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格时财经首页
  2. 新闻
  3. 资讯

怒怼赵昌宇!并对杭州GBLS大会正式提起法律诉讼

怒怼赵昌宇!并对杭州GBLS大会正式提起法律诉讼

导语:这篇文章可能很长,但是我写下这些也不是为了义愤填膺,只是平淡的阐述我参与杭州GBLS大会的过程,以及赵昌宇先生之前在媒体宣讲的:万会之王,区块链的一股清流,在这个世界或者说区块链圈子没有对错,但是做人底线还是要有的,我相信行业发展,需要正能量以及规则,也希望大伙清楚明白为什么我会怒怼赵昌宇以及对杭州GBLS大会提起法律诉讼的原因。

从2019年1月8号从杭州返回深圳至今,一直都想聊聊代表项目方参与杭州GBLS大会的一些事情,本来是一个双方共赢的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本人也一直在思考,圈子寒冬这些大家都了解和明白,我也不想在这个寒冬上面再进行冷水浇灌,毕竟之前自己做过千人大会也参与过不同形式的会议,但是杭州的这场会真正的如链杉资本老总说的一句话:这是一场特别的异常让大家难忘的一场会议。写到这里链杉资本老总鞠躬说话的场面历历在目。

本人从这场会议的期待到愤怒,延续到现在平静敲下这场事件的来龙去脉,这种煎熬或许没人理解,当然通过会后的解决协商,让我看清为什么圈子会乱成这样事实,骗子当道,做事不规矩,莽撞行事的人多了,这个行业注定难走很远,闲话也不多说现在来聊聊本人为什么要对杭州无眠科技进行民事诉讼以及在朋友圈公然怒怼赵昌宇先生的行为了。

2018年12月左右,刚刚为了项目宣导的需求,需要进行项目路演,所以陆续的接触过几家举办会议的公司,暂列下有,1.6号希欧网的北京年会,深圳1.6号的慈善晚宴,以及杭州GBLS年终会议,当这三场会议摆在自己的面前,因自己之前从事嘻哈财经媒体主编职务时候有过对于GBLS会议的了解,也从会议规模来看,现阶段适合项目宣导作用最好的是杭州GBLS年终会议,毕竟人家举办过一次,反响也很好,有过大会举办经验,不可否认的选择了杭州GBLS大会,当然这也是灾难的开始。

合作开始:2018年12月期间,通过朋友圈接触到了杭州GBLS大会的会务组与之商谈GBLS杭州年终盛典赞助活动事宜,可能因为圈子寒冬,听赵在电话里说,有项目退出,你们要参加的会给到很优惠的价格,七七八八商讨以后,达成了初步的意向,赵很着急的推动,直接发来了合作合同,因为这块宣导的费用也需要走正规的公司审批流程,所以付款流程很慢,大约在大会前一个礼拜,需要支付定金的时候,我跟他说了,除非我自己先进行款项的垫付,然后走公司报销流程,这样是最便捷的,因为当时的凌乱以及赵这边的催促,跟领导协商后我这边就进行了款项垫付,但是我不知道的是对方在没有收到公司回函以及盖章合同的情况下,收下了我的垫付款项,并且一再要求支付余下的款项,不然定金不退不说,后续项目宣导的展架,机票,酒店以及路演等其他环节也不在安排,就这样,我垫付了项目参与活动的所有资金,期间他们的会务组人员给我打电话问需不需要拿个奖项,两千块钱随便选但是我没有答应,因为我觉得买来的奖项意义对于项目本身宣传的作用不大,当然这也是我会后觉得最庆幸的事情。

怒怼赵昌宇!并对杭州GBLS大会正式提起法律诉讼

会议开始:在1.6号满怀期待来到杭州,参与GBLS会议,大会现场也很热闹,人流涌动,参展商也有三十多家,当时觉得,在寒冬能有这么多人参加会议,觉得很不可思议,也很庆幸找对了会务。但是随着深入的了解以后,这些肮脏的事情开始慢慢的浮出水面。

1,大会当天项目方参展的领导一律没有安排大会现场的座位,赵的解释说,来的人太多了,所以很抱歉,当时还觉得可以谅解,毕竟人多嘛,大家热情,这都可以相互的理解,但是在进入大会现场以后发现,在座的不是大爷大妈就是带着孩子扯着气球的大叔大婶,甚至还拿着早餐。我在旁边甚至还有人问我 这是什么会议?做什么的?啥是区块链?当时我只是感觉诧异,当然圈子寒冬,主办方为了烘托会议气氛,这些都可以接受,不过看着台上发言的各位领导以及项目方在挥斥方遒的时候,我在想,如果他们知道了,是啥感觉?雇人参会与售卖奖项这一说的证实也来自我后面了解千氪的一篇文章开始的

