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ve、推特都想做的去中心化社交媒体会是怎样的?

Aave、推特都想做的去中心化社交媒体会是怎样的? | 链捕手

当那位著名的 Poly Network 攻击者花费数小时的时间和高额转账手续费,通过链上交易留言与公众对话时,他提议将以太坊网络变成一个真正的匿名推特或 WhatsApp。这一想法,或许正在逐渐实现。

作者 | Richard Lee

长期以来,社交媒体已不再是促进公共对话和讨论的良好空间,中心化网络平台的巨头们对内容的存留掌有完全的控制权,与此同时,用户的隐私泄露风险一直被诟病。

通过去中心化网络,将隐私数据和内容审查权归还到用户手中,是不少团队近年一直在做的事。2016 年,在 Steem 区块链网络上运行的去中心化内容分享平台 Steemit 发布;2020 年 7 月,Block.one 推出去中心化社交媒体应用 Voice;在加密社区以外,去中心化社交媒体应用 Mastodon 也曾一度火爆,登上推特热搜。

不过,这些尝试都远未取得类似传统中心化社交媒体同样级别的成功,Steem 社区走向分裂,Voice 则被关闭并转型为 NFT 创作和交易平台,而依靠与 Twitter 类似界面,取得较大成功的 Mastodon,目前其注册用户已超 440 万,但用户量与活跃度仍然与推特存在较大差距。

Twitter、Aave、EOS 创始人 BM 的团队,今年以来都在这一赛道奔跑。

作为去中心化社交媒体变革的对象,推特在 2019 年即提出要 BlueSky 蓝天计划,以将现阶段高度中心化的平台权力下放。「我们的目标是成为该标准的客户端,用于互联网的公共对话层。」推特创始人 Jack Dorsey 表示。

近期,Bluesky 宣布将独立运营,Zcash 早期开发者 Jay Graber 正式担任该项目负责人,Mask Network、Audius、Mastodon 等成为首批社区项目,整体开发进度明显加快。

今年 7 月,Aave 创始人也在推特首度披露正在开发一个去中心化社交媒体,并计划年内推出其产品。

01

Aave 的社交媒体战略

当 Aave 的创始人 Stani Kulechov 今年 7 月在推特宣布 Aave 要建立一个以太坊版推特,并非只是说说而已。

据了解,这一头部 DeFi 项目正在构建一个基于以太坊运行的去中心化社交媒体协议,该协议将充当基础设施的角色——允许任何人在该协议上创建类似 Youtube、Snapchat 的社交媒体应用。与此同时,Aave 团队基于该协议创建的第一个社交应用程序,即「去中心化版本的推特」计划于今年年内推出。

Aave 联合创始人 JordanLazaro Gustave 主要负责该项计划。据 The Block 报道,目前 Aave 团队中一半以上的团队成员(约 30 人)都投身于这一项目。

传统社交媒体集中式的内容审查权、平台对收益的垄断,是触发 Aave 创建新协议的原因。「推特从你发布的推文和你共享的内容中获得所有收入,推特通过算法决定你的哪些内容获得关注。」Kulechov 在接受 Decrypt 采访时说。

据 Kulechov 表示,在 Aave 去中心化版本的推特中,用户将能通过加密货币交易功能实现「内容的货币化(monetization)」,即内容变现。同时,用户将在协议级别拥有统一的身份和社会关系图谱,保证了用户在切换不同应用时,自己的粉丝不会丢失。

Kulechov 在推特称,该协议将「默认货币化」,不会使用社交代币模式。届时每一注册用户都可附带自己的以太坊钱包。不过 Kulechov 也对 The Block 表示,该项目不会在一推出时就发行代币,或实现「货币化」。

数据存储方面,星际文件系统(IPFS)将是文本、音频和视频等内容信息的主要存储站点。同时,该项目的交易信息将存于以太坊上,协议将使用 roll-up 的 Layer 2 方案,在第二层执行交易,并定期将交易信息批量回传至以太坊上,以此应对以太坊主网交易短时吞吐量低、gas 费高等问题。

不过由此也存在隐私泄露风险。任何人都可以在协议层面访问以太坊或 IPFS 上存储的任何信息。Aave 协议对此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单个社交应用可在 Aave 协议的基础上另行建立数据库,存储用户的个人信息等隐私数据,并设置访问权限。

Kulechov 对 The Block 透露,该协议层面不会设置任何的内容审查机制,基于协议建立的社交媒体应用可引入自己的内容审查规则。此外,Kulechov 还鼓励在 Aave 社交媒体协议的基础上,构建加密货币作为激励的内容审核协议,给予用户如报告假冒账户之类的「净网」动力。

