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热潮中的“无聊猿” 、“加密朋克”和“虚拟石头”

NBA 明星、商界大佬、传统拍卖行、甚至VISA这个做信用卡的现在都被卷入到 NFT 热潮里面去了…

NFT 的全称是 Non-Fungible Tokens,中文常翻译为“不可同质化代币/不可替代代币”。简单地说,NFT 是区块链的一个条目。因为 NFT 不可替代的特性,也就意味着它可以用来代表独一无二的东西。虽然比特币(BTC)、以太币(ETH)等主流加密资产也记录在区块链中,但 NFT 和它们不同的地方在于,任何一枚 NFT 代币都是不可替代且不可分割的,因此,也就由 NFT 派生出了所谓“加密艺术”。

“无聊猿” 、“加密朋克”和“虚拟石头”

8 月 28 日,NBA 球星库里宣布自己斥资 55 枚ETH(约 18 万美元)购买了无聊猿俱乐部(Bored Ape Kennel )的 NFT 作品——一只“无聊猿”,并在俱乐部社群中发布了一张模仿该头像的自拍,顺便把社交头像也更换了。

NFT热潮中的“无聊猿” 、“加密朋克”和“虚拟石头”
NFT热潮中的“无聊猿” 、“加密朋克”和“虚拟石头”
NFT热潮中的“无聊猿” 、“加密朋克”和“虚拟石头”

一个卡通头像竟然这么值钱,“无聊猿”是啥“猿”?

“无聊猿”是无聊猿俱乐部(Bored Ape Kennel )推出的 1 万只表情阴郁的猿猴 NFT 作品,这些猿猴在服装、发型、皮毛颜色方面各不相同。

库里购买的这只是稀有物种,它有着蓝色皮毛,僵尸眼睛,身着花呢套装。后两个是特别罕见的属性。 只有 3% 的猿猴拥有僵尸眼睛,1% 的猿猴穿着粗花呢套装,因此更抢手、价格也更昂贵。

明星库里的参与使无聊猿俱乐部迅速进入公众视野,上周六 1 小时内 1 万只“无聊猿”全部售罄,共售出 9600 万美元。许多球迷和网友纷纷跟风,把自己的头像也换成了“无聊猿”,简单地操作,仿佛瞬间立省 18 万美元。

NFT热潮中的“无聊猿” 、“加密朋克”和“虚拟石头”

销售如此火爆,无聊猿俱乐部也没想到。突如其来的巨款,让创始团队有点不知所措。他们表示已经开始投身慈善,把在 OpenSea 销售的部分收入赠予慈善机构。目前,已经非常“合身”地向一个猩猩慈善机构捐赠了 85 万美元,并且还将继续向其他一些动物慈善机构捐款。

根据 OpenSea 的数据,过去一个月内,“无聊猿”价格飙升,最便宜的也要 25 ETH(8.1万美元),在库里出手之后几乎没有低于55 ETH的“无聊猿”了。The Block 的数据显示,“无聊猿”的交易量也在上升,上周达到 8000 万美元,排名第三,仅次于 CryptoPunks 和 Art Blocks。

NFT热潮中的“无聊猿” 、“加密朋克”和“虚拟石头”

“无聊猿”仅排名第三,那,还有更厉害的?排名第一的 Cryptopunks 是什么呢?

Cryptopunks(加密朋克)和 Bored Ape(无聊猿)被称作NFT行业的比特币和以太坊。从这句话看,略有些了解币圈的朋友们就能知道“加密朋克”要比“无聊猿”诞生时间更早、更贵、共识也更强,事实也是如此。

NFT热潮中的“无聊猿” 、“加密朋克”和“虚拟石头”

“加密朋克”是最早的一批 NFT,发行于 2017 年,是以太坊上的初代应用。该系列由 1 万个 24×24 像素的艺术图像组成。灵感来源于朋克文化,用于展现早期的区块链运动鲜明的反建制精神。每个图像都是一个外貌奇特的人物,各自有假定的个性和随机生成的特征,其中有 6039 个男性朋克人物和 3840 个女性朋克人物。

