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底 Filecoin 利益网络:无法存储的“存储革命”

【链得得独家】揭底 Filecoin 利益网络:无法存储的“存储革命”

在这一片由矿机厂商描绘出的花团锦簇、烈火烹油的虚假景象当中,Filecoin 几乎成为了下一代商业存储的标杆,投资者、矿工、矿机厂商前赴后继的投入进去,为 Filecoin 的“商业神话”添砖加瓦。

 

作者 | 大文

来源 | 链得得

一个月内募资 2.05 亿美元、总市值超过 1200 亿美元、上线前就卖出上百万台矿机,Filecoin 曾经在币圈风头无两。

在其产业核心区深圳,甚至一度被从业者宣称为“Filecoin 将会再一次诞生币圈财富神话”、“Filecoin 已经被我国纳入新基建政策中”、“Filecoin 将作为整个币圈的基础设施存在”。

2021 年 4 月,在全国各地开始对加密挖矿行业逐步收紧的背景下。Filecoin 官方宣布,将由星际联盟与江西省抚州市政府合作筹建星际联盟江西大数据产业园,总投资 85 亿元人民币,占地 160 亩,年产 10 万台服务器,能容纳 10-15 万台服务器。

随着上线后的币价跳水,爬升,再跳水 …….. 针对 Filecoin 的质疑越来越多。

Filecoin 官网首页对外自诩的标签口号是否名副其实?其资本故事赖以为生的“分布式存储”概念是否只是镜花水月?其炮制投资话题用以招徕新人入场的技术方案,是否如传闻中那样“前程似锦”? 其市场价值的基座,是否仅是关联利益协同的“空中楼阁”?

链得得独家走访利益关联多方,并进行深入调查。试图展示,在行业水面下一个由矿工、矿机商、媒介、投机社群和资本推手共同编织的 Filecoin 庞大利益网络。

从技术角度揭示这套被寄予广泛期待的“分布式存储”明星项目,究竟是“存储革命”还是“投机盛宴”?

—1—

去中心化存储催生了 IPFS

Filecoin“一举成名”的土壤,得从“去中心化存储”的趋势说起。

伴随着互联网世界数据总量越来越大,数据价值越来越受到关注,传统 IDC 行业逐渐开始面临新的挑战。中心化云存储服务提供商正在面临越来越多的攻击或意外导致的数据泄露、损坏。

根据 IBM 发布的《2020 年的数据泄露成本报告》,2020 年全球发生了约 99730 次数据泄露事件,共造成了数千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2018 年,谷歌位于比利时的一座数据中心遭到雷击,导致磁盘受损、部分云存储系统断线、数据丢失。这类事件并不罕见。在过去的几年中,Azure、AWS、谷歌等云服务提供商都出现过规模性宕机的情况,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另一方面,激烈的竞争也让云服务商市场不断洗牌。在最糟糕的情况下,云服务商一旦停止服务、丢失数据,用户业务就会大受影响,甚至被迫倒闭都有可能。

2018 年腾讯云丢失一家创业公司数据,导致其无法经营公开索赔的事就在业内闹得沸沸扬扬。

因此,在成本、安全性和速度方面拥有更大潜力的去中心化存储逐渐成为了市场关注的焦点。

去中心化存储可以把数据分布到多个网络节点,网络节点则基于协议来存储客户数据,定期证明它们能继续提供存储服务,直到协议到期。

区块链技术让分布式存储节点成本变得更低。用户可以用自己的设备接入到分布式存储网络当中获取奖励,扩大了节点数量。

从而为创造一个可用性较高的分布式存储服务网络提供了基础。安全性上,由于数据被分散存储在众多结点上,去中心化存储也能够避免中心化存储的集中式风险。

—2—

Filecoin 本质是“存储掮客

在市场对去中心化存储系统和数据分发、搜索需求日趋上升的背景下,以 IPFS 为代表的传输协议孕育而生。

诞生于 2014 年的 IPFS 是目前最广泛应用于区块链去中心化存储体系的网络传输协议之一。它是一个开放源代码项目,自 2014 年开始由 Protocol Labs (下文称:协议实验室)在开源社区的帮助下发展。