02

Twitter 的 Bluesky 蓝图

2019 年 12 年,推特公司 CEOJack Dorsey 宣布成立 Bluesky 计划,旨在创建一项去中心化开源社交媒体协议,为社交媒体开发提供一个开放和去中心化的标准。在该项标准之上,推荐算法、内容审查机制都将掌握在用户手中,而非推特和 Facebook 等私有平台巨头。

自宣布之日起已近两年,Bluesky 近期才宣布成立独立实体,并确定团队负责人。Bluesky 公布的首批社区项目之一 Mask Network 的 CTO Yisi 告诉链捕手,此前一直无法确定项目的负责人,是 Bluesky 迟迟未启动的一大原因。

在此期间,Bluesky 完成的第一项工作是一份 60 多页对目前现有去中心化社交生态系统的综述文献。2020 年 2 月起,Bluesky 牵头,召集了一个 40-50 人的群组对现有协议和去中心化社交媒体应用及其各自优缺点进行梳理。

Yisi 告诉链捕手,该群组中不仅包含来自去中心化社区的从业者,也包含部分传统协议的发明人,大家对现有协议的设计进行调研和讨论,为后期 Bluesky 的真正设计做准备。

今年年初,Bluesky 发布了该份文档。8 月,Bluesky 宣布成立实体,独立于推特运营,并于当月宣布了团队负责人的人选——隐私加密货币币项目 Zcash 的早期开发者 Jay Graber。

Jay Graber 此前曾创建自己的去中心化社交媒体应用 Happening,但 Graber 最终放弃了该项目。据 Graber 对 Techcrunch 称,原因在于该项目在吸引潜在感兴趣的用户方面受阻。而 Twitter 本身自带的受众流量也正是 Graber 选择加入 Bluesky 计划的一大原因。

「 Twitter 进行去中心化协议尝试的真正有力点在于,如果你能设计出一个理想的协议,你就不必从零开始培养用户群,因为 Twitter 就会带来很多用户。」Grabe 表示。

但另一方面,推特作为中心化社交媒体霸主,其发起 Bluesky 的动机一直受到质疑。Jack2019 年推出 Bluesky 时,曾提到 Twitter 希望借接入该协议,分散自身在内容审核方面一直以来面临的压力。但知名去中心化社交媒体 Mastodon 官方曾在 Bluesky 消息发布后评论称:「这是宣布建立一个 Twitter 可以控制的协议,就像谷歌控制 Android 一样。」

对此,Jack 今年 1 月曾表示,推特公司仅作作为 Bluesky 的出资方,「不会控制」。

目前 Bluesky 尚处于团队建设阶段,现仅招聘一名高级协议开发者和一名前端开发人员。招聘信息显示,协议开发者的工作内容包括收集需求、设计解决方案,及「对现有协议和标准进行研究并做出贡献」。

Bluesky 协议是否将引入区块链或加密货币,是备受关注的重点。据 Yisi 观察,Bluesky 研讨小组中有不少人对区块链、加密货币比较抵触,但 Yisi 也表示社群「从来没有拒绝过区块链」,同时也要看 Jay Graber 和 Jack 的意见。

众所周知,Jack 本人是比特币的狂热爱好者,其在 2019 年宣布该计划时,也曾明确提到区块链:「新技术的出现使去中心化的方法更加可行,区块链指向了一系列用于开放和持久托管、治理甚至货币化的去中心化解决方案。」

而 Jay Graber 对此则做过系统性的梳理,在 2020 年初的一篇 Medium 博客中,她总结到:「在区块链上存储易变和短暂的数据(如用户帖子)是对全球分布式账本的不当使用,但使用区块链管理身份可能是一个好的方向。」此外,她也表示,在完全 P2P 网络中部分可能有争议且难以跟踪的功能,例如「点赞」计数等,也可以放在区块链上。

Bluesky 完成团队组建后,将进入「机制设计」阶段。上述观点是否将在最终推出的协议中实现,都属未知。

在具体协议设计上,Yisi 向链捕手透露,身份(identity)和社会关系(social graph)是 Bluesky 最初会研究和尝试的重点之一。此外,JayGraber 在接受 Techcrunch 采访时还表示,如何实现更好的、非单一来源的内容审查,也是 Bluesky 关注的重点。