怒怼赵昌宇!并对杭州GBLS大会正式提起法律诉讼

2,晚宴开始,这场高逼格会议的晚宴,确实让我难忘,本来协定好的晚宴名额,记得那天领导一再要求我,穿着正式,毕竟这么大会,晚宴肯定是社交场合,不过也感谢大会举办方,我节省买衣服的钱以及让我想起农村结婚的流水席,到达晚宴现场以后,全场闹哄哄的,并且没有座位和以及我们所想的社交情景,就因为座位的原因询问过赵,赵的解释是因为政府人员来的人多,后面又胡乱进来了很多人,所以很抱歉,你们得等等,先让让政府领导们,最后我们在会场等了半个多小时,觉得参加这样的晚宴没意思,就直接打车走人了,不过后面想来可笑,杭州市政府人员都那么穷,还得拖家带口来凑这个高逼格的晚宴?

怒怼赵昌宇!并对杭州GBLS大会正式提起法律诉讼

3,1月7号会议,这场会有我们项目的路演以及圆桌环节,当初沟通的时候还特意的问过赵,是否能进行营销内容的宣讲,赵的回答是,随便弄,现场那么多的媒体,以及那么多资本机构,正好是你们项目宣导的时候,这时候不说,啥时候说呢?不过在1.6号晚上,赵电话说,明天的会议不能谈论链和币,也不得有营销内容,因为政府管制,参展项目的展架也得撤销所以很抱歉,还说了他1.6号去了市公安局的原因,没有配备足够多的安保,说什么这样的大会必须要达到1个人5个安保的条例,当时我也只是笑笑,当夜我和同事们改整个项目路演的PPT改到半夜三点多。

4,1月7号下午1点到达会场,当时会议正常进行,但是不到一个小时,杭州市公安局来人了,勒令取消会议并且拔掉了会议展示屏以及话筒的电源,赵也随后跟警察去了公安局,会议当天的照片我也有几张,大伙可以看看:

整场闹剧持续了两个小时,最后在链杉资本老总的宣布下,这场会议全部结束了,当然,我们项目的路演以及圆桌论坛和后续媒体专访的环节也被取消,事后赵电话来说,因为酒店方只是报备了1.6号的活动备案,1.7号的会议活动没有进行备案的原因,所以取消了,还跟我们说三天内一定给到协商方案。当时那种尴尬和情景现在回想都哆嗦。带着满肚子的委屈和气愤回到了深圳。协商开启:等待三天以后,一直不断的催促赵那边给到合理的协商方案,可能年轻团队,一个协商方案跟个小学生作文一样,一句话描述:因政府干预原因导致大会取消,退钱是不可能的,只能在我们下次会议的时候进行权益消耗,会议时间待定。我觉得任何一家项目方收到这种调解方案,估计没人会愿意接受的,还有就是,我们从原来的甲方变成了这份协商方案的乙方了,当然我们也不会接受这样子含糊的协商方案,期间爆出了GBLS杭州大会的丑闻,我还特意@了赵,他直接说,没事,你们不要去搭理和跟风,不然这协商事宜就不好沟通了,这种威胁意味不明而喻。最后经过不断的调解和协商,毕竟资金是我私人垫资的,我也想尽快解决,跟公司沟通后,公司给出的意见如下:1,退款,可以扣除合同执行的相关费用,不在追究任何责任。2,不退款,必须规定活动举办日期以及不得低于杭州GBLS大会的规模,如不举办必须赔偿付款金额的两倍。拿到这两条以后跟赵去沟通,我原以为这样子能够尽快达成协议了,我是彻底没想到这人再次刷新了我对人性无耻理解的下线,那边给到的回复是:可以规定活动举办日期,但是违约责任改成了赔偿原付款金额的50%,说白了就是 我就算不举办活动我还要赚你一半的钱,这种的强盗逻辑。

起诉:这样就没法解决和协商了,因为公司也没有对他们发函以及合同盖章流程。建议先私人尽量开始跟对方协商退款吧,面对协商的电话,我是被赵推这个部门老总,那部门负责人,左右就是不想退款以及解决。这样推诿了十多天了,我也不再负责项目具体运营以后,开始接触律师,并且开启了民事诉讼之路了。

以上就是我对于杭州GBLS大会怒怼的缘由了,我也希望各位项目方以及媒体能够擦亮眼睛以及清除这种破坏规则践踏行业行为的人。后续我也会继续披露我的诉讼历程以及付款的截图。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dgwap.com/archives/6073

联系我们

微信:8467915

邮件:8467915@qq.com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