IPFS 本质上是一个内容可寻址的对等超媒体分发协议,与最常见的 HTTPS (超文本传输安全协议)、FTP (文件传输协议)一样,是一种在不同终端之间传播信息的系统标准,并不包含存储功能。

使用 IPFS 协议的项目当中,最著名的无疑是同样由协议实验室开发的 Filecoin。该项目于 2020 年上线,大量使用了 IPFS 的技术模块并获得了市场的关注,其代币 FIL 也在数字资产二级市场的交易中备受青睐。

纵观 Filecoin 对外诸多宣传语和包装概念, “去中心化分布式存储系统”的标签无疑是最具说服力和吸引力的元素。

2018 年 1 月,Filecoin 开发方协议实验室创始人 Juan Benet 在接受《纽约时报杂志》采访时表示,“Filecoin 允许用户出租未使用的硬盘空间,就像是数据的 Airbnb。”

在 Filecoin 官网上,Filecoin 也被称为“一个为人类最重要的信息打造的分布式存储网络”。

但 Filecoin 真的能存储数据吗?2020 年 11 月,在 Filecoin 上线时,协议实验室团队在社区回答开发者问题时明确表示,Filecoin 根本不提供任何存储服务。

它本质上是一个交易撮合系统,利用代币将矿工(存储服务提供者)和用户(存储服务使用者)进行撮合,并提供代币作为交易基准。因此,容灾、备份、扩展等工作都是由矿工提供的,与 Filecoin 无关。

【链得得独家】揭底 Filecoin 利益网络:无法存储的“存储革命”

【链得得独家】揭底 Filecoin 利益网络:无法存储的“存储革命”

【链得得独家】揭底 Filecoin 利益网络:无法存储的“存储革命”

图:在 Filecoin 官方社区中,一位核心成员表示,Filecoin 并不提供存储服务,它只是一个为各方提供支付和合同(指存储用户和存储矿工撮合、签约以及监督存储合同的执行)等功能的开源区块链。

其存储功能不是由 Filecoin 本身提供的,而是为使用支付和合同功能而使用 Filecoin 网络的个人 / 公司(即存储矿工)提供的。

这种说法也符合 Filecoin 白皮书里的定位:区块链中的矿工可以通过为客户提供存储来获取 Filecoin,相反的,客户可以通过花费 Fil 来雇佣矿工来存储或分发数据。

审视 Filecoin 白皮书,Filecoin 的主要构件包括四个部分,分别是提供存储和检索的服务商的抽象、矿工存储数据的存储证明、让数据拥有者验证数据和支付的可验证市场、进行共识的工作量证明。

所谓“提供存储和检索的服务商的抽象”指的是 Filecoin 将矿工提供的存储服务聚合之后提供给数据拥有者。

用协议实验室创始人 Juan Benet 的话来说,Filecoin 就像是 AirBnb,虽然提供住宿预订,但游客享受到的住宿服务是由民宿商家提供的。

知名存储技术专家、《大话存储》《大话计算机》图书作者冬瓜哥认为,与共享民宿不同,数据存储并不仅仅是将数据传输到存储设备中这么简单。

一个完善的数据存储体系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它需要从软件、中间件、OS、基础硬件等多个层次,对数据分布、容灾、读写一致性、性能和可扩展性等问题进行设计,才能够保证数据的吞吐能力、可伸缩性和长期的可靠性,保证数据拥有者的业务系统不间断运行。

以最重要的可靠性(durability)为例,工程师需要为系统设计数据冗余编码、故障域隔离、心跳监测和数据重建四大机制,才能保障存储系统的稳定运行。

这些机制需要较强的技术能力,对于缺乏存储系统设计经验的矿工来说无疑是个挑战:“存储需要的专业能力就像盖一栋楼一样,不是对非专业人员靠奖惩机制就能保证做好的。”

【链得得独家】揭底 Filecoin 利益网络:无法存储的“存储革命”

图:Filecoin 官方社区核心成员表示,存储功能不是由 Filecoin 本身提供的,除了心跳监测是 Filecoin 提供的而且是其核心功能外,冗余编码、故障域隔离和故障数据重建功能都是由存储矿工提供的,这些功能也不太可能集成到 Filecoin 中。