日前,Bluesky 已公布首批社区项目,包括去中心化社交网络 Mastodon、manyver.se、Planetary、Iris,加密聊天工具 Element,点对点浏览器 BeakerBrowser,视频会议工具 Meething,视频播放工具 Watchit、音乐流媒体平台 Audius,以及 Web 3.0 隐私和数据保护项目 Mask Network 等。

Yisi 告诉链捕手,短期内该批项目与 Bluesky 没有实质性的合作,目前仅起到与 Bluesky 联署的展示作用,帮助感兴趣的用户体验现有的产品和服务,对去中心化网络有直观印象。但 Yisi 也表示,未来在 Bluesky 发布协议的测试版后,Mask Network 等都愿意尝试接入该网络。

03

「 内容货币化」之忧:追求的是对话还是注意力经济?

Aave 和 Twitter 开启协议之争。两者一大区别在于,Aave 协议立足以太坊生态,疑似以加密爱好者作为目标受众,Bluesky 或将依托 Twitter 的优势,寻求更广泛的主流使用者。

另一区别在于,就 StaniKulechov 目前透露的信息来看,Aave 似乎更倾向于建立一个更加「注意力经济友好」的去中心化社交媒体网络。

一方面,Kulechov 在谈及 Aave 协议相较中心化媒体平台的优势时,一再强调基于协议层面统一的身份和一致的社会关系图谱,用户将能「拥有」自己的观众,内容变现不会受限于单个平台。另一方面,Kulechov 在接受采访时还透露:「最终,每一位创作者都可以允许他们的追随者通过 DAO 对发布的内容类型进行投票。」此举或有将内容生产的选择权下放至观众的可能。

尚不知晓 Bluesky 是否有「货币化」相关计划,但其负责人 Jay Graber 对此曾在 Medium 博客中表达过质疑。她认为,内容货币化会让用户行为明显受到货币激励的驱动,变得不自然。「 理想情况下,货币应当是促进者,而不是互动的驱动者。」她说。

Steemit 或为社交媒体进行「内容货币化」的典型失败案例。根据 Steemit 规则,创建高投票率帖子的用户可从奖励池中获得奖励,但投票权由声誉衡量,而声誉则靠网站注册年龄累积,因此 Steemit 的早期用户拥有更大的投票权,也就垄断了对内容的筛选和激励权。

目前,Steemit 及其分叉后的同类社区 HiveBlog 已基本沦为赚钱工具,大量充塞着平庸、重复化的内容,如一则常识性的信息《每天久坐 8 小时的人中风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 7 倍》在 Steemit 获得了高赞投票,排到了首页。

而 Steemit 创始人 Daniel Larimer 去年年底亦宣布开启去中心化社交媒体 Clarion 的新计划,为了吸取此前 Steemit 和 Voice 的教训,Clarion 将不会引入区块链网络,而可能采用 P2P 协议,力求理想的去中心化水平和抗审查性。

04

用户需要统一的身份和社交关系吗?

在未来的去中心化社交媒体网络中,我们是否将在不同的社交应用里保持唯一的身份和统一的社会关系,同样值得关注。

Aave 团队明确表示,届时用户将在协议层面拥有统一的身份和社会关系图谱,但用户在使用具体应用时是否有权拒绝这一功能,尚不得而知。

「拥有自己的观众」,是社交媒体协议对内容创作者的赋权。不过,并非所有人都是 KOL,需求或是多样的。

在 Yisi 看来,赛博数字世界里的身份不应该只有唯一性,而应根据用户自身意愿决定。「因为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也都是有社交身份和社交关系的嘛,我在你面前是一样的我,我在家人面前又是另外一个人。」Yisi 表示,所谓「身份」,其实就是人格,「我们应该在去中心化社交媒体上允许这样的不同人格的出现。」

Yisi 也透露,Bluesky 研讨小组在谈到账号创建和身份时,大多数人认同应给予用户选择权的理念——由用户决定享受或拒绝社会关系图谱。不过,该理念是否已成为 Bluesky 团队在协议设计时的一项确定性原则,还是未知数。

Aave、推特都想做的去中心化社交媒体会是怎样的? | 链捕手

8 月 19 日,Bluesky 实体宣布成立后不久,Aave 创始人 StaniKulechov 在推特发布了一张紫色天空的图片,并在图中标记了推特公司和 Jack,并说:「天空是紫色的。」(注:Aave loge 颜色为紫色,Bluesky logo 颜色为蓝色)

「天空」到底会是紫色、蓝色,还是其他颜色的?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来自链捕手,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