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于十字路口的币安美国:亿元融资被软银拒绝,CEO突然离职

图片
这一两年外部监管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各个国家都强调合规和保护散户利益,唯有合规才能让交易所走的更久更远。
文 | 徐赐豪 李红晖
“不差钱”的币安日前传出正在寻求融资的消息。
币安集团有关人员向《区块链日报》记者表示,币安美国确认在寻求融资,但不方便透露资方。
在融资的关键时刻,币安美国原CEO Brian Brooks却宣布因为“战略方向的分歧”而离职。同时,因担心美国当局的调查,软银拒绝投资币安美国。
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加密市场,美国一直是所有交易所都希望攻克的硬骨头。目前而言,包括币安美国在内的竞争对手,已经远远落后于美国本土的Coinbase。
业内人士对此分析称,这一两年外部监管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各个国家都强调合规和保护散户利益,唯有合规才能让交易所走的更久更远。
或许是意识到了外部环境的变化,8月6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推特上表示,币安将从被动合规转向主动合规。
聘请诸多前美国官员

公开资料显示,币安注册于开曼群岛,最早于2017年在上海成立。之后,随着中国收紧加密货币交易政策,该公司先后将总部迁至日本及马耳他。
2020年5月,赵长鹏表示,币安总部已经与他个人的行踪绑定起来。他表示这并不是为了逃避什么,而是要对区块链去中心化理念的贯彻。“我认为区块链的美正在于此。你会问比特币的办公室在哪吗?比特币不需要办公室。”
作为加密资产最主要的市场,美国自然是币安要开拓的主要目标。
2019年,币安与一家名为BAM Trading Services的公司合作,成立了位于旧金山的实体“Binance.US(币安美国)”,于当年9月开始运营。币安美国是作为独立于币安的公司成立的,但币安CEO赵长鹏保留了90%的所有权。
据公开资料显示,BAM Trading Services确实在美国财政部的金融犯罪执法网络(FinCEN)注册为货币服务商(MSB)。
与此同时,币安对于美国监管的重视程度和资源投入也逐渐加强。最为显著的就是,币安聘请了诸多有深厚美国政府背景的高管。
币安集团8月18日表示,已任任命前美国财政部刑事调查员Monahan担任其全球加密洗钱报告员,在缓解监管审查中又做出了一份努力。
据悉,Monahan有近30年的政府服务经验,曾负责税务、洗钱和其他金融犯罪调查。他的工作重点将是扩大币安的国际反洗钱和调查项目,及加强币安与全球监管和执法机构的联系。
此前3月11日,币安聘请了曾在美国前参议员、前美国驻华大使Max Baucus担任其监管顾问,为在美国监管领域的发展提供政策指导,并充当币安与监管机构之间的联络人。
据了解,Max Baucus曾担任美国参议院金融委员会以及税收联合委员会主席。2014年至2017年,他曾担任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政府的驻华大使。
4月11日,币安又聘请美国财政部下属的货币监理署(OCC)前代理署长Brian Brooks出任币安美国的CEO。在OCC期间,Brian Brooks称“没有谁会禁止比特币”,对加密资产的友好态度使其在社交媒体上被称为“Crypto Comptroller”(加密货币审计长)。
而且加入OCC之前,Brian Brooks曾是Coinbase的首席法务官,此前还曾担任房利美的总法律顾问。Brooks说,他在币安美国的首要任务包括,使币安成为Coinbase的强大竞争对手,并加强其对监管合规的承诺。
不过,距其出任币安美国CEO不足4个月。8月7日《区块链日报》曾报道,Brian Brooks在社交媒体上称存在“战略方向的分歧”宣布已经辞职。
据一位接近Brian Brooks的人士向《区块链日报》透露,币安把Brian Brooks招聘进来,希望他能够把币安美国合规做好,未来能够融资上市。
该人士向记者分析,币安美国以实打实合规的方式在美国市场跟Coinbase竞争的话是没任何优势;币安美国的优势在于在监管灰色地点做一些比较创新性的业务。
“这也不算优势吧,这就是币安的基因。”该人士说。
软银为何拒绝投资?

《区块链日报》了解到,导致Brian Brooks离职的直接原因就是币安美国融资的失败。
据悉,为了与已经上市的Coinbase抗衡,币安美国启动了1亿美元的融资,这轮融资原本是打算作为币安美国走向首次公开募股(IPO)的第一步。
不过围绕币安美国和赵长鹏的监管担忧,最终导致投资者退出了1亿美元的融资。
据《纽约时报》报道,Brooks最初向潜在投资者争取了支持,包括风险投资公司GreatPoint的Ray Lane,以及日本控股公司软银(SoftBank)的一名高管,并保证币安美国将遵守所有美国监管准则。
然而,由于对赵长鹏在币安美国拥有90%的所有权,以及美国当局正在调查币安的洗钱和税务问题存在担忧,投资者退出了。
《纽约时报》还报道称,币安和币安美国的运营缺乏明确的区分。这引发了投资者的担忧。
在Brooks推特上公开宣布辞职的当天,币安美国就对外表示,该公司将继续采取措施,实现其在美国完成IPO的目标。
针对币安美国的融资事宜,币安集团方面有关人员向《区块链日报》记者证实,币安美国确实在融资,但资方不方便披露。币安美国方面则未回应记者的采访需求。
实际上,币安是一家很赚钱的公司,币安美国从财务上而言根本不需要融资发展。
7月19日,币安宣布完成第16次销毁,共计销毁1296728枚平台币BNB,价值约为3.94亿美元。根据币安每季度利润20%销毁BNB规则,《区块链日报》记者按此推算得出,币安第二季度利润19.68亿美元,合人民币127.32亿人民币,而币安第一季度利润为191.4亿人民币。
如此赚钱的交易所,无疑是资本的“香饽饽”。币安曾拒绝红杉资本的投资。二者还对簿公堂。
故事的大概过程就是:2017年8月,币安与红杉谈及投资事宜,红杉给出了8000万美元的估值;但是比特币行情猛涨,币安迅猛发展,从一家小交易所一跃成为行业龙头,早已超过8000万美元的估值;后来币安转而接受了IDG资本的投资,IDG给出的估值超过了红杉的10倍。
鲸平台智库专家、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蔡凯龙向《区块链日报》记者表示,近两年监管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2017年的时候加密货币刚刚起来,大家都不了解,监管也基本处于灰白地带;现在完全不一样,全球各地都在加强对加密货币的监管。
蔡凯龙分析称,币安作为一家非常赚钱的公司,现在币安美国寻求融资其实是“寻求保护伞的策略”。
5月14日,币安接受美国司法部和国税局调查,负责调查的官员们已经向对币安的业务有深入了解的人员寻求相关信息,目前币安尚未面临指控或罚款。
此前的3月12日,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调查币安是否违法允许美国人购买相关衍生品。
蔡凯龙同时指出,现在投资币安美国和投资币安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币安美国不赚钱的话,资本还要承受监管的风险。
或许是意识到了外部环境的变化,8月6日,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推特上表示,币安将从被动合规转向主动合规。
不过,币安美国要想在美国本土和Coinbase直接竞争,“主动合规”只是第一步而已。

本文来自区块链日报,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