Filecoin 并不负责处理数据的存储。数据是在一个存储用户和一个存储矿工之间 1 对 1 以非常中心化的方式存储的,双方都同意采用 Filecoin 来完成支付、合同约束(包括心跳监测)。

【链得得独家】揭底 Filecoin 利益网络:无法存储的“存储革命”

图:Filecoin 官方团队表示,他们注重提供极简功能,纠错、故障域隔离等功能应该在 Filecoin 之外实现。关于重建功能,他们在 2017 年写白皮书时考虑过该功能,但因为与激励机制不兼容而没有去实现。

因此, Filecoin 无法保证矿工提供存储服务的质量。商业数据当然也不会选择 Filecoin。

“无论从商业存储、技术或公共存储角度来说,任何有价值的数据都不应该存储在这样一个没有保障的网络上。”一位存储专家对链得得 App 说。

—3—

无法保障的数据安全

事实上,Filecoin 对数据损坏、存储节点掉线等问题采取的唯一解决方案是,寄希望于矿工对数据进行了备份。按照 Filecoin 团队在社区问答中的回复,Filecoin 会惩罚丢失数据的矿工。

具体来说,Filecoin 的惩罚机制是:

矿工发现扇区故障并主动报告,将被扣除该扇区预期 2.14 天收益;

矿工没有发现而被系统发现扇区故障,则将被处罚该故障扇区 3.5 天收益作为扇区错误检测费;

如果在扇区到期之前终止扇区,则前期该扇区获得的部分区块奖励将被一并扣除(≤140 天,没收一半服务时间的收益;>140 天,将没收 70 天的收益)。

这种惩罚算得上是严厉。Filecoin 团队无疑是以此强制矿工对数据进行备份。

这种方式是否有效呢?

一位工程师在接受采访时为链得得 App 算了一笔帐:“Filecoin 矿机存储的成本非常高,随着时间增长,存储成本会越来越高,甚至超过计算成本。如果每天产生 200GB 数据,一年会产生 73TB 数据。

按照目前的市场价格(采访当时),硬盘的单价大概是 2 万人民币左右。这意味着当接近硬盘存储上限时,矿工应当放弃对数据进行多副本备份,转而利用纠删码对数据进行冗余。”

多副本和纠删码都是对数据进行冗余备份的手段。多副本是指将数据复制多份分别存储,当其中一份数据出现问题,就利用其它复制进行修复。纠删码则是将完整数据分成多个数据块,其中一个出现问题时可以利用其它数据块进行计算,将数据补完。

上述提到的存储技术专家告诉链得得 App,纠删码的可靠性是远远高于多副本的,例如 128+36_(即数据分成 164 块,只要有 128 块就可以恢复数据)的纠删码虽然数据冗余率只有约 130%,但可靠性远远高于 10 副本(冗余率 1000%),_更别说常规的 3 副本。

只是实现基于纠删码的存储系统技术难度比较大,Filecoin 的代码中并未体现出协议实验室能够解决纠删码的技术能力。

中山大学数据科学与计算机学院教授刘芳认为,在大规模网络中,设备的存储能力常常是异构的,需要考虑小容量设备的存储能力。

低空间开销的区块链存储系统,有利于区块链部署到大规模异构网络中,适应更多类型的系统与场景。

虽然 Filecoin 在白皮书中表示,将采用纠删码的数据冗余方式,可以一定程度上降低存储空间开销,然而,纠删码与区块链技术结合的工作尚不够完善。关于纠删码节点的比例、节点容量溢出、编码系数设置和区块同步等问题亟待解决。

实际上,在商业存储市场上,保障数据安全是无法仅仅通过纠删码来实现的。在一个成熟的存储系统当中,数据冗余、故障域隔离、心跳监测、故障数据重建等功能都非常重要,Filecoin 在这些能力上的缺失决定了其所宣称的“储存人类社会最重要的信息”仅仅是一个空中楼阁。

【链得得独家】揭底 Filecoin 利益网络:无法存储的“存储革命”图:Filecoin 官方中文网站首页

—4—

暴利挖矿,骗局横出

这样一个存储应用功能极大存疑的“分布式数据存储网络”,近年来却成了加密资产圈最大的风口故事。

2017 年 6 月,协议实验室发布 Filecoin,一经推出便从 9 家知名投资机构募集了 5700 万美元,其中包括红杉资本、联合广场风投、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Winklevoss Capital 等。

