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 出走之谜,EOS 的权力游戏

BM 出走之谜,EOS 的权力游戏

“弗吉尼亚州,弗吉尼亚州,最大 ICO,EOS 倒闭了,王八蛋老板 BM 带着他的小姨子(重音)和比特币跑路了……”

当段子照进现实,总显得现实有些许荒诞。

1 月 10 日 19 点,深潮 TechFlow 小编战战兢兢发出快讯,“EOS 创始人 BM 疑似辞去 Block.one 首席技术官一职”,迎来的果然是 EOS 社区的“辟谣”:

假新闻!

一时间,快讯、辟谣、反辟谣横飞,BM 化身量子态,游走在 EOS 的 K 线针尖上。

随后,尘埃落定。BM 在 EOS 系社交平台 Voice 再度发声,2020 年 12 月 31 日起,已辞去了 Block.one CTO 一职。

愤怒的投资者开始涌进 EOS 电报群,用工地英语发出怒吼:“we have to kill him.”

BM 出走之谜,EOS 的权力游戏

就连李老师,也觉得是被戏弄了一番,发出无奈的长叹。

BM 出走之谜,EOS 的权力游戏

BM 辞职并不妨碍 EOS 背后的母公司 Block.one (简称 B1)成为 ICO 最大赢家:不仅靠 EOS 融资超 40 亿美元,更换得超过 24 万枚比特币和数亿美元国债。

当投资者纷纷把矛头指向 BM 这个程序员时,BM 却开始抒发理想主义者的情怀,“离职是为了隐私和自由”,在深潮 TechFlow 看来,这既是初心复燃,或许也是在权力与路线的游戏中,落败后的自我安慰。

谁才是渣男?

一个女性朋友将 EOS 及其创始人 BM 称为渣男,并总结了渣男的若干气质:

专搞暧昧,不定关系

事前体贴,事后冷漠

追求热烈,到手变脸

一味索取,不愿付出

逃避责任,没有担当

在她看来,EOS 就是妥妥的 PUA 大师,这类项目和渣男一样,总是给你希望,又让你连续失望。口头甜言蜜语不断,却永远不会给你实质的幸福。

在这里,我不禁要为 EOS 喊冤,因为人家一开始就没给过承诺。

在 EOS 的销售协议中,写得明明白白,EOS 没有任何的权利、价值,不是投资,也不是货币,更不是证券,销售所得全凭开发公司 Block.one (简称 B1)处置,B1 创始人 Brendan Blumer (简称 BB)也多次强调,EOS 的发行是销售协议,而不是募资协议。

BM 出走之谜,EOS 的权力游戏

和恋爱中的女生一样,怀揣着暴富梦的投资者也容易被幻想出来的“爱情”冲昏了头脑。

EOS 创始人 BM 是渣男吗?

2014 年,他声称没有新项目,也不会离开 BTS。

2016 年,他声称没有新项目,也不会离开 Steem。

2018 年,他声称没有新项目,也不会离开 EOS。

流水的项目,铁打的 BM……

2021 年,BM 有了新的称谓:三姓家奴,在中文加密社交平台,宛如过街老鼠,一时之间,人人喊打。

但,或许 BM 才是那个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人。

BM 离开,早有信号。

1 月 4 日,BM 发布推特称,BB 控制了 B1 和所有的产品、服务事务,他所能做的就只是在 BB 追求的范围内给出建议,他有大计划,喜欢干大事。

言下之意,BM 失去了权力,Block.one 成为了 BB 的天下。

当渣男被欺负,一定是遇到了更厉害的渣男,BB 显然是这样的狠角色。

天才与内斗

如果说 BM 是技术上的天才少年,那么 BB 就是商业上的天才少年。

15 岁,Brendan Blumer 就开始创业做生意,开发了一个用以销售多人在线游戏上的虚拟资产的网站 Gamecliff,售卖一些类似于 “魔兽世界” 的在线角色扮演游戏的道具,魔剑和盔甲。

2005 年,Gamecliff 被另一家游戏公司 IGE 收购,年仅 18 岁的 BB 被派到了香港领导公司的发展。

IGE 虽然很陌生,但他的创始人却是加密行业的老炮——Tether 联合创始人 Brock Pierce,后来也成为 Block.One 的联合创始人。

来到香港后,BB 又创立了全球最大的游戏账户买卖平台 Accounts.net、香港房地产企业软件公司 Okay 和科技发展平台 ii5。看看,什么叫做连续创业者。