“加密朋克”是 NFT 的开山鼻祖。它的诞生还是基于老版的 ERC-720,是它启发了 ERC-721 标准代币的建立,所以被公认为是现下“加密艺术”运动的起点。

与“无聊猿”类似,“加密朋克”无论是色调、背景,或配件都各不相同,其中有特殊角色造型的殭尸、外星人系列格外抢手,价格更贵。

今年 3 月 11 日, CryptoPunks #7804 在 Opensea 上,以 4200 枚 ETH 的价格售出(当时价值 750 万美元,现在价值 1428 万美元),刷新了 NFT 拍卖价格纪录 。

NFT热潮中的“无聊猿” 、“加密朋克”和“虚拟石头”

8 月18 日,Visa 用 49.5 枚 ETH(约15万美元)购买了CryptoPunk #7610作品,以表示对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领域新兴投资领域的支持。

图片

相比“无聊猿” “加密朋克”具有更高的流动性,圈内人士透露“只要报价合理,基本一天内就能成交,现在CryptoPunk的地板价都在22.5万美元。”“加密朋克”的社区非常活跃,其中不乏各界名人。

比如香港男演员余文乐,已经拥有了一个“朋克”:

图片

美图秀秀董事长蔡文胜说自己花 125 ETH买下该头像:

图片

图片

波场币创始人孙宇晨在朋友圈表示,其以 1050 万美元购买了“人类目前为止最贵的微信头像”:

图片

今年 5 月,“加密朋克”与拍卖巨头佳士得合作,共拍得 1696.25 万 美元,并让“加密朋克”系列登上了纽约时代广场,更多人接触到它的魅力。

图片

为什么一个图片能拍到这么贵?网友 Brian ó Donnghaile 说自己不能理解:老实说,我不理解整个 NFT 热潮,你购买的东西不是独一无二的,它可以被复制、保存、打印和出售,并且不会出现什么版权纠纷。它不像一幅独一无二的画,也不像区块链地址那样不可或缺,NFT的价值究竟在哪里呢?

网友 Ruzhyo.eth 回复他:想想麦当劳的标志。你可以复制、保存、打印、使用或出售它……但是谁真正拥有这个标志?还是麦当劳。NFT 是所有权的不可变更记录。

CryptoPunks #7804 被 OpenSea 的网友称作是新时代的“蒙娜丽莎”

图片

他们认为,虽然你可以在网上随意下载、转载甚至临摹蒙娜丽莎这幅作品,但仍然有无数人愿意去卢浮宫感受她梦幻而神秘的气息,赝品和真品的价格当然也是天差地别的。

某网友分析,达芬奇的其中一幅作品火了,其它作品的价格也会跟着水涨船高,CryptoPunks 和 Bored Ape 的作品都是限量 1 万个, 区块链技术赋予了它稀缺、不可篡改的特性,因此这些作品具有相当大的增值潜力。

网友幻影涂鸦者说:如果你在 1999 年 12 月以 100 美元左右的价格购买了亚马逊股票,并购买了 22 年的钻石手,直到今天它的价格为 2800 美元,那么你的股票上涨 28 倍,如果你在今年 4 月以 0.08 ETH 的价格铸造了一只“无聊猿”,并持有 4 个月直到今天,它的底价是 38 ETH,你的“无聊猿”增值了 475 倍。

如果看到这你觉得迷惑,接下来还有更迷惑的。

比“加密朋克”和“无聊猿”增值更疯狂、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价值百万的“EtherRocks(虚拟石头)”。

图片

这样的一块“虚拟石头”最初以 0.0999 ETH的价格售卖,价值约 300 美元。另外一些售价在 0.1 到 0.36 ETH 之间,自 2017 年推出后的三年里,“虚拟石头”仅售出了 20 块,剩下的 80 块一直处于无人认领的状态。

最近随着NFT的爆炒,“虚拟石头”的价格也水涨船高。最新成交价分别为 64 万、71 万、83 万美元。现在最便宜的一块都要 95 ETH (约 32 万美元),如此简单的静态图像,价格也能炒上天,着实令大伙不解。