在随后的公募环节,虽然 Filecoin 只在合规融资平台 Coinlist 上仅面向合格投资者(年收入 20 万美金以上)筹资。但仍在一个月内筹集了 2.05 亿美元,成为当时人们口中“史上最大 ICO 项目”。

“分布式存储网络”的概念不但吸引了投资人,还吸引了一大批矿机厂商。据统计,仅 2018 年至 2019 年就已有上百家矿机厂商入场,彼时协议实验室甚至还没有公布矿机要求配置。

实际上,矿机和矿场最早在 2017 年就开始为 Filecoin 的上线做出准备了。

一位接近矿机厂商的从业者张希告诉链得得 App,Filecoin 矿机的门槛相对较低,既不需要设计 ASIC 芯片,也不需要芯片制造能力,甚至只要对计算机系统稍有了解的爱好者都可以自己组装 Filecoin 矿机,在深圳随便找个工厂组装,就可以打着矿机的旗号出售,且其中利润十分可观。

2019 年,组装一台硬盘容量为 96TB 的矿机,成本在 3.5 万元人民币左右。但是矿机厂商的定价却是 8 万元左右。

这也是 Filecoin 在上线,乃至官方公布矿机配置前就有大批矿机开始出售的主要原因。张希还告诉链得得 App,保守估计,Filecoin 上线之前市场上就有上百万台矿机被售出,销售额超过百亿元。

事实上,这个数据还不包含大量以 Filecoin 和 IPFS 为噱头的山寨矿机,这些矿机甚至无法真正从 Filecoin 挖矿中获利,而是被用于挖一些山寨币,甚至根本就是资金盘的一部分。

2019 年 2 月,“中原硅谷创新科技产业园”(河南链鑫科技有限公司)制造的 IPFS 矿机骗局,被媒体曝光。

据第一财经报道,郑州警方调查发现,仅 5 个月时间内,该公司就向数千人销售了 30 多万台“蜗牛星际服务器”,总涉案金额高达 20 亿元。

在本文开头提到的 2021 年 4 月,Filecoin 官方博客发布文章《星际联盟宣布投资 13 亿美元用于建设中国最大的 Filecoin 分布式存储产业园》。

文中详细介绍了星际联盟的发展以及由星际联盟与江西政府合作筹建的星际联盟江西大数据产业园,并表示“这对于分布式网络而言,极其振奋人心。”

按照该博文的说法,江西省政府与星际联盟共同合作筹建的星际联盟江西大数据产业园位于江西抚州高新区,总投资 85 亿元人民币。

该产业园占地 160 亩,由两个建筑面积超十万平方米方的机房、两栋研发大楼及一栋专家楼组成,预计建成后能有年产 10 万台服务器的生产线,以及能容纳 10-15 万台服务器的机房,产业园区建成后将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 IPFS、Filecoin 分布式存储产业园区。

根据计划,该产业园预计将于明年年底完成一期工程,后续将会有进一步的配套建设和扩建的计划。

然而,一位接近江西抚州高新区监管机构的知情者对链得得 App 表示:“该项目已经停工,进入了烂尾阶段。”

随后,链得得 App 就该消息向抚州高新区管委会进行了确认,管委会工作人员告诉链得得 App:“目前抚州高新区在建工业项目共 110 个,其中 2021 年新开工建设项目 15 个。星际联盟办公地址位于抚州高新技术产业园区中小企业创业园内,并无产业园项目在建。”

上述知情人士向链得得 App 进一步透露:“该产业园停工的部分直接原因是星际联盟拖欠近 200 万元电费无力支付。”这与显然与 Filecoin 矿机厂商“雄厚的财力”和宣传的情况大相径庭。

—5—

Filecoin=“百倍币”?