EOS 的故事开始于 2016 年,这一年,他认识了 BM。

“我们第一次见面感觉很棒”,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BB 回忆道,“Dan (BM) 来到香港,我了解到他项目的更多内容,带他在这座城市四处逛逛并与我们的团队见面。”

两人一拍即合,准备搞事,此时,BM 还在开发运营 Steem。

2017 年 3 月,BB、BM、BP (Brock Pierce) 组成三巨头,共同成立了专注从事高性能区块链技术的开放源码软件公司 Block.One,同年 5 月,Block.One 推出了第一个项目 EOS.IO。

BM 专心搞技术、BB 搞运营、BP 站台搞钱……随后,BM 也离开了 Steem,将精力全部奉献给 EOS。

后面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EOS 创造了超过 40 亿美元的 ICO 记录,Block.one 大发横财,逐渐积累了超过 24 万枚比特币。

财富狂欢的另一方面,却是 EOS 社区和投资者的愤怒与抱怨:

EOS 承诺的 TPS 并未达到,EOS Storage、Unique ID,DEX……均未实现。

EOS 币价常年低迷不振,2020 年全年涨幅仅为 1%,成为牛市笑话。

Block.One 并未给予生态足够多的支持,招来 MEETONE 的成员讨伐。

曾经的 EOS 生态参与者纷纷倒向波场和波卡生态。

……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回到 BM 的抱怨,一切的问题,都可以归结为人的问题。

或许是在香港久居十几年,耳濡目染,BB 也学习了香港特色,把 Block.one 逐步打造成家族企业。

2018 年 10 月,BB 的母亲 Nancy Kasparek 从美国银行离职后,来到香港,帮助儿子管理 B1 的投资业务 EOSVC。

长期负责 B1 整个运营和营销的高管 Abby Blumer 则是 BB 的亲妹妹。

根据 Linkedin 的资料,Abby Blumer 在加入 B1 之前只是一位英语老师,大学学的是教育,没有任何市场营销相关的经验背景,更没有担任部门领导人的经历,2015-2017 两年的经历缺失。

BM 出走之谜,EOS 的权力游戏

Abby Blumer 加入 B1 之后便开始火速升职,三年时间内,从 Marketing Manager 做到了 CCO。

任职营销工作期间,Abby Blumer 负责的营销和社区工作被外界认为是 EOS 最大的失败之一,EOS 早期的热度几乎来源于 Brock Pierce 及投资方的努力。

在社交媒体上,无论是推特、Reddit、还是 Facebook,别谈与以太坊抗争,甚至热度远远落后于孙宇晨领导的波场。

是谁在社群中曝光 Block.one 内部的裙带关系呢?

答案是 BM。

BM 出走之谜,EOS 的权力游戏

BM 曾在电报夸赞道,“Abby 是 Brendan 的妹妹,她有自己的优点。她是 EOS 拥有今天的品牌、活动和全球认可度的重要原因,并且从第一天开始就参与其中”。

在营销方面,EOS 最大的失败则是,在中国市场不作为。

EOS,成也中国社区,败也中国社区。

2017 年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BB 曾主动谈起对中国社区的看法,他甚至认为 EOS 就是中国人的:

“EOS 的主动权由代币持有者掌握,并不是矿工掌握。而中国是最大的社区,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说 EOS 也是中国人的。因此在中国社区有持续曝光是很重要的,并且让我们能够持续听到中国社区的声音,我们可以据此做决定,建立我们的软件,从而实现社区利益最大化。”

在 EOS 销售结束后,B1 就逐渐淡化了在中国境内的宣传,社区、PR 全面失守,任由负面舆论发酵,EOS 在中国的舆论阵地全靠部分 KOL 以及中国社区志愿者坚守。

据一名离职的 B1 前员工透露,今年 Block.one 曾有考虑拿出数百万美元的预算,与币安、火币等头部交易所推广 EOS 版本的 USDT,促进 EOS 的活跃度,但最终因为 Block.one 内部原因搁置,不了了之。

Block.one 成为 BB 的天下

纵览 Block.one 的核心管理团队,除了前 CTO BM,其他的高级管理人员几乎都是 BB 的人马。

一个特点在于,这些高管大多有“爱荷华”(BB 故乡)、“香港”(BB 十五年的工作地)、“房地产软件开发公司”(BB 之前的行业)的标签。

前 COO,现 CSO Andrew Bliss 是 BB 最信赖的人,同时具有“爱荷华”、“ii5 公司 (BB 创建)”、“香港”等标签。

Andrew 毕业于美国爱荷华大学,2015 年,Andrew 到香港加盟 BB 创建的 ii5 公司,直到 2018 年,一直担任 CFO。

在 Andrew 的个人简历中,提到自己 2016 年-2018 年担任 Block.One 公司的 CFO,与 2015 年-2018 年任 ii5 公司 CFO 有重叠。