这些石头图像在设计和形状上都相同,但色调不同。它的创作灵感来自 1975 年的 Pet Rock 玩具热潮,限量 100 个,比“加密朋克”和“无聊猿”更加稀少。

因为太过古老,与其它 NFT 作品可以在第三方平台买卖不同,“虚拟石头”只能在其官方平台上出售。

这些石头图像的元数据甚至没有存储在区块链上,因此几乎不可能像其它 NFT 作品一样有所有权。EtherRocks 官网也明确说明了,这些石头没有价值,而且没有任何用途。“这些虚拟石头除了可以买卖之外别无其他用途,仅能让您成为游戏中拥有 100 个石头中的 1 块,而感到强烈自豪。”

俗话说“风来了,猪都能飞!”现在石头也在飞。不管怎么劝都没用,这些“虚拟石头”的价格每分钟都在上涨,波场币创始人孙宇晨就以 50 万美元的价格入手了一块:

图片

NFT 是风口,这谁都能感受到。但这风吹得让人大脑宕机,看客们跟着凑了一阵热闹,似乎还是看不大懂。

买这些NFT作品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先说最实在的,买 NFT 作品是投资,投资最重要的意义当然是赚钱。

上文我们说过,不论“无聊猿” 、“加密朋克”还是“虚拟石头”初始价格都非常低,甚至在今年 4 月以前它们的价格不过区区几百美金,经过这几个月的爆炒,现在的地板价都在 100 万美金以上了。这样的价格增长速度,远远跑赢比特币。可以说,只要你眼光好、买得早,赚 100 万美元都算是少的。

NFT 的造富速度实在太快,引起了纽约时报的注意。

8 月 14 日,纽约时报发布了一篇名为《青少年从 NFT 艺术热潮中获利》的文章。

文章首先展示了来自美国华盛顿州 17 岁少年 jstngraphics 和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索莱达的 18 岁少年 Solace 的作品。

图片

由 jstngraphics 创建的 NFT

这两位少年从事 NFT 艺术创作还不到一年,他们的作品通过网站 SuperRare 在线拍卖,价格从 1000 美元到 7250 美元不等,目前已全部售罄。

家境贫寒的少年Solace甚至买不起电脑,一开始在借来的 iPad 上制作 NFT,在这里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我看到了数字艺术是如何在那推出的,被人们看到、并受到重视,”他说,“我来自贫困家庭,是 NFT 永远改变了我的生活。”

另外一位来自伦敦郊区的 12 岁男孩 Benyamin Ahmed,上个月发布了名为“奇怪的鲸鱼”的 NFT 系列作品。该系列作品以 3350 素化的鲸鱼为特色,每头鲸鱼都有不同的特征,有些更稀少,因此被认为更有价值。目前“奇怪的鲸鱼”系列已经售罄,这位 12 岁的小男孩因此赚到了数万美元。

最受欢迎和最成功的年轻 NFT 艺术家是 Victor Langlois,一位 18 岁的变性人,他的粉丝称其为 FEWOCiOUS 或 Fewo。

图片

NFT 艺术《他的名字是胜利者》,作者:FEWOCiOUS

去年夏天,Fewo 在 SuperRare 平台上销售作品,获得了一票追随者 。很快,他引起了佳士得数字艺术专家诺亚·戴维斯(Noah Davis)的注意,戴维斯安排了他的作品在 6 月份拍卖。拍卖主题为“你好,我是维克多(FEWOCiOUS)和这就是我的生活”,他的五件拍品在线拍卖共获得 216 万美元。

纽约时报评价道,事实上,对于一些青少年来说,制作 NFT 和其他形式的数字艺术已经成为新的暑期工作,这是一种类似于现代装袋杂货或在快餐店工作的方式。

与青少年仅仅想通过赚钱改善生活质量不同,成年人更在乎自己的社交圈。

某区块链老鸟认为,由于“加密朋克”和“无聊猿”都是限量 1 万个,你购买了其中 1 个作品,就等于跻身于这个与 NBA 明星、商界大佬同在的“全球最高端限量 1 万位”的加密圈子。与另外 9999 位大佬成为朋友,拥有了全球“顶级人脉”。

