其维持了最简单和稳定的状态,这个系统的现状乃至未来发展,终究是其中的参与者的思想与行动的综合结果。

而我们也看到,比特币社区中有那么多群体在自发地行动,维护其初衷,正如上古地址签名者所言,“我们都是中本聪”,若这是我们真正信仰之所在,吾辈将守护之。

本文来自哔哔News,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