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时财经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比特大陆“权力的游戏”:免职、抢营业执照、和解共识被删

詹克团(左)和吴忌寒(右)

詹克团(左)和吴忌寒(右)

  来源:雷达财经

  作者:张凯旌

  近日,”蚂蚁矿机ANTMINER”在微博发布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比特大陆”)关于近期经营协作的磋商及实时进展公告,称两位大股东——即詹克团与吴忌寒已就目前公司的生产经营问题达成了共识。但令外界错愕的是,该公告很快被删除。

  自2019年10月以来,比特大陆科技控股公司(于开曼群岛注册成立以不同投票权控制的有限公司,下称“比特大陆”)两大股东吴忌寒和詹克团争斗就从未停过,双方数次通过各种渠道发布公告,就公司法人、公章、公众号归属等问题争执不下,甚至还在今年5月上演了”当当式”抢夺营业执照戏码。

  而在比特大陆股东内斗不断的同时,竞争对手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已经成功在美股上市。

  有业内人士向雷达财经表示,如果比特大陆大股东内斗迟迟不解决,不排除被竞争对手超越。

  两大股东内斗,法定代表人已3次变更

  公开资料显示,吴忌寒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主要负责比特大陆市场业务,而来自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的詹克团则被看作比特大陆”技术大脑”。

  在二人的努力下,比特大陆发展迅速。2018年比特大陆向香港联交所递交的招股书显示,按2017年收入计,这家公司就已经是中国第二大、全球前十大无晶圆厂芯片设计公司、全球第四大无晶圆厂ASIC芯片设计公司。而根据Frost&Sullivan数据,以2017年收入计算,比特大陆是全球最大的基于ASIC的加密货币矿机公司,占有全球74.5%的市场份额。

  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的营收分别为25.17亿美元、28.45亿美元,净利润分别为7.01亿美元、7.42亿美元,调整后净利润(不包括股权激励费用及可换股可赎回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均为9.52亿美元。但毛利率却从2016年顶峰的54.5%下降至2018年前6个月的36.2%。自成立以来,比特大陆共完成三轮融资:2017年8月A轮融资5000万美元,2018年6月B轮融资2.9亿美元,2018年8月B+轮融资4.4亿美元。参投方包括IDG资本、红杉资本、美国对冲基金Coatue Management、新加坡政府投资基金EDBI等。

  然而业绩辉煌的背后,两位创始人出现裂痕。据媒体报道,吴忌寒和詹克团在公司发展方面的看法不尽相同。吴忌寒想继续扩大比特大陆在数字货币领域的份额,同时在国际化道路上努力,而詹克团则希望将比特大陆转型为人工智能方向。

  据21世纪经济报道,2018年正逢比特币大跌,吴忌寒的比特币现金计划亏损了30多亿人民币的资产,他也因此在年底卸任自己在比特大陆的所有职务并退出核心决策层。

  但吴忌寒很快卷土重来。

  2019年10月29日,吴忌寒发布内部信,解除詹克团在北京比特大陆的一切职务。内部信要求,比特大陆任何员工不得再执行詹克团的指令,不得参加詹克团召集的会议,如有违反,公司将视情节轻重考虑解除劳动合同,这被外界看作比特大陆内斗正式爆发的起点。

  当时,詹克团正在深圳参展2019年深圳安博会。等他回到比特大陆时,却发现自己已被禁止进入公司的办公区域。

  从股权结构看,当时詹克团更占优势。当时,詹克团持股36%,吴忌寒持股20.25%,而由于开曼公司实行AB股,詹吴两人手中所持的B股均有10倍投票权,詹克团占据59.6%的投票权。

比特大陆股东持股情况一览

比特大陆股东持股情况一览

  不过,比特大陆在去年11月举行的股东大会上就取消了詹克团的10倍投票权,改为1股1票,这使詹克团丧失了投票优势。

  詹克团随即聘请汉坤律师事务所,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对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的工商变更登记表示异议,与此同时还发起第一次行政复议,请求撤销比特大陆变更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的行为。