在“加密朋克”专属的 discord 社区,通过身份认证是“加密朋克”实际拥有者的人会被加 V,这是该社区里身份地位的象征。

一位名为“MR703”的群友是该社区的名人 ,据说他曾经拥有过 703 个“加密朋克”,被圈内人奉为传奇人物。

图片

还有一些投资者认为,虽然现在一些 NFT 作品看起来好像是价格虚高,卖出了百万甚至千万美元的超高价。但是,NFT 作品所有权的转移,其本质是 IP 所有权的买卖。

假如,将来库里的“无聊猿”被做成类似于米奇、皮卡丘、Hello Kitty 这类卡通人物的动画、周边,库里自然会获得源源不断的现金回报。

这些参与者认为 NFT 作品是当代艺术,是收藏品,是区块链技术介入数字文化产业领域后带来的文化创新。NFT 作品的交易则是将 IP 授权市场从原有的“批发”模式变为“零售”模式,想象空间非常大,价值当然也是不可估量的。

 加密货币世界里,风险无处不在

加密货币世界波动巨大、风险巨大,即使站在风口也会亏钱。

一周前,“加密朋克”持有者“通证一哥”分享了他微信群内,一位群友价值百万的“朋克”被盗的经历。价值百万的区块链作品也会被盗?骗子采用了什么样的招数?这位群友晒出了他朋克被盗的记录,讲述了他被盗的经过。

首先骗子在“加密朋克”官方的 discord 群内假冒官方机器人发送链接给用户,用户点击之后便进入了假冒的交易网站。假冒的官网要求用户更新钱包,并且输入助记词。骗子在截获用户助记词之后,登录用户钱包,盗走了钱包里的“朋克”。

这位群友被盗的主要原因,就是被骗取了助记词。区块链的世界里,没有客服。助记词就是钱包的钥匙,钥匙丢了,钱包也就不属于你了。

由于区块链是匿名世界,谁也不知道谁究竟是谁。公开的只是地址或者虚拟称号,被盗走的币基本无法追回,这是个自由市场,买卖无人限制。

据Wu Blockchain消息,8月29日早上9点左右,Bored Ape Yacht Club(BAYC)无聊猿开启Mutant Ape Yacht Club(MAYC)变异猿的荷兰式拍卖,每只猿猴的最后成交价约为 2.7 ETH,BAYC 团队也因此获得了 2.8 万 ETH。

根据链上数据显示,在早上10点半左右,BAYC 团队将约 2.8 万 ETH 转入了标识为 Blockfolio 交易所的地址,Blockfolio 已被 FTX 收购合并,因此本质上立马进行了出售砸盘行为。Wu Blockchain 推测,这或许是当时 ETH 从日内高点 3285 美元闪跌 4% 的主要原因。

图片

区块链交易是 7*24 小时的,涨跌幅不受限制,“坐庄”、“砸盘”事件经常发生,要是稍微反应慢点,就可能会遭受损失。所谓的“闪崩式下跌” ,基本也很难找到砸盘源头。庄家想砸盘,就砸了。

由于“无聊猿” 、“加密朋克”这类火爆的 NFT 作品现在的价格基本是天价,散户想参与都没有这么多资金。因此,出现了“ 朋克碎片化”的玩法。

“加密朋克”买家 @0x650d 表示决定将其拥有的 104 个“朋克” 通过 NFT 碎片化协议进行碎片化。碎片化后的通证为 FLOOR (地板),总量为十亿,其中有 30%(3 亿)FLOOR 将放入 Uniswap v3 流动性池。

图片

“加密朋克”限量 1 万个,价格太贵,数量太少。为吸引更多人参与,将其碎片化,用来寻找“接盘侠”。毕竟越多人参与,他自己成为“最后一棒”的几率也就越小。

本文来自锐思财经,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