在 2020 年 10 月上线前,协议实验室公布了官方推荐的矿机配置。从配置表可以看出,Filecoin 矿机本质上就是一台低端服务器主机。按照目前的市场价计算,一台矿机的平均成本超过了人民币 3 万元。

一位 Filecoin 矿机制造商告诉链得得 App,在官方宣布矿机推荐配置之前,Filecoin 矿机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黑箱。

“矿机厂商完全可以随便塞点什么东西进去,可能是二手显卡、二手硬盘甚至是二手 CPU,然后就可以把价格翻上几倍卖给想要涉足 Filecoin 挖矿的矿工和投资者。

这些人往往对硬件并不熟悉,也就成为了最好的冤大头。为了推销矿机,不少半路出家的矿机厂商会在社群里不断吹嘘 Filecoin 的前景,甚至将它放在国家“新基建”战略的核心位置上。”

【链得得独家】揭底 Filecoin 利益网络:无法存储的“存储革命”图:一篇宣传文章中声称“Filecoin 已经被国家纳入政策中”

一些介绍 Filecoin 的文章则将隐私性放在了核心位置上,但 Filecoin 根本不具备加密功能,用户必须将其数据加密后再上传到矿工的设备里。

前文提到的储存行业专家告诉链得得 App:“这些文章谎称了不存在的加密技术,必须授权才能查看也是欺骗性谎言,所谓的可以保证数据长存和安全的碎片化多节点存储也是彻头彻尾的谎言,黑客无法获取隐私信息也是谎言,事实是无需黑客任何人都可以获取所有隐私信息。”

【链得得独家】揭底 Filecoin 利益网络:无法存储的“存储革命”图:另一篇宣传文章将隐私安全作为 Filecoin 的卖点

这些文章中往往会附带矿机厂商或矿池的联系方式。

【链得得独家】揭底 Filecoin 利益网络:无法存储的“存储革命”图:文章中附带了矿机厂商的联系方式

这些文章在谈到 Filecoin 时往往错漏百出,在关键问题上顾左右而言他。最典型的手段是在宣传文章中刻意忽略一些关键信息,比如阔谈数据丢失后的惩罚机制,但对 Fliecoin 根本没有防止数据丢失的机制避而不谈。

在这一片由矿机厂商描绘出的花团锦簇、烈火烹油的虚假景象当中,Filecoin 几乎成为了下一代商业存储的标杆,投资者、矿工、矿机厂商前赴后继的投入进去,为 Filecoin 的“商业神话”添砖加瓦。

从 2018 年起,关于 Filecoin 的宣传中几乎都不同程度的将 Filecoin 称做是一个可以“存储和分享数据(storing and sharing data)”的“分布式文件系统(a distributed file system)”。

这种情况在中文相关文档中更加显著,几乎所有 Filecoin 相关文章都会将它形容为“分布式数据存储网络”。

于此同时,在这样长久以来舆论包装和扩大传播的背景下,Filecoin 开发方协议实验室,从未对当下 Filecoin 在存储性质和功能的问题上进行纠偏或澄清,也从未对大批入场的矿工和投资者进行有关提示,呈现出一种暧昧的默许。

这或与 FIL 飞涨的币价有关。2017 年,Filecoin 完成总计 2.57 亿美元的 ICO,创下币圈历史记录,币价最高时甚至超过了 220 美元。

以此计算,Filecoin 的市值高达数千亿美元。巨大的市值和飞涨的币价都离不开市场的过分解读和矿机厂商的推波助澜。根据 Filecoin 白皮书,Filecoin 总数为 20 亿枚,其中,70% 分配给矿工,15% 给开发团队,10% 给投资者,剩余 5% 给 Filecoin 基金会。

1 月 24 日,在火币全球站上交易的 FIL 平均价格约为 22.6USDT,按照这个价格计算,开发团队和 Filecoin 基金会获得了至少 100 亿美元收益。

2020 年 10 月,数次跳票的 Filecoin 主网终于上线。上线后的 FIL 非但没有成为矿机厂商宣传文章里形容的“百倍币”,相反价格还在不断震荡,最低时价格甚至一路下跌至 20 美元左右。

截至北京时间 9 月 23 日 10 点,经历了 5 月底暴跌的 Filecoin 在币安交易所 FIL/USDT 交易对报价 74.6 美元,距离“百倍币”的神话依然遥远。

本文来自链得得,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