B1 执行主席 Kokuei (Guo) Yuan 同样跟随 BB 多年的小弟,曾在 ii5 担任过全球总裁,主要在 B1 内部帮助 BB 监督其他高级管理人员。

掌管 B1 财务的 CFO Steve Ellis 是 B1 前集团总裁,BB 铁兄弟,Rob Jesudason 在瑞士信贷以及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的部下。

长期以来,Block.one 注册在开曼群岛,却有两个总部,Block.one 核心工程团队和 BM 一起在佛吉尼亚州,BB 则坐镇香港岛新潮 SoHo 区的香港管理总部,两地员工各占一半,但核心高管几乎都在香港。

当 BM 离开,BB 也顺利完成了权力的统一。

如今 BM 对于 B1 这样一个成熟的团队而言,也并无太大的重要性。

BM 是程序员,BB 是企业家、商人,程序员与资本家斗,只有领 996 福报的份儿。

创始三巨头离开了俩,如今的 Block.one 真正属于 BB 及其家族。

BM 的初心与未来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区块链则有永久存证,BM 似乎已经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但我却在 BM 的离职发言中看到了他的 ” 初心 “。

在他的离职宣言中,有这样的表述,我将继续致力于创建自由市场解决方案,以确保所有人的生命,自由,财产和正义。

这正是他此前长期在 Git 标注的人生信条:我的人生目标是找到能确保大家生命、自由和财产安全的自由市场解决方案。

1 月 11 日, BM 在 HIVE 再度发文,解释自己离开的原因:

BTC、ETH、EOS 都处被监管机构盯上,完全丧失隐私。代币获得资本收益的最大希望是最大化其作为货币的功能,以及其本身做到合规,并努力让机构采用它。

如果目标是获得巨额资本收益,那么用监管机构批准的智能合约交易监管机构批准的资产的 KYC 账户可能是唯一出路。他称,如果社区选择走这条路,那么 Block.one 是带领 EOS 朝这个方向发展的理想人选。而我不希望自己的创新受到政府监管机构心血来潮的限制。我们这些想要创造工具,将权力交还给人民的人,需要把目光投向别处。我们的“利润”不是用美元来衡量的,而是用“自由”。

这也隐射了他和 BB 的矛盾,BM 想做将权力还给人民的英雄,BB 想做得到监管认可、放心赚钱的商人。

此前,在推特上,BM 也曾表示,我为科技感到骄傲。我希望解决社会问题和解决技术问题一样容易。我可以确认,我不是受金钱的激励,如果这不能增强个人自由,我会放弃 9 或 10 位数的收益。

感性而又天真的小编不禁开始落泪,这是怎样的自由主义精神与理想主义情怀。

鉴于 24 万枚比特币属于 B1,如果 BM 净身离开 B1,不带走任何一枚比特币,我可以大胆对 BM 说一句:瑞思拜,未忘初心。

告诉我,BM,区块链追求的究竟是 Make Money 还是 For Freedom?

毫无疑问,BM 会开始他的下一个项目。

早在 EOS 主网上线半年后,BM 就在电报中透露,他已经找到了解决隐私性和终极扩容的方法,想做一个新项目。

BM 出走之谜,EOS 的权力游戏

他表示,将开发出一种完全去中心化,无手续费,匿名性的银河系通用货币,并且任何人都可以跑通所有节点,TPS 将达到千万级别。

结合最近的特朗普事件,BM 开始频繁抵制推特:

整个夏天,推特都在默默支持暴力。虽然我不喜欢特朗普,但推特支持的暴力行为被他们的双重标准所揭示。

在辞职声明中,BM 表示,我倾向于构建更多的抗审查技术,将集中精力创建人们可以用来确保自己的自由的工具。

在推特平台宣布永久封禁特朗普个人账号后,特朗普回应称,将“在不久的将来建立我们自己的平台”。

综上,可以预见,BM 的下一个项目将与隐私、抗审查有关,甚至不排除再造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交平台。

以前,BM 在创建比特股时,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分布式资本创始人沈波,沈波顺势成为了比特股的创始成员,后来,沈波又把李笑来介绍给 BM,BM 和李笑来也成为了很好的朋友。EOS 的成功也离不开李笑来的支持。

不知道未来,沈波、李笑来是否还会帮助 BM 这个好朋友实现初心呢?

本文来自DeepFlow,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