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如何改造传统游戏,GameFi会是未来吗?

图片
以Axie Infinity为代表的GameFi项目得到青睐,越来越多的玩家和资金正在涌入这个赛道。
文 | 董宇佳
近期,Axie Infinity这一款链游展现了不俗的表现,一跃成为了市场焦点。DappRader的数据显示,迄今为止Axie Infinity的NFT累计交易量已突破20亿美元,超过了CryptoPunks、NBA Top Shot和Bored Ape Yacht Club等不久前的大热项目。
以Axie Infinity为代表的GameFi项目得到青睐,越来越多的玩家和资金正在涌入这个赛道。
进击的GameFi

究竟什么是GameFi?
GameFi是基于区块链的在线游戏,是游戏与NFT、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结合体,将去中心化金融产品以游戏的方式呈现,把DeFi的规则游戏化,游戏道具衍生品NFT化。
与传统游戏行业不同,GameFi一个显著的模式是Play to earn,即为游戏生态做出贡献的玩家都能获取游戏生态代币的奖励。同时,玩家能将游戏代币以及NFT资产提至Opensea等平台进行交易。
上文提到的Axie Infinity是目前GameFi的头部项目,这是一款宠物战斗类游戏。官网的白皮书写道:Axie Infinity是一个以“精灵宝可梦”为灵感打造的宇宙,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熟练的游戏玩法和对生态系统的贡献来赚取代币AXS。玩家可以为他们的宠物战斗、收集、饲养和建造一个陆地王国。
据Token Terminal的数据,Axie Infinity在今年8月创造了超过7.6亿美元交易量,约占整个NFT游戏市场交易量总额的83%。更为疯狂的是,其代币AXS近三个月内的涨幅达1236.11%,并于9月4日创下93.69美元的历史新高。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7月份以来,除AXS以外,包括TLM、SKILL、SAND等在内NFT游戏代币的价格都呈现了不同程度的涨幅。
由此,资本也“嗅”到了GameFi赛道的机遇。
火币集团的全球投资部门火币创投在9月14日宣布将设立1000万美元基金,用以投资全球新兴的GameFi项目;OKEx也在上个月宣布旗下投资机构OKEx BlockDream Ventures成立1000万美元OEC GameFi和元宇宙基础设施的专项投资基金。
GameFi如何改造传统游戏行业?

与传统游戏相比,GameFi最直接的变化是——资产所有权由玩家“掌控”。
这是因为GameFi游戏运行在加密货币网络上,游戏内的代币、NFT等虚拟资产存储于分布式账本上,玩家不仅可以验证游戏资产的所有权,也可以将其借贷或出售给其他玩家来赚取收益。
据彭博社报道,一位马尼拉的IT分析师今年7月被解雇后,在玩Axie Infinity的前两周内兑现了一笔三倍于工作收入的收益。
而传统游戏中,玩家一般通过官方的交易平台购入装备、货币、或自定义角色等游戏资产,私下进行的二次交易会受到限制。玩家为游戏“氪下的金”最终流向的是游戏公司。
另外,GameFi的游戏道具本质上是可以自由流动的,与传统游戏的道具只能在固定的游戏里使用不同。TD GameFi Project项目CMO Geoilly向《区块链日报》记者表示,这体现了GameFi还有另外两个重要特征——可组合性和开放性,“这给玩家带来的体验也不一样。”
不过,游戏行业有自身的生命周期,这是玩家所不能控制的。因此,当游戏服务器关停时,玩家也将无法访问其中的虚拟资产。
“GameFi解决了游戏团队融资和生存的需求。”GameFi观察者张海波向《区块链日报》记者表示,“疫情以前,由于传统的游戏流量和资源被垄断,游戏开发团队不得不为了迎合资本做一些急功近利之事,比如在游戏设计上会考虑尽快变现,于是就会存在诸多压榨玩家的地方,这样一来游戏生命周期就会大大缩短。”
在张海波看来,GameFi的出现会让更多的游戏从业者回归初心,做出自己喜欢的游戏。他描绘了自己心中未来GameFi的样子:“游戏开发者是规则的制定者,参与共建;玩家既是贡献者,也是游戏价值的分享者,无论开发者和玩家创造的游戏价值都不应再被剥削。”
他强调,GameFi会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与传统游戏共存。只不过区别在于,GameFi是我们的游戏,传统游戏是人家公司的游戏。
GameFi亟待突破的瓶颈

不过,距离今年7月GameFi概念的爆发,至今也才2个月。
上述两位业内人士都向《区块链日报》记者表示了“目前市场上大部分GameFi项目都是粗制滥造的游戏”的相同看法。
未来,GameFi要持续、良性的发展仍有不同的瓶颈需要突破。
一方面,市场乱象带来了大家对GameFi的生态是否会受到干扰的担忧。张海波对记者指出,当下的GameFi项目更多的是非游戏领域从业者,或者是2018年以前就进入币圈的一些游戏从业者开发的产品,而币圈多年的乱象已造成了投资者被驯化,不得不变得急功近利。
Geoilly也对此表示了顾虑。“现在这波风潮里面有很多垃圾游戏抢走了流量,这个现状对想要做纯净、原生的GameFi项目,或是抱着理想主义在做这件事的团队会造成一定的影响。”
张海波认为,“一款良性的GameFi产品应该包含有一部分非赚钱目的的参与者,生态体系内应该存在士农工商。如果所有人都是为了去赚钱,本质上这不是游戏,而是资金盘模型,这不是GameFi的大方向”。
另一方面,GameFi在游戏可玩性方面暂时无法与成熟的传统游戏相媲美。Geoilly指出,目前的GameFi基本上相当于把传统游戏成熟的玩法copy到GameFi领域,再加上play to earn的商业模式,并引入Token等机制来实现一个新的玩法。
而如何平衡游戏的可玩性和玩家所追求的高投资回报率也是游戏开发者面临的一个难点。对大部分GameFi玩家来说,高投资回报率往往比“好玩”更重要。但Geoilly分析道:“一旦游戏设计的投资回报率过高,容易导致游戏的生命周期缩短;如果设计的过低,则很难吸引到大量币圈的用户,传统游戏领域的用户也很难进入到GameFi领域。”
张海波补充道,GameFi应该是具备出圈能力的。
据《区块链日报》记者了解,一些团队也在紧随市场开发新的GameFi项目。随着越来越多的玩家和新资本涌入,行业的潜力无限。不过,当下只是一个开始,未来如何展开还很难预测。

本文来自区块链日报,本文观点不代表格时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如有侵权,请联系编辑删除。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