  据彭博社报道,詹克团在2019年12月还曾提交传票,要求开曼群岛法院撤销股东大会上取消AB股的决定,但这一国际诉讼至今尚未做出最终判决。

  2020年1月31日,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同意了詹克团的撤销申请,但早在1月2日,比特大陆就再次将法人由吴忌寒换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刘路遥,这一布局使得詹克团夺回法定代表人身份的想法落空。

  今年2月12日,詹克团提起第二次行政复议,请求撤销海淀区市场监管局批准的1月2日法人变更登记行为,并将比特大陆法人恢复为自身。

  今年4月28日,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正式撤销刘路遥法定代表人身份,北京比特大陆在市场监管部门登记的状态恢复至2019年10月28日之前。

  对此,吴忌寒一方认为,因为北京比特大陆由香港的Bitmain Technologies Limited(下称“香港比特大陆”)100%控股,而注册于开曼群岛的BitMain Technologies Holding Company(比特大陆)100%持股香港比特大陆,因此北京地区比特大陆的法人任免本应由开曼、香港股东决定,而非行政机关。

  4月27日和4月29日,微信公众号”比特大陆科技”连续发布两则声明,称詹克团无视公司及全体员工的共同利益,在疫情特殊时期恶意提起诉讼,干扰公司的正常运营,破坏国家保稳定、保增长的方针。并已对詹克团可能采取的5项破坏活动做好充分准备,严阵以待。

  5月28日,一场“大戏”上演。当日上午,詹克团在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二楼52号窗口领取自己为法定代表人的北京比特大陆公司营业执照时,营业执照被一群不明身份的大汉从工商行政人员手中抢走,其中刘路遥在现场指挥了这次有计划的”抢劫”。

  就在刘路遥率人”抢执照”的当天,香港比特大陆微博发表声明文章,称”詹克团已不在’北京比特’担任任何职务,也未经本公司授权,无权领取本公司营业执照。市场监管部门公示登记显示詹克团为我司法定代表人属于登记错误,且严重违反《公司法》的规定。公司唯一合法的法定代表人为总经理刘路遥。”

  虽然詹克团营业执照被抢走,但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詹克团已是北京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

  至此,北京比特大陆在9个月内,已三次更换法定代表人。

  詹克团与吴忌寒对经营达成共识?刚发布即删除

  重新担任法定代表人后,詹克团开始了“清算”之旅。

  5月25日,詹克团以北京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的身份签发了对刘路遥的”解除劳动关系通知”。

  在解除文件中,刘路遥被指存在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5月8日在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法向公司法人詹克团发放营业执照过程中,组织、策划并参与抢夺营业执照。

  5月27日下午,北京比特大陆发布声明称,公司已于2019年10月28日通过股东决定免去詹克团的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职务,且于2019年11月5日通过执行董事决定免去詹克团经理职务。鉴于此,詹克团无权以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或经理的名义从事任何行为。

  解除刘路遥劳动合同失效后,詹克团很快又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公章上。6月10日,詹克团一方通过微信公众号”比特大陆科技”发布”关于启用新公章并作废旧公章的声明”,表示旧公章于5月8日起失效,新公章于6月1日起生效。

  一天之后,比特大陆官网发布声明称,北京比特大陆和香港比特大陆发现微信公众号”比特大陆科技”于2020年6月10日登陆状态异常,并宣布当日发布的信息内容虚假,不代表北京比特大陆真实意志。目前唯一合法有效的公章是编号为1101070056574的公章。

  6月13日,比特大陆官网发布北京比特大陆和香港比特大陆联合声明书,再次强调2019年10月免职詹克团行为的真实性,并列举了詹克团行为:包括非法取得所谓北京比特大陆印章证照、假借北京比特大陆名义行事、与其持股的海南大陆方舟数据科技有限公司签署《销售代理协议》等。

  声明中重申:加盖詹克团以非法手段取得的所谓北京比特公章(编号1101081651178)的任何文件,北京比特大陆与香港比特大陆均不予认可。北京比特公章(编号1101070056574)由吴忌寒授权人员保管,正常使用。

  一周后,詹克团在微博上给予回应,坚持原公章(编号为1101070056574)已作废,自己手中的新公章(编号为1101081651178)系比特大陆唯一合法有效的公章。

  比特大陆官网随即发布第三封公告,称比特大陆充分支持吴忌寒,并称香港比特大陆已经暂时停止了向詹克团亲属所控制的世纪云芯的芯片供给。

  6月21日,一份比特大陆员工发布的”对吴忌寒不合法、不守法、不懂法行为的说明”的声明流出。声明称”吴忌寒所有的行为都是建立在不合法基础上的非法行为,正在将比特大陆和一部分员工拖入深渊”。

  除此之外,声明中还提到:”在詹克团重获比特大陆控制权后,吴忌寒采取了如抢执照、转移公司文件和资产、冒用公司名义造谣等严重违法的疯狂行为。詹克团正在以40亿美元估值收购吴忌寒及其他老股东和部分员工的股份,并将以法律手段解决此问题。”

  对此,比特大陆官网于6月23日再发公告,重申2019年11月股东大会废除十倍投票权的决议合法有效。

  公告称,行政机关无权否决该等决定中有关北京比特管理者任免的内容,无论公司登记信息目前状态如何,都不改变詹克团先生已不在北京比特任职、无权代表北京比特行事之事实。

  公告强调, 北京比特的公章一直处于妥善保管、合法使用状态,公司并未申请挂失、重刻公章。

  同样在6月23日,吴忌寒控制下的微信公众号“蚂蚁矿机ANTMINER”发布了关于北京比特大陆经营协作的磋商及实施进展公告,表示本着为比特大陆负责的原则,两位大股东派出代表,在热心股东和热心第三方的帮助下,就公司生产经营等基本问题进行了磋商,并初步达成了共识。主要共识包括:第一,尽可能维持公司正常生产经营秩序,特别是降低对外部客户和供应商的影响;第二,保持公司账务及时和完整,确保公司财税合规;第三,稳定公司员工。

  然而,蚂蚁矿机发布的声明很快被删除,这让外界颇为错愕。

  竞争对手已抢先上市,比特大陆前景几何?

  陷于内斗的比特虽然早在2018年9月,即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然而直至今日,比特大陆依然未能登陆资本市场。

  而比特大陆的竞争对手嘉楠耕智已经在2019年年底成功赴美上市,而亿邦国际在今年6月26日已成功在美股上市。

  据亿邦国际6月17日递交的最新版招股书显示,该公司拟发行1932.36万股,发行价区间为4.5美元到6.5美元,拟募资金额为8695万美元到1.25亿美元,若承销商行使选择权全额购买额外的A类普通股,则最高发行总量达2222.214万股,由此计算,最高可募资1.44亿美元。

  与此同时,亿邦国际的新招股书中公布了其2020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亿邦国际第一季度营收为640万美元,同比增长6.1%;营收成本590万美元,同比下降3.9%。

  另外,亿邦国际净亏损在进一步扩大,已从2019年第一季度净亏损60万美元,扩大至2020年一季度的250万美元。

  对此,亿邦国际解释,净亏损扩大主要原因为地方政府退税大幅减少,此外,亿邦国际收入主要集中在比特币采矿机上,比特币价格的大幅下跌将对公司比特币采矿机库存的价值产生负面影响。

  6月26日,亿邦国际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发行价格为5.23美元,首日开盘后迅速破发至4.60美元,并一路走低,最低触及3.81美元,相较发行价暴跌27.15%,随后股价上涨,最终收盘价格为5美元。

  有区块链从业人士向雷达财经表示,嘉楠耘智和亿邦国际上市后,可以获得资本输血。虽然比特大陆相比竞争对手,盈利能力更强,技术更好,但如果股东一直处于内斗状态,不安心做好经营,存在被竞争对手超越的风险。

本文来自雷